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新闻界:逃犯条例修订 恐损害言论自由

非政治罪名定罪已有先例 敏感中国新闻采访或被减

多个团体昨日举办论坛探讨新闻界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6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港府推动《逃犯条例》修法引起各界恐慌,影响整个社会,除了市民和商界,新闻工作者都受影响。香港多个团体7日举办题为“修订《逃犯条例》──记者头上的利刃”的论坛,探讨新闻界对修例的忧虑。

论坛由香港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与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的新闻与社会研究所合办。出席的嘉宾包括代表商界的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钟国斌;香港执业大律师、立法会前法律界议员、《明报》前副总编辑吴霭仪;2005年因间谍罪在大陆被拘留逾1年、入狱5年的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国前首席特派员程翔;以及熟悉大陆政情的资深传媒人胡力汉。

吴霭仪:港人不信中共有公平审讯

吴霭仪在开场白就已点出因为大陆没有公平审讯,香港难以和大陆订立引渡协议。(蔡雯文/大纪元)

逃犯条例》修订被喻为“送中条例”、“送终条例”,主要的原因是反对将疑犯移交至司法制度不公平、不公义,由中共管治下的中国大陆。吴霭仪在开场白就已点出问题的症结,“如果有公平审讯,譬如说台湾我们有保证是公平审讯,我们怎样都可以订一个公平协议。如果没有公平审讯的话,不理它是什么国家,什么地方,是什么罪名,我们都是很难做到这一点。”她批评林郑被问到大陆是否有公平审讯,竟回答“我不会评论它的制度”。

对于政府官员多次强调香港法院会把关,吴霭仪予以反驳,香港大律师公会已指出,香港法庭只限于审视是不是符合移交条例的要求。“问李家超(保安局)局长,法例哪里保障只会移交去有公平审讯的地方呢?”

吴霭仪又指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称法庭要确立表面证据成立,才可引渡的说法是误导。“按照法例,法庭只能够凭请求地发出的支持文件,而那些支持文件是得到确认的,那它就以这个为基础,去判断有没有表面证据成立的。至于那些证据是可靠、可信还是不可靠、不可信,这个并不是我们法庭的角色。”

港府一直强调因台湾杀人案有时间限制,吴霭仪质疑若条例一旦通过,台湾当局如何拿到疑犯,港府一直没有明确答复,“李家超局长就告诉你,全部都是要由中国部级去决定的,台湾要来拿人,是不是亦都要由中国的部级来决定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台湾做不做得到呢?拿不拿到人呢?”

程翔斥减经济罪行分化港人

程翔以自己作例子,指在大陆很多政治罪名都是以刑事或是非政治罪名定罪。(蔡雯文/大纪元)

程翔批评特区政府回归以来,维护一国两制边界工作表现差,他以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事件为例,特区政府未有追究李波声称以自己方式回大陆,是没有守护一国两制下“有形的边界”。

程翔指,中港之间向来有一个“无形的边界”即是“法律边界”,他批评今次《逃犯条例》修订政府不仅没有捍卫“法律边界”还主动配合中共,“主动配合某些人的意愿,逐步蚕食弱化法律边界”。又强调,回归前不建立两地引渡机制,是要让港人安心,并非是当局所谓的“漏洞”。“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今时今日中国的司法,哪一点可以令我们信服?”

他又反驳李家超所言不会考虑政治因素进行引渡,“在大陆很多政治罪名都是以刑事或是非政治罪名定罪”。这方面新闻界已有很多例子,如晨钟出版社总裁姚文田在大陆被捕,主要原因是出版批评中共领导人的书籍,“但是他结果是用一个‘走私普通物品’的罪名拉了他,判了11年,到现在还在坐监。”程翔又以自己为例,“大家知道我自己那个案例,也都是因为写一些文章,批评中共签署新的中俄边界协议,那件事在香港完全不是一个什么罪行。但是当它用一个间谍罪名来起诉我的时候,香港政府可以不可以说‘间谍’是刑事罪,所以要将人搞回去。”他质疑日后港府如何去阻挡,“你特区政府有什么权去阻止中央政府,以一个非政治的罪名来定你的政治罪呢?”

程翔强调引渡条例关乎每个港人,政府早前删除9项涉及经济罪行,只是用来分化港人。“它为了一个缓兵之计,或者为了一个减少阻力的问题,才提出这个修订。”政府修订后,“数票”觉得立法会够票通过,便会通过。他呼吁商界,特别商界的立法会议员,不要受到分化。

传媒人指如头上一把刀 外媒已准备撤离香港

胡力汉忧虑修例后,香港的安全屋效应会消失。新闻机构未来可能会尽量不派人去采访一些敏感的新闻,甚至给中国新闻的资源会越来越收缩。(蔡雯文/大纪元)

胡力汉表示,过往记者在大陆采访,回港后就安全自由了,“只要材料第一时间传送回香港之后,香港就会有一个很专业的团队去处理新闻。但如果日后的引渡条例改变之后,这个中间我们叫做Safe House,在香港的安全屋效应就已经没有了。”另外,过往曾有记者在大陆被拘留,被迫写悔过书,“那些公安部门或者国安人员就会引导你答第一条问题的,就是谁主使你去做的。”可指自己是受到身在香港、处境相对安全的上司指示,但修例后,连在港的上司也有风险会被捉往大陆。“以前原本是记者面对一些高法律风险,就是大陆高法律风险,就直接传导到去在香港所有新闻总部的决策阶层。就是整个报社、整个新闻机构就会充满和大陆的前线记者同一个压力。到时我们很难保证到香港的新闻机构,能够好似以前那样,用一个相对自由,用一个正统的专业新闻判断去处理大陆新闻的。”

他担忧修订损害新闻自由。“头上有把刀,下面那班人就会‘识做’,心理上的压力就会很大。未来如果修订这个条例之后,未来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新闻机构会尽量不派人去采访一些敏感的新闻,甚至给中国新闻的资源会越来越收缩。”

胡力汉并透露听过很多外媒已准备撤离香港,包括考虑将香港的总部、亚太地区的新闻总部转至台湾,商业部分则转到新加坡。香港的角色就会成为一个空壳,“一些行政部门、一些非决策的部门摆在香港,所以将来香港的角色可以这样说,一定会加速淡化它国际上的角色。”

胡力汉并指近期大力推动的《大湾区规划纲领》是变相将香港边界模糊化。“这条边界其实不单止保护一国两制,也都是保护自己的,因为大陆一直认为香港是一个和平演变的很重要的缺口,就是说如果大湾区要拆毁这条边界的时候,它也都有一个全套的准备,就是拆毁边界之后,控制香港或者融化香港,但都要防止香港和平演变的趋势成为一个重大的缺口。”

自由党投票意向未定

2003年因自由党转軚反对令23条立法被推倒,历史是否会重演呢?昨日论坛上,自由党党魁钟国斌成为大家追问的焦点。他表示,港府剔除9项商业罪行,但不包括贿赂,又说有大陆官员承认,大陆接受小规模贿赂是情有可原,不少商界甚至一般市民,可能也曾试过送小礼物等。在法律上,可能会视为触犯贿赂,有机会误堕大陆法网。

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曾向传媒表示,若商界仍有很大忧虑,自由党就“绝对有可能反对”。钟国斌被追问投票意向时,被问到是否有勇气向中联办说“不”,钟国斌说当然有,强调自己是代表纺织界,不是代表“西环”或“中环”,现时的行动已向中环说“不”。由于该党一直回避投票意向,有出席的市民以一盘“臭海鲜”比喻修订,问钟国斌是否照单全收,钟国斌回应说,未承诺要接受“臭海鲜”,也未有含泪投票,会继续争取改善修订的内容。

早前针对修订《逃犯条例》申请司法复核许可的华人置业前主席刘銮雄,被传媒发现,在提出司法复核的前二周,已辞去至少8家私人公司的职务,包括BVI及香港公司的董事或授权代表,凸显商界的忧虑。

记协主席杨健兴表示,曾邀请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出席论坛,但对方婉拒,局方亦未有派出其他代表,记协会继续尝试约见李家超,或联同其它业界团体向政府反映意见。

陈方安生批政府无广泛咨询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接受Now新闻台节目专问时透露,回归前后特区政府不时与大陆商讨移交逃犯协议,更承诺一旦立法必定广泛咨询,认为特区政府目前未作广泛咨询,即强行修例的做法不可接受。又批评特首林郑月娥上任后多方配合中央政府,难以相信她能就移交把关,保障港人权利。

陈方安生上月到访美国,她引述美方非常关注修例,认为修例建议威胁美国人在香港的利益,同时影响一国两制完整,她期望林郑多向美方解释。至于《基本法》23条立法,她认为,港人对港人治港缺乏信心,一旦立法一定会比2003年时引起更大关注,呼吁林郑应该“审时度势”。

支联会忧新引渡安排 影响出逃维权人士

社民连昨日在铜锣湾的行人专用区举办街头论坛,讨论修例详情。(李逸/大纪元)

另外,社民连昨日下午于铜锣湾书店下的行人专用区举办街头论坛,讨论修例详情。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早前指,九七前已有官方消息提醒获“黄雀行动”营救人士在主权移交后未必安全。香港庇护过不少六四及大陆维权人士逃离中国,他忧虑新的引渡安排势将威胁他们的安全,认为《逃犯条例》修订效果是制造寒蝉效应使人噤声。

支联会秘书长李卓人批评引渡条例比23条更吓人,因为今次修例后容许大陆司法部门用大陆法例审讯港人。虽然早前当局撤销其中9项不利商人的犯罪条件,以换取商界支持,但是他提醒商界仍有贪污贿赂罪,又说商界在立法会中最多票,虽然当年反“23条”泛民同样不够票,但是因反对声音够响亮,一样可以推翻条例。

法政汇思李安然则指,铜锣湾书店事件当年仍未修例,大陆机关需跨境执法把李波带回大陆,若修例通过则不需公安来港。

国际社会忧虑《逃犯条例》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上周四(4月4日)发表声明,批评港府计划修订引渡条文,只会破坏香港作为商业中心和法治社会的声誉。

声明指出,港人及包括8.5万美国人在内的居港外国人,必须受到保护,免受被视作镇压工具的中国大陆刑事司法系统影响。又指,中国(中共)政府任意拘禁中外公民、拒绝法律代理人员和提供医疗,以及其它类型的虐待,受影响者包括维权人士、律师、公民记者、维吾尔人和藏人在内的少数民族,还有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桂民海和林荣基。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要求香港特区政府,确保保护所有香港居民,并在安排立法会投票前,考虑立法会议员、商界、大律师公会和人权团体的关注。

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of Commons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也在日前发表《China and the Rules-Based International System》调查报告,忧虑香港正迈向“一国1.5制”,并批评中国政府对港取态越趋接近“一国一制”,而非维持《中英联合声明》的“一国两制”承诺。

报告指出,港府不仅明显地针对提倡港独的人士,并针对让这些人士演讲的记者(前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兼《金融时报》亚洲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特区政府利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令委员会深表关注香港的情况。又指,英国政府有权表明“独立”并非香港的现实选项,但自由社会的公民有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若港府继续以类似的态度处理港独议题,将对《中英联合声明》下香港获保证的自治权,带来非常严重的威胁。

另外,包括海外香港华人民主人权促进会、洛杉矶香港论坛、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联合会等多个海外华人组织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港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又说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批评有关修订不只缩窄言论及出版自由,亦威胁香港自治、繁荣与政治稳定,削弱香港作为国际商业、传媒、民间社会的区域中心地位。联合声明并指,中国大陆缺乏民主及独立司法制度,有关修订可让中国(中共)捏造指控,引渡在港异见人士。若通过修例,会令人忧虑其他地方公民若于香港过境、旅游、工作或居住,会被随意拘捕。◇#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