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协议不成影响在 美中谈判为何已改变世界

上周美国贸易战风云突变,最新一轮贸易谈判无果而终,美国新一轮关税征收也已启动,未来美中关系何去何从牵动人心。(SAUL LOEB/AFP)

人气: 105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上周美国贸易战风云突变,最新一轮贸易谈判无果而终,美国新一轮关税征收也已启动,未来美、中关系何去何从牵动人心。但美国专家学者已发现,美、中关系乃至世界可能已经因美中贸易谈判而改变。

美国《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近日发表了麦特•皮特森(Matt Peterson)的文章“美中贸易谈判已改变世界”,文章特别介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谈判风格和理念,并认为,贸易谈判可能结束,但美国政府内部因此合作更加紧密,也更加了解了如何应对中共的拖延游戏,对中共的看法更加负面,美、中关系已经发生了改变。

莱特希泽:没有协议就另寻方案

文章认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于中共并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过去几个月,他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一直在与中国(共)进行贸易谈判,而莱特希泽一直谨慎指出,无法保证成功。

“如果能达成一个伟大的协议,我们会争取;如果没有,我们会寻找另一个方案。”莱特希泽这样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

过去几个月,莱特希泽(右)和姆钦(左)一直在与中国(共)进行贸易谈判,而莱特希泽一直谨慎指出,无法保证成功。(SAUL LOEB/AFP)

莱特希泽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谈判代表。他认为,中国(共)对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构成严重威胁。与中国(共)谈判对莱特希泽来说极具雄心与挑战:达成一个能结束中共不公贸易影响的协议是很难的;但如果达成,就极具价值。

文章作者表示,这项任务的艰钜程度似乎就是莱特希泽进入美国政府的原因。莱特希泽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中共治下)中国的经济崛起犹如是一种特洛伊木马。

他曾反对克林顿总统将中国(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计划,因为通过该计划,中国(共)可以以更优惠条件与西方国家进行贸易。他在1999年的一篇文章中就曾写道:“中共领导人视经济政策如国防、外交或人权政策一样,它是扩大国家权力和维持控制民众的一种手段。”

谈判拉锯关键问题:达成协议会改变中共专制

根据莱特希泽的公开声明和媒体报导,与中共的谈判有几个主要目标。其一是扭转中国数十年积累的全球供应链,因为这使中国成为高科技产品企业制造和组装的首选目的地;其二是希望结束中共窃取美国专有技术的行为。除此之外,他们也希望限制中国(共)政府对当地私营企业的支持。为了让中国(共)改变其行为方式,美国不断升级征收关税。

皮特森在文章中还指出,美国政府计划的麻烦在于,美国想要中共做的大多数事情中共并不真正情愿去做,因此要改变中国的国家经济模式绝非小事。这意味着美国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共党国的成本效益分析,尽管关税看来确实在减缓中国的经济增长,但数十亿美元的关税也可能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

文章认为,除非达成协议,否则中国(共)走多远将是一个无法解决的谜团。据《纽约时报》报导,谈判的症结在于,美国团队坚持认为协议的实质内容要在中国(中共)法律中得到彻底制定。而这对于一个不透明的专制制度来说,绝非易事。

和中方协议的持久性是一个长期争论的焦点。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前专利局局长马克·科恩(Mark Cohen)写道,美中贸易协议往往如同夏季玫瑰上的露水一样,难以持久。

经济学家艾伦•托尼尔森(Alan Tonelson)在4月写道:“数十年的经验到现在应该清楚地给我们上了一课,至少在当前的中共政权下,互利经济关系(可能)永远不会实现。”

经济学家艾伦•托尼尔森(Alan Tonelson)在4月写道:“数十年的经验到现在应该清楚地给我们上了一课,至少在当前的中共政权下,互利经济关系永远不可能实现。”(STEPHEN SHAVER/AFP/Getty Images)

协议不成 但外界更了解中共本质

繁荣美国联盟(Coalition for a Prosperous America)主张美国企业本土化,并反对自由贸易商会。该联盟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斯图莫(Michael Stumo)告诉皮特森:“我们不允许苏联从我们的市场中脱颖而出并挑战我们。”

斯图莫认为中共是一个经济掠夺者。他支持政府的贸易政策,宁愿与中国(共)没有协议,也不愿与中国(共)达成一个坏协议。他认为即使谈判失败,也已经从谈判中有所收获。 他说:“我想,谈判使政府内部更强硬和更温和的人紧密合作,他们获得了如何应对中国(共)慢步游戏的第一手经验。”

皮特森认为贸易谈判改变了有关中共的舆论导向。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上周日在川普总统加征关税的推文中说:“坚持下去”。皮特森指出舒默是了解时局的。但当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近期表示,中国(共)“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时,《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戴夫•韦格尔(Dave Weigel)写道:“在24小时内,拜登的言论被视为是一种失态。”因此,即使谈判破裂,斯图莫认为舆论基调的变化就是胜利。

中国观察家们已经注意到华盛顿以外的基调变化。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中国通谢淑丽(Susan Shirk)告诉皮特森:“对中国(中共)看法变化多少的一个迹像是,最了解中国的人——中国研究学者——已经变得对中国(共)非常负面。”

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胡少江10日撰文分析称,美、中贸易谈判的最新波折,教全世界读懂中国共产党。

他认为,中共目前的立场“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对贸易战的后果进行利弊权衡。可有一点是肯定不变的:若让步对中国生产者和消费者有好处,给中共权力带来致命伤害,中共一定会拒绝任何让步;若暂时的让步有利于稳住阵脚,可能会同意一些让步,但当其缓过气来时,便会撕毁协议、加倍反扑。

皮特森最后认为,如果有任何强硬派人物可以从中共获得让步,那就是莱特希泽。美、中谈判若失败,原因是中共在根本上与美国不和。#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12 7: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