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63: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中)

作者:古金

图63-1:1946年10月12日开始的天象,金水西见西方胜,国军在胜势天象下,却因小人而败。(古金提供)

  人气: 45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63 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中)

上一章讲到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在转为国军大胜的天象之下)被迫停战……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62: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上)

9. 杜军腐败万民恨,长春喜迎孙立人

长春是东北伪满洲国的首都,最富庶的城市,杜聿明夺了孙军的战功,让自己的嫡系人马新6军进驻,封廖耀湘为长春警备司令。但是没多久,廖军长就呆不下去了。

为什么?民怨沸腾。廖耀湘只是自己清廉,手下军纪败坏。当时的国民党,已经走向了全面腐败,三民主义成了噱头。军队的腐败在军阀时期就很严重,孙立人不是做过税警团团长么?税警团为什么要配备最好的武器装备,甚至还有钢炮呢?就是查处军队武装走私用的。二战后美国一度停止对民国的援助,原因之一竟然是:美国援华的战略物资,相当一部分被民国军政人员倒卖,到美国投资房地产了!

民国的高级将领,除了张发奎、孙立人、戴安澜、张灵甫、黄百韬、陈诚、罗卓英、黄维,找不出几个廉洁奉公的了。蒋公只能管得了自己的直系亲属,其他都管不了。抗战后期有的国军还在穿草鞋,可是有的师长竟能娶几十妻妾。同仇敌忾的抗战,转移了民众的视线,但是抗战胜利后,腐败成了民怨的焦点。

《郑洞国回忆录》揭示了其中的隐情:“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先后惨遭日本、苏联、中共蹂躏的东北人民,编出这样的顺口溜。中央军打进东北后,军纪败坏,贪污、索贿、敲诈、巧取豪夺,甚至有个别奸淫掳掠。老百姓怨声载道,不断告状。杜聿明为平息民愤,撤下廖耀湘,1946年8月初,孙立人被任命为长春警备司令。

新一军进驻后,军队纪律严明,廉洁爱民,长春秩序井然,焕然一新。

图63-2:孙立人将军在长春任警备司令期间,军纪严明,爱护百姓,长春欣欣向荣。(古金提供)

10. 奇功被抢再被贬,杜帅九害孙立人

杜聿明初到东北,因为收复了很多失地,还有许多“大胜战功”,加上报纸电台的吹捧,声誉日隆,达到了顶点。前面大家能看到,国军前期收复失地是共军主动收缩,后期的四平会战大捷,连克公主岭、长春,主要是孙立人到来后改变布局,率领新一军奋勇冲杀得来的,杜聿明起的作用,实际先是遗失战机、放跑林彪;然后把孙军的战功,抢给自己的部队;再把北线追歼林彪的孙军,硬拽到南满;最后在南满把乘胜追歼的孙军,硬拉回去停战,几次挽救了共军。

杜帅威风扫南满,天象胜局战败还

1946年10月,在国军的大好形势下,杜聿明亲率新6军,52军、71军,10多万人兵分三路,试图剿灭南满的5万共军,再北上与林彪大军决战。

图63-1:1946年10月12日开始的天象,金水西见西方胜,国军在胜势天象下,却因小人而败。(古金提供)

《乙巳占》:“辰星(水星)太白(金星)俱出西方,西方国胜,东方国败。”前面说过,林彪已经占据北满,成为一路东方诸侯国。与此相对,民国在东北的国军属于西方国。杜帅出兵,也合于这层天象,当胜。

再看高一层天象:“四星如果聚合,叫做大荡,国家有大兵,死丧过重,正人君子担忧,小人得势横行。”[3]

对应到人间,国共内战,中共没有道德底线,暴力土改杀人分地,裹挟农民搞人海战术,出卖中国利益投靠苏联,撕毁和平协定发起内战,攻城掠地还反咬一口……这都是小人之举,怎奈当时天象是小人得势。其实民国也是小人得志,那么多腐败的军政大员横行无忌,百姓怨声载道,特别是杜聿明,太小人了,一般的小人罪业无法改变天象对应人间的胜负,他这个小人,罪业大到把胜势的天象都改了。

杜聿明“先南后北”的战术普通得没有任何新奇,被共军轻松破解。10月30日,52军88师一个整编的半美械装备师,被诱进新开岭后,激战3日被共军全歼。杜帅救援迟缓,大败而回。

以前我们讲过:有天大的功德,注定大败的天象下作战,能改变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取得大胜(如拨乱反正、大兴佛法的宋太祖)。相反,巨大的罪业,在注定胜利的天象下,也能打败仗。这两种情况很罕见,在缅甸犯下毁佛大罪,又多次陷害孙立人,把5万远征军葬送野人山的杜聿明,显然属于后者。

杜聿明事后推卸责任,说88师轻敌冒进,掩盖了自己指挥不当,救援迟缓的罪责,没受到国防部的任何追责。

林彪大军冬攻急,空城巧计败强敌

1946年10月,杜聿明进兵南满之初,林彪为解南满之危,发起冬季攻势,从北满、东满、西满调集3路大军6万人,扑向公主岭、长春一带。

驻守长春的孙立人,兵力都被杜聿明拆分守卫各地,手上已经没有预备队可用。

万分危急,孙立人绕过杜帅,电话秘密下令:

  • 驻长春的新38师113团,连夜向西南下公主岭,再北上急进怀德,击溃南下的共军,再西北进长岭,与113团会合北进;
  • 李鸿师长亲率114团,在伏龙泉击溃共军先头部队,与113团合兵,北击乾安,北上大贲。
  • 潘裕昆师长率50师主力,自哈拉海进击扶余,再进大贲与李鸿合兵。
  • 各部队均秘密行动,不接受其他命令。

为什么要绕过杜帅?首先:杜帅一定会横加干涉,以司令权威直接向团部下命令,打乱全域;其次:杜帅身边有共谍,计划必然外泄,大势去矣。

如此“混乱”调兵,现在人基本都是莫名其妙:孙立人放着公主岭、长春不增援,也不和共军大战,各部击溃共军一部即走,不断向北集结,远离战场!?其实,这是孙立人再唱空城计。共军“想明白”后被吓着了:长春必有孙立人的国军主力把守!于是6万精锐的林彪大军,放着空虚的长春不敢打,仓促收兵,以为孙立人要切断北满共军退路!

孙军神机破敌胆,杜帅助共再停战

孙立人把过于分散的兵力,逆敌而上,调集在一起,既避免了共军的人海群殴,又聚起强大的战斗力。共军被吓得一边迅速撤退,一边通过中共高层找“国、共、美三人协调小组”,名为投诉,实为祈求美国出面调停。

孙军11月11日在伏龙泉小胜共军之后,准备在松花江岸以逸待劳,集中两个师的主力追歼北满共军,一举拿下哈尔滨之际,突然,杜帅下令:遵守“三人小组”的最新命令,停战收兵!

无奈啊,孙立人再次仰天长叹。本来他和司令长官部说好了,杜帅也认可如下方案:孙军收复哈尔滨造成既定事实后,再停战,“三人小组”那里由孙立人去游说,凭借他和马歇尔的友情,不难摆平。共军多次破坏停战令,三人小组不管,国军出击一旦占优,他们就下令停战,哪有这个道理?已经说好的事情,关键时刻杜帅反悔,再次为中共护航。

当时的两重天象,也注定孙军必胜(篇幅所限,此处不详述),又被杜帅搅局。两度天送胜机,天赐不取,反受其咎。天象陡转,眷顾林彪了。

杜军大败获大奖,贬压孙军何嚣张

1947年新年犒赏国军,跟随杜聿明的的军队都是特等奖,其他驻守东北的国军,包括地方保安部队,也都特等奖、优等奖,唯独立下赫赫战功的孙立人的新一军是“甲等奖”,也就是三等奖。去年,孙军战功显赫,四平会战创下破城首功,公主岭大捷,长春大捷,收复了长春以北大片国土,南满小胜,巧妙破解了林彪北满的冬季攻势,两次打到松花江畔欲直捣哈尔滨,这些战功或被压制,或被夺走,报纸、广播等新闻媒体的记者,都必须采用杜聿明把持的稿件,杜帅“奇功数件”,国家上上下下都被谎言欺骗。

这也就是孙立人“义勇忠诚”的将士能如此忍辱负重,换了别的军队,就是无功获此“三等待遇”,一定不会再卖命,一定找机会“起义”。曾为民国屡次立下大功的陈明仁,为什么1949年后在湖南做主席时率领整个部队无条件“起义”?祸端就是不公平的待遇,但是杜聿明给陈的待遇,还胜过孙军。

11. 借刀杀人强拆军,杜帅十害孙立人

天象已转向林彪,孙军逆境备煎熬

图63-3:1946年12月6日,三星合氐,犯入天子之宫,民国大危,孙军扭转劣势乘胜追击,再被杜帅搅局。(古金提供)

看上图,先断胜负。一层天象,《乙巳占》讲:“金水俱出东方,东方国胜,西方国大败。”显然是北满的林彪胜。再高一层天象:金犯木,先在木星之南,南邦(国军)败,随后金星转到木星之北,北邦(共军)败。”再以后,金木不再相犯,还是金水同出东方,东方国胜。所以,是大利林彪。当然,还有“三星合、惊氐宿”的天象,篇幅所限,不展开了。这个天象很强,不但直言胜败,而且说西方国(国军)大败,还危及氐宿代表的天子朝廷,这么强的天象,很难改变。

林彪大军在这个天象下,势气、战斗力大涨,其实是天象号令下的战神,站在他们一边,撑起来的。在人间表面上看:空城计,只能使一次。孙立人在缅甸的仁安羌,情急之间,对日军使了第一次,一时吓住了日军,仁安羌得以大捷。上面对林彪“初下江南的冬季攻势”,是第二次。使过之后,对方明白过来,就会完全扭转胆怯的心理。

林彪大军第二次逃回,新一军竟然不敢追击,原来没什么了不起嘛!心理上不怕了。为了给农民新兵壮胆,编出了顺口溜:“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反复洗脑,共军真都变得无所畏惧。

在另一方,孙军在这个天象下,很凄惨。

强行拆军空布防,消损异己胆目张

常言道: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东北幅员辽阔,战线长,无法全线防守,孙立人提出收复哈尔滨,消灭共军力量和根据地,以攻为守在当时是最好的战略。

杜帅坚决不允许,命令孙军在北面500公里宽、300公里纵深的地带,寸土必守,兵力遭到严重分割,甚至一个连都得拆散,100来人修筑一个据点把守,这样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松花江有半年多结冰期,共军可以从任何一处打过来,一出动就是几万甚至十万人,孙军被各个击破是明摆着的事。这连外行都能看得出来,难道杜帅完全不懂军事么?

非也!这个基本常识,杜帅深知,对他自己的部队,从来不这么拆散资敌。他只让新一军和杂牌的60军这样拆分,显然在借机消损异己,再次陷害。

也许有读者会问,孙立人将军不是以大局为重,经常抗命么?那得因时而论。在缅甸几次违抗杜帅害人的命令,那毕竟有退路,现在有什么退路?军需弹药、粮食补给、津贴犒赏、友军支援,都被杜帅掌控,怎么能抗令?除非辞职不干了。

这种愚蠢资敌的布防,是杜帅一手操纵的。杜聿明向来习惯越级指挥,经常越过司令、军长、师长,直接向团下达命令,孙军将领大为不满却无奈。所以,拆军布防被各个击破,这个严重的后果,直接责任人应该是杜帅,这样造成的损失,如果让孙军上上下下承担责任,纯粹是替杜帅背黑锅。

国军一战临江,杜帅两面仓惶

临江位于吉林省东南边境,是南满共军的重要根据地。1946年12月17日,杜聿明调集新6军、71军、60军、52军各一部共6个师的兵力,攻向临江。结果被共军第4纵队2万多人穿插后方,避实击虚,国军3000多人被歼灭。待国军回援,又被正面阻击的第3纵队乘机反击,52军一部被歼。杜聿明继上次大败之后,一战临江又败了。

“一”下江南林彪火,孙军两团继背锅

注意:林彪在东北的军事杰作“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其实是“四下江南,四保临江”。第一次下到松花江之南,就是上文讲的, 1946年10月林彪发动的冬季攻势,为什么林彪下江南不包括那次呢?因为那次败得太窝囊,是被吓跑的,后路被断,还通过延安向“国共美三人小组”投诉祈求停战,不然孙立人必然乘胜追歼,把他打出哈尔滨了。那次林彪败得太丢人,所以他把那次初下江南,改称“冬季攻势”,说“主动撤退”。

1947年1月初,林彪为策应南满保卫临江,调集3个纵队和3个独立师,20多万人,号称21个师,杀向长春一带,这就是所谓的“一下江南”。共军冒着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反穿白羊皮袄,反戴羊皮帽,枪也裹着白棉花,在齐膝的积雪中,“白蚁队”于1月5日踏过松花江,竟然没被发现。

1月6日,“白蚁队”一个师1万人,包围了其塔木据点,在五门山炮的掩护下,利用优势火力向驻守的113团蒋又新营700多人发动猛攻,林彪的战术是:猛攻但不要攻克,调出敌军来救,另外2个师2万人,围点打援。

蒋又新营长不断向王东篱团长求援,王东篱向李鸿师长报告,李鸿要王去救援,然后上报长春的孙军长。孙立人向杜帅报告敌情,求援,至少得把拆调到南满的新30师给调回来。杜帅把大军都调到南满,如果抽兵,南满将无功,犹豫之间,出事了。

6日当天晚上,王东篱按李鸿师长要求,率113团两个营两千多人驰援。113团已经熟知共军围点打援战术,新38师南满扫荡,几次破了共军打援的陷阱,但是这次有点大意了。7日上午11时,在两山环抱的一个低洼地通过前,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下,113团虽反复侦察,也没发现藏在公路两边50米外雪地里的“白蚁队”,钻进了敌人的口袋阵。共军1万人,以6挺重机枪,18挺轻机枪和山炮歼灭打击。113团的重武器在车里被冻住,取不下来,随身的美械枪支,也不是耐寒的,有的打不出子弹。共军使用的都是日式耐寒武器。国军大乱,被共军四面冲垮,分割歼灭,只能用手榴弹、步枪,手枪还击,王东篱团长等大部战死,部分被俘。共军侥幸得胜,势气大振。

孙立人在等待杜帅把援军派过来,至少也得把新30师归还。新一军50师的150团,本来遵照孙军长的命令,收缩兵力,没想到中途接到杜帅越级下令:去其塔木解围。这个害人的命令,把150团推进了共军包围圈,苦战两日被歼灭,极少逃出。其塔木守军无望,突围,大部分被歼。

这次国军小战败,除了杜聿明瞎指挥的150团被歼,严格讲,113团被歼,也是杜聿明所致,这种拙劣的、必败的布防,都是杜帅严厉命令规定的,孙立人几次提议改变都不允许。谁指令的谁承担责任,这是公理,所以杜帅也要为此负责,与孙立人无关。这么说,有天象为证。

图63-4:1947年1月初天象,水星接近太阳看不见,金星高照,土星在鬼宿,给鬼宿的分野秦地赐福。(古金提供)

当时的天象“金星高照水星沉”,《乙巳占》:“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主人握有强兵不战,和为善。”[4]

此时要顺应天象,主人应该休兵,威慑对方为好。杜帅调走大军打临江,逆天了。林彪“一”下江南,可以算是呼应南满的自卫,问题不大。当时福星土星,已经运行到鬼宿的范围,鬼宿的分野同样对应秦地,还是给延安的中共诸侯国赐福,林彪共军有天福,所以林彪有福无凶。当胜。

国军在北满无助无望,等待战神出马化解危局。孙立人在干啥?在长春待业,没有兵,光杆司令,新30师都被杜聿明调到南满去了。“水星不出,金星为客”,孙立人变成了客人,等着主人杜帅发救兵。杜派兵救援迟缓,新30师归队后,孙立人亲率全师驰援其塔木,只击溃了共军落后的部队,共军主力闻讯已逃。

林彪这“一”下江南,21万大军,只是伏击吃掉国军两个团5000来人,自身死伤更多,光冻死冻伤一项,就上万人。共军借口在零下40度的极寒下无法作战,“主动撤退”,其实这样的极寒,孙立人赶来驰援的部队,照样能作战,林彪的大军势气正旺,人数、武器都占优,为啥逃跑呢?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惧怕孙立人整师凝聚成的强大战力。

12. 德惠大战又坑军,杜帅再害孙立人

国军两战临江,杜帅重蹈覆辙

杜聿明不甘心失败,1947年1月30日,集中暂编第21师、第195师、第2师等部共4个师,再次南下攻打临江。两股前锋部队被共军围歼,后方又被共军穿插。

2月13日,杜帅调集5个师,向临江第3次冲击,又有两股前锋部队被共军围歼。同样的战败方式被杜帅不断重演。

“二”下江南林彪狠,杜帅再坑新一军

林彪为策应南满,2月18日,次调集20多万大军踏过松花江,“二”下江南。

孙立人得到情报,责令分散的部队迅速收缩,避免被强敌各个击破。唐守志新30师的89团团长曾琪,接到命令后,起初不想全面撤退,等决定执行命令时,又贪恋辎重,结果被共军包围。辎重一部被夺,另一部自行焚毁。急忙进入阵地抵抗,又遭遇共军的人海冲锋,弹尽粮绝之际,国军空投弹药,又扔给了共军。21日只有1/5成功突围。

共军小胜之后,共军又编出顺口溜给军队洗脑,“新一军,自称鹰,其实是狗熊,行动像乌龟,打仗像爬虫。”

占领九台、农安两座空城之后,林彪下了狠手,26日,以4万多人围攻德惠,8万多人设伏打援。

守德惠的新一军50师师长潘裕昆,手下只有一个149团,4千多人,面对10倍共军的强攻,不断求援。

2月27日,潘师长突然接到杜聿明电令,令该师即刻突围,撤回长春。还命令驻守松花江北岸陶赖昭桥头堡的一连官兵突围。潘师长不愿先表态,召开紧急会议,大多数人认为现今粮弹尚足,为什么要突围?放弃重武器,闯进强敌火力,周边共军还有打援的埋伏,无异于自杀。其实,黄埔军校毕业的杜聿明,不会不懂这些,为何做出这种“借刀杀人”的勾当?看过《第四十九章 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关于杜帅毁佛而肉身易主的讲述,是不难理解的。

有部下的支持,潘师长请示孙军长如何应对杜帅的命令,孙立人命令:“沉着固守,千万不可突围。我明日出发,乃许我三日内亲率大兵来援,绝不有误。”

孙军长一面上报杜帅,一面调集仅有人员,1000多人编成一个加强营,迅速出击增援,急行军中命令调集来的整师部队,分5路北进。于此同时,71军也奉杜帅之命,北上增援,但是被林彪打援军队拦住了,就地激战。共军又调集两万人增强打援,孙军则巧妙迂回,击溃打援部队的侧翼。

林彪听说孙立人亲率整师来援,又越过了打援陷阱,大骇,一面加紧猛攻德惠,希望撤出前捞一把,一面开始让打援的10万部队撤回。

3月3日凌晨4时,孙军先头部队一个团,赶到德惠周边,前后夹击共军。共军攻城未果,迅速撤退。新一军陆续抵达,71军也增援到城下,共军已撤。孙军长命令穷追,同时增援松花江北岸的陶赖昭桥头堡。

巡视战场,面对共军丢下的成千上万的尸骸,孙军长和潘师长都哭了。这是自己的同胞啊。德惠一战,4万共军,80门大炮猛轰,人海战术狂冲。在林彪“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的洗脑之下,共军真认为新一军是“狗熊、乌龟、爬虫”,真是无所畏惧,一波一波的人海冲向1个团的守军,死伤达7个团,2万多人。当地百姓说,仅山东屯一地,不断从战场运下尸体,堆得比城墙还高,超过5千,大部分是共军。在陶赖昭桥头堡,共军8000多人彻夜狂攻国军一个连300多守军,人海战术死伤殆尽。惯于扯谎的中共声称己方死伤800多人,也许是不计农民新兵吧。数万被共军裹挟的农民,英勇地成了中共的祭品。

战后,共军把洗脑的顺口溜改成了:“只要不打新一军,不怕中央百万兵。”

图63-5:孙立人将军给德惠大捷的新一军官兵授勋。(古金提供)

13. 杜帅揽功再献丑,大败加害下黑手

手下奉命取得的胜利,当然归于首长指挥有方,孙军抗命取得德惠大捷,战功跟杜帅干系不大。杜帅3月3日飞到德惠,揽功心切,向蒋主席吹嘘:德惠大捷,在他指挥下,歼灭共军10万人!蒋公大喜,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坚守德惠的149团为“中正团”,命名坚守陶赖昭桥头堡的连队为“中正连”,这是民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荣誉。同时,蒋公直接越级下令,命令孙立人、陈明仁两位军长,追歼共军,扩大战果。

杜帅知情后大惊,生怕后方空虚,自己被端。责令孙、陈立刻收兵,二人奉蒋主席口谕,岂肯放弃战机?3月7日已追至青山口、靠山屯一带。杜帅跑到前线拦截,孙立人本想在陈军配合下,5日拿下哈尔滨,但前提是杜聿明不能中断后方补给,而杜帅只求自保,毫无进取之心,强令二人收兵,二将只有无奈。

新一军撤兵迅速,71军应变迟缓,撤退紊乱,林彪抓住破绽,迅速出击,共军越过松花江,“三下江南”。

“三”下江南林彪捞,杜帅弄巧出败招

3月7日,林彪“三”下江南,是不甘心。上次损失太大了,尽管吃掉了孙军一个团,但是攻坚死伤两三万,这次想在松花江解冻前,过江捞一票。没想到杜帅帮了大忙。

杜帅得知林彪进犯,吓坏了。亲自到孙立人的德惠军部,继续下令后撤,打出的却是攻击歼敌的旗号。孙、陈二位军长,当即表示异议,杜却说:“你们都是在战术上作业,我是在战略上作业。你们打共匪的方法都不对,打共匪要像赶鸭子一样。”他执意先向后撤,再反扑。

大家知道:趁敌人立足未稳攻击,效果是最好的。撤退中无法立足,追歼是最常用的手段。杜帅先制止孙、陈二军追歼林彪,让他们撤退,反被林彪抓住破绽,追击回来。此时不趁林彪过江立足未稳,迅速反击,还要撤退,让人家继续追歼,这是什么打法?

最后杜聿明对二人说:“这是命令!”陈明仁气得转身就走。孙立人则留杜帅吃饭,准备再劝。

孙军三救杜聿明,林彪再袭获大胜

孙立人派来两个班的搜索兵,以确保杜帅回途的安全。吃完饭时再次相劝,杜帅立刻制止。匆匆吃完饭,不等搜索部队回来,杜帅带着警卫连,乘坐7辆卡车回长春。沿途正方碰上林彪的先头部队,枪炮齐发,幸好得到孙军搜索部队的掩护还击,4辆卡车被俘,3辆逃回,杜帅的车,被打了3个大洞。算上1942年缅甸战场上掩护第5军撤退和野人山救命,这是第3次救杜聿明了。

杜聿明一面用广播发布自己安全抵达长春的消息,一面偷偷前往农安。可惜他身边有共谍,他的一切布置,林彪一清二楚。

孙、陈被迫执行杜帅的撤退命令。孙军迅速撤回德惠,陈军部队机动性、战斗力都差,被再下江南的林彪大军赶上痛击,一下就打乱了营,道路被乱兵阻塞,人马杂沓,不能有效还击,71军87、88师大部被歼,两个师长阵亡。3月12日,陈明仁逃到农安,只剩下一个团。

孙军迂回破敌骄,杜帅推责竟反咬

一下轻松吃掉国军近两个师,林彪第一次取得这么大的战果,信心暴涨,骄气顿生。立即调集主力4万 多人包围杜聿明所在的农安,猛攻。杜帅大惊失色,忙从南满调兵增援,同时令孙立人出德惠来救。

3月14日,廖耀湘的新6军北进,被共军打援部队挡住,新6军火力和战斗力很强,共军无法围歼,陷入恶战。

3月15日,孙立人亲率唐守志的新30师约1万人,迂回绕过共军在德惠大路上埋伏的打援部队,在后方截断共军十几万大军的退路。打乱了共军的全部布局。

林彪闻讯大惊,想撤退,担心孙军切断后路,据险设伏,腹背受敌。于是加紧猛攻,制造假像,以调开孙军。杜帅果然中计,命孙军火速驰援救驾。孙立人知道敌是佯攻,但是没法不去救。林彪趁机全面撤兵。在孙军到达之前,各路包围都已解除。

杜帅这次指挥大败,71军两个师几被全歼,深知罪责难逃,在长春召集检讨会。杜聿明对孙军长和唐守治师长,有功不赏,反咬一口。以89团(不听命令)被围歼,令唐守治负全责;71军大部被歼,令新1军军长孙立人负全责,因为孙立人不听命令,救援来迟(绕过林彪的打援陷阱),断送了歼灭林彪的大好战机。孙立人忍无可忍,当众驳斥,两人闹翻。

杜怕孙上告,马上派副官乘坐专机飞往南京,恶人先告状,向蒋主席攻讦孙将军,像5年前杜在缅甸大败一样,把责任都推给了孙立人。蒋介石完全被迷惑了。后来孙立人向蒋申诉,解释原委,请求免除对唐守治师长的责罚,岂知蒋被杜蛊惑甚深:在东北,杜聿明虽然多次战败,但是责任在部下,大战功都是杜聿明和廖耀湘的,孙立人不过是“跑龙套”。

结果:唐守治师长被撤职,孙军长兵权被夺,彻底调离新一军,明升暗降,暂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司令是杜聿明),实际上是有职无权的虚职,接着再调离东北。美国闻讯大惊,一份报纸以《中国在做什么?》为题,对孙立人被撤职事件做了大幅报导。

14. 官兵百姓送将军,莫忘故乡在长春

听说孙将军要走,长春市大为震惊。市参议会通电东北行辕和中央政府,恳请撤回成命。长春市副议长霍战一,受全体市民委托,恳求说:“孙将军,你多次粉碎林彪共军强大攻势,东北父老称你是‘辽北长城’,你一走,辽北难保,东北难保!”

孙将军无奈答道:“军队是国家的,不能不移交,军人要服从命令。”

百姓也纷纷前来哭拦,有当地的,有从江北逃难来的。难民们曾经组织请愿团去南京,请求中央政府让孙军长收复哈尔滨,那里共匪不断杀人,他们有家不能回。但是请愿毫无结果。他们宁愿在长春做难民,有孙立人将军在,人民才有安全感,如今将军要走,大家怎么办?

看实在无法挽回,长春人民举办了盛大宴会欢送,但是谁也吃不下去,席间不断有人哭泣乃至大哭。最后恳求孙将军:认长春为第二故乡,将来一定要回来看望,将军含泪应允。

新一军很多人都想就此复原,不干了。孙将军劝大家以国事为重,抵御共匪、保卫河山,重任在肩。

图63-6:孙立人离开新一军前,最后一次阅兵。(古金提供)

1947年4月26日,孙将军最后一次骑马检阅自己的部队。最后和大家高唱新一军军歌,洒泪而别。

(未完,待续)

注释:

[1]《乙巳占》:“四星若合,是为大荡,其国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四星合、最早是指四星聚合在一个星宿,随着天象的发展,四星聚、五星聚的范围都变宽了,在30度的天象范围,也就算作聚合了。

[2] 《乙巳占》:“太白出,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善,主人虽兵强不战。”@*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军占据野人山天险,在必胜的天象下作战,只对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有效,对孙立人无效,因为孙立人在战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变天象。他发明丛林迂回战法从背后奇袭,日军战力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连战连败,屡被歼灭,接连补充兵员15次,对孙军闻风丧胆。
  •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孙立人指挥新38师重回野人山,从印度反攻缅甸日军,发明了丛林迂回战,先后攻克了于邦、乔家、太白家等要塞。捷报频传,举国上下欢腾一片,孙立人将军,再次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媒体赞誉的焦点。
  • 1942年,诸葛草在缅甸盛开,缅甸人惊呼:诸葛孔明要来拯救我们了!4月20日,孙立人在缅甸创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迹,震惊世界,但无力改变上司们乱指挥造成的大溃败。他掩护主力撤退之后,冲出日军重重围困,神话般地合著天象的脚步撤到印度。离开是暂时的,千年承诺在,王者必归来。
  •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抗日缅甸战场上,孙立人冲入、冲出日军包围圈的杰作,是与高层天象精确对应的,孙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队展现的超常体力、超常战斗力,是历史上修行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讲,1700年前,孙立人的前世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获,北伐五进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为了改变未来——既然三国时蜀国北伐失败的天象无法改变,那么可以在修行中积累威德,改变未来,改变缅甸战役的大溃败,甚至到现在……
  • 穿越古今的轮回,跨越千年的征程,这8章的讲述我们能看到,戴安澜实际是为孙立人打前锋的,征战野人山的主角,还是孙立人。孙立人尽管有他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泸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平定南中(涵盖野人山)”的历史奠定,这一世再战野人山,依然是千难万险,没有超人的意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线。
  • 上一章讲述了1942年缅甸仁安羌之战的历史奠定,这一章开始深入细节,品味神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