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谈判 哪些方面获进展哪些悬而未决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右)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结束了北京之旅,两人与中方谈判代表进行短暂会谈,探讨如何弥合几个长期问题的分歧。(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55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周三(5月1日),美中在北京的贸易谈判结束。谈判代表在美中贸易争端中某些棘手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市场准入和如何减少惩罚性关税等。但中共产业政策和其它一些关键问题仍悬而未决。

《华尔街日报》报导,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结束了北京之旅,两人与中方谈判代表进行短暂会谈,探讨如何弥合几个长期问题的分歧。

在与刘鹤等中方谈判代表共度不到24小时后,北京时间周三晚上,莱特希泽和姆钦离开北京。姆钦在推文中称本次会谈富有成效。白宫新闻发言人莎拉‧桑德斯美东时间周三上午发表声明说,谈判“在重要的结构性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并重新平衡美中贸易关系”。

她补充说,谈判将于5月8日再次恢复。

知情人士说,这份谈判清单涵盖了外国进入中国云计算市场的情况,以及双方对彼此征收关税中的哪一部分将保留的问题。其它问题,特别是中共对国内公司的补贴支持,仍然没有得到解决。预计下周贸易谈判的部分重点将放在中英文协议草案上。

消息人士对CNBC表示,下周五美中可能会宣布达成协议。

100多名中方代表参加谈判

《华日》报导说,知情人士说,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十多个政府机构的一百多名官员参加会谈,这标志着北京认为最终细节可以解决。

美国政府中的鹰派人士以及一些企业敦促川普总统坚持一项协议,迫使北京对保护市场和国内公司的政策进行根本性改变,但中方正在抵制这一提议。

“那里并没有改变游戏规则。”中国贸易顾问、美国前助理贸易代表杰夫‧穆恩(Jeff Moon)对《华日》说。

美国商业团体希望美中官员能在下周末达成协议,以及在双方政府签署协议之前的几周内制定最终细节。虽然金融市场投资者和一些商界领袖希望关税回落,以及美中贸易关系拥有更大确定性,但如果新协议中的优先事项没有得到充分解决,一些行业宁愿美国继续进行更好的谈判。

关税问题如何解决

在数月的贸易战中,美中政府对彼此数千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美国是否会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保留部分关税,作为强制执行任何协议的杠杆,仍是贸易谈判争论的议题。

北京方面希望将全部关税撤销,但川普和其他美国官员则表示,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可能会保留下来。

《华日》报导说,接近谈判的人士表示,正在讨论的一个选择是根据两国之间的贸易百分比来调整关税。50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出口的10%左右;中国进口美国的产品远少于美国进口中国的商品,因此中方对13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占其进口的10%。

另据《日经亚洲评论》4月30日报导,前商务部官员、现在在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任职的威廉‧雷恩施(William Reinsch)表示,美国计划为中方承诺的每项改革设定实施期限,并将关税取消与实施联系起来。

“听起来这将是逐步取消关税”,他告诉《日经》,“每次截止日期临近,美国看到(中方的)变化后,一些关税将会被取消。”

在这种情况下,中方也会实施对等的措施,逐步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

“川普希望中方首先取消农业品的关税。”雷恩施说。

中共产业政策仍是谈判棘手问题

《华日》报导说,中共产业政策仍是谈判的棘手问题。据知情人士透露,美方希望的不仅仅是中方迄今为止在政府采购和其它事项上平等对待所有公司的广泛承诺。

“(这方面)还没有达成协议,也没有在缺少补贴协议的情况下达成协议。”一位知情人士说。

多年来,美国一直抱怨中共政府的支持为国内企业创造不公平优势,并导致产能过剩,中国产品随后被倾销到海外市场。从生物技术到下一代电信,培育高科技产业的补贴得到中共政府的支持,但却受到川普政府的批评。

中方谈判代表试图解决其中一些问题。例如,对于快速增长的云计算领域,中方已同意放宽访问权限,取消外国公司对涉及软件的某些云服务50%所有权上限。在云市场的其它部分,外国人被禁止拥有任何股份,并且必须将他们的技术转让给中国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方面希望逐步取消所有权上限。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亚马逊、微软和苹果等公司已投入数百万美元或更多资金在中国提供云服务,但受到中共法规限制。

据该人士称,中方谈判代表最近也同意放宽所有权地域性限制,中方此前的让步仅限于自由贸易区。

数据传输和许可问题

贸易谈判中仍未解决的问题还有数据许可和传输问题。据该消息人士对《华日》称,许可要求因云计算服务的类型而有所不同,北京仍坚持扣留一些许可证。同样不确定的是美国要求北京放宽其严格的网络安全法,该法要求外资公司不能将中方设定的所谓敏感数据转移到国外。

中共两年前提出的这项法规草案要求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无论是科技、银行或者能源等领域,须将某些数据保存在中国。一些公司可能不得不在中国“本地化”此类全球数据分析流程,将专有软件甚至人员带入中国。

公司不得不将他们的数据存储到中国,还必须从当地公司购买云数据服务。近年来,监管机构加强了对云提供商的限制,确保只有获得许可的中国公司才能销售此类服务。因此,亚马逊不得不将其部分中国云设备出售给当地合作伙伴。

中方让步 对银行业、保险业扩大开放

在中美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的同时,中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5月1日宣布,针对银行业、保险业扩大开放,计划推出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放宽多项市场准入门槛。

银保监会表示,计划取消在中国设立法律实体的100亿美元资产的要求,以及在中国设立分部的200亿美元的资产要求。监管机构还计划废除外国银行开展人民币业务的单独审批程序。

不过,外界质疑,中共此举很难改变中国国内市场的竞争格局。彭博社报导说,尽管中共当局给出潜在的发展空间,国际公司在中国立足仍面临各种挑战。主要的竞争来自中共政府控制的竞争对手,这些竞争对手主导着中国的金融体系,并与主导中国经济活动的国有企业建立了长期关系。#

责任编辑:李寰宇

评论
2019-05-02 5: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