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水虻养殖学问大 翻转台湾农业新契机

黑水虻原产于南美洲,但在哥伦布大航海时跟着航海船队遍布全世界,在台湾已存活了几百年。(赖瑞/大纪元)

人气: 29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台中报导)前明道大学校长陈世雄位于彰化溪州乡City bear生态农场,养了很多健康可爱的小动物,除了鸡、鸭、鹅这些温驯的家禽外,近2年来更养起了废弃物分解小尖兵──黑水虻,而中华基督教救助协会的林信仁牧师,在1919食物银行台中园区也养起了黑水虻,许多小农及事业单位都纷纷来到这两位养殖大师的农场请益,让黑水虻成了受倍受瞩目的昆虫小明星。

然而,黑水虻究竟是什么?陈世雄指出,“黑水虻可以解决台湾农业最大的烦恼,把污染环境的农业废弃物分解掉。”而黑水虻长什么样子?林信仁表示,“黑水虻羽化后和苍蝇有点像,但是它们羽化的成虫不吃东西只喝一点点水,雌虫产卵三天即死亡,所以不会干扰到人类的生活。”

黑水虻羽化后和苍蝇长得很像,但是它们不吃东西只喝一点点水,雌虫产卵三天即死亡,所以不会干扰到人类的生活。(赖瑞/大纪元)

黑水虻原产于南美洲 在台湾存活几百年

“黑水虻原产于南美洲,但在哥伦布大航海时跟着航海船队遍布全世界,在台湾已存活了几百年。”林信仁说,黑水虻生命周期最短只有28天,最长可达280天,适合生长在北纬45度到南纬40度这个温暖的地带,“卵孵化成虫后会一直吃东西,以厨余、动物粪便、动植物尸体等有机物为食,最后可以长大4000倍,熟成的虫每只约0.2公克,5000只成虫可以达到1公斤的重量。”

“刚孵化的黑水虻幼虫,形体很小,大约只有1公釐长,半透明。”陈世雄则说,他常准备很营养的豆渣来喂食它们,也曾经喂食它们过期的葡萄干、燕麦奶,但这些幼虫的食物他都会先用微生物把它们分解成细小碎屑后,才让黑水虻食用,他说,“黑水虻很能吃,从幼虫到成熟化蛹可以吃掉2、3公斤的废弃物。”

陈世雄养的鸡群最爱吃黑水虻成虫,只要发放虫虫大餐,它们就争先恐后地吃个精光。(赖瑞/大纪元)

City bear农场转型黑水虻教学农场

陈世雄的City bear生态农场自从养了黑水虻后,也养了很多不同品种的鸡,这些像联合国一样的鸡群最爱吃黑水虻成虫,只要发放虫虫大餐,它们就争先恐后地吃个精光,因为有足够的蛋白质营养,鸡群生下许多五颜六色的彩色鸡蛋,产量多到足以对外贩售,因此陈世雄对于黑水虻的贡献啧啧称奇,很多事业单位也特别来学习养殖,希望能解决厨余、废弃物的头痛问题,所以City bear生态农场渐渐转型成教学农场,参观学习的客人越来越多。

2015年林信仁在彰化员林基督爱家倍社区服务的时候,与当地的街友在一块5分地的土地上种植芭乐,那时就开始养黑水虻,当时因为做独居老人送餐服务,常常有很多回收的厨余,他说,“那时养的很多黑水虻幼虫就用来分解厨余,厨余养大的黑水虻再拿来养鸡,鸡只长得特别肥美,鸡蛋的品质更好。”“还有养黑水虻的粪渣可以直接洒在芭乐的果园里当作肥料,种出来的芭乐甜度很高,而且不需喷洒农业就有很好的收成。”

林信仁为黑水虻搭盖一个专用的产卵室,让羽化的黑水虻在里面产卵。(赖瑞/大纪元)

创造黑水虻奇迹 产品收益创新高

在彰化的芭乐园林信仁创造了黑水虻的奇迹,鸡蛋、芭乐上网贩售供不应求,当时每个月的获利曾高达10万元,黑水虻竟然能创造财富?林信仁说,用黑水虻饲养的鸡只不但长得好,产下的鸡蛋更营养,“蛋黄中蛋白质含量特别高,蛋白也非常浓稠,因为黑水虻的幼虫是很好的蛋白质,能让鸡蛋的营养价值增高。”而幼虫经过6次脱壳长成后,“这些富含甲壳素的虫壳与粪渣不但让芭乐获取养份,甲壳素还有防虫的功能,足以溶解土壤中害虫坚硬的表皮及线虫虫卵硬壳,所以芭乐果园不必用药也能丰收。”

林信仁离开彰化到台中后,养殖黑水虻的技术更成熟了,他在园区继续养殖黑水虻,为黑水虻搭盖一个专用的产卵室,让羽化的黑水虻在里面产卵,他一再强调,“羽化的成虫几乎是不吃不喝,雌雄交配后,雄虫很快就死亡,雌虫会在特制的产卵区中找缝隙产卵,产卵完3天即死去。”

黑水虻喜欢找寻小的缝隙产卵,陈世雄用专门制作的收集盒收取虫卵后,就可以开始养殖。(赖瑞/大纪元)

用专门制作的收集盒收取虫卵后,就可以开始养殖了。因此,在林信仁的黑水虻养殖室中可以看见一盒盒被食渣覆盖的黑水虻,必须用食铲向下挖掘才能找到这些白白胖胖的虫,也才能看到黑水虻在食盒中不停蠕动着,林信仁说,“这些黑水虻会不停地吃东西,因为在1919食物银行台中园区有很多送餐后的厨余,黑水虻能把厨余中任何东西都分解吸收,只留下坚硬的猪骨、鱼骨。”

帮助小农赚钱 改善食安环境

林信仁每天除了为这些黑水虻的成长而忙碌,还有让他更忙的事,那就是有很多来请益的小农,如今,他的黑水虻教学成了热门课程,想学习的人很多,但是他从来不收取费用,甚至远赴花莲、台东去指导黑水虻养殖,林信仁说,“我想要做的事业就是帮助小农赚钱,小农利用黑水虻养鸡种植有了收益,台湾的食安环境才会有所改善。”

“台湾农民使用在土壤中的化学肥料很多都是高浓度的剂量,植物吸收不了就残留在土壤中,长时间累积就会把土中的微生物杀死了,造成酸化、盐化,土壤因此会越来越贫瘠。”林信仁忧心地指出,他在教会26年的时间主持过很多丧礼,其中大多数是罹癌死者,他发现“台湾的食安出了严重的问题,因此给了自己一个翻转台湾农业的使命,而黑水虻就是一个可能改变台湾农业环境的契机。”

陈世雄用黑水虻喂养的鸡只,因为有足够的蛋白质营养,鸡群生下许多五颜六色的彩色鸡蛋。(赖瑞/大纪元)

黑水虻产业链 将是新兴的商业模式

然而林信仁强调只“做小不做大”,他愿意指导更多的小农做黑水虻养殖,让台湾众多的小农能生产无农药残留的蔬果,让养殖业者养出健康的鸡鸭,无用药的鱼虾,连结无数的小农养殖业者将会形成一个友善的大环境,未来一定能够翻转台湾的农业。“当然有能力企业主也许可以与废弃物处理事业或者肥料公司连结,饲养出的大量黑水虻可以直接卖给给需要的业者,也可以用来分解农业废弃物和厨余,养黑水虻的粪渣再做成肥料贩售,形成一个营利的产业链,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是对台湾民众友善的新兴产业。”

黑水虻养鲟龙鱼 鱼菜共生新创意

也有饲养鲟龙鱼的业者在了解黑水虻的特性后,想到要用黑水虻饲养鲟龙鱼并与鱼菜共生结合,圆山花博农场场主黄详睿就在台中找到3千坪的厂房,准备养殖500只左右的鲟龙鱼,他表示,他之前养鲟龙鱼有尝试喂食蚯蚓,但在黑水虻养殖实验后,“发现黑水虻养出来的鲟龙鱼长得比较快,比较健康,养殖的成本也降低,而且吃了黑水虻的鲟龙鱼排出的粪便,让鱼池里的蔬菜长得更好。”黄详睿解释说,“那是因为黑水虻含有甲壳素,鱼吃了之后又排放在水中形成几丁质,这对蔬菜的成长很有帮助,也让鱼菜共生的成果更成功。”

黑水虻不影响正常作物 是最佳清道夫

当然台湾业界为了解决环境问题曾经造成养殖失控的苦果,一般民众一定都会想到至今无法铲除的福寿螺、小花蔓泽兰的问题,所以有人质疑,在黑水虻大量繁殖后会不会造成弃养的成虫到处泛滥成灾,林信仁说,那些引进的外来种因为没有天敌,所以在台湾快速生长无法控制,“而黑水虻是大自然食物链中最底层的生物,如果他离开饲养槽,从最小的老鼠到最大的老鹰都会吃掉它,而且它们是腐生性的昆虫,只吃腐败的生质物,不会影响正常的作物,反而是上天安排来到人间最棒的清道夫。”

林信仁在1919食物银行台中园区养殖黑水虻喂食鸡只,鸡只的成长比一般饲料喂养的快很多,重量也特别重。(赖瑞/大纪元)

责任编辑:英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