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燕益:由王全璋给李文足写家信谈起

它们害怕什么?它们要掩盖什么?

大陆人权律师谢燕益。(大纪元)

大陆人权律师谢燕益。(大纪元)

人气: 6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半的律师王全璋,与外界失联近4年,近日从山东临沂监狱寄出一封给妻子李文足的信。谢燕益律师针对此事,谈了自己的看法。

通过书信的方式给外边亲属写信,这是它们惯用的一种做法。如果这个信件揭露了它们的罪恶,那就不可能传递出来,除非信件内容符合它们维稳的要求,符合它们消声、掩盖罪恶的目的。

现在它们利用山东监狱的所谓“教育”,让王全璋给妻子李文足写信,表达所谓“反思”等等;然后设置障碍,不让家属去会见,剥夺家属会见权,都是它们为掩盖罪行而不择手段,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犯罪行为。

违背当事人的本意,让他们写出所谓“反思”,帮助它们维稳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出:它们害怕什么,它们要掩盖什么。

它们用一个犯罪行为去掩盖另一个犯罪,不断地继续犯罪,根源还是因为它们对王全璋实施了酷刑,它们三年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家属会见,剥夺王全璋的诉讼权,最后秘密开庭、秘密审判。天津高院检察院包括现在的山东监狱,为了配合“709”案的制造者,千方百计掩盖它们前期虐待被监管人、刑讯逼供等反人类罪行,搞这个来掩盖它们的罪行,就是害怕它们的罪行曝光,它们就是心虚,就是恐惧。

无论是王全璋、还是孙茜,被逼迫着表示什么,以及“709”的“电视认罪”,都不是当事人的内心真实表示,是受罪恶集团的绑架、胁迫、恐吓的结果。

我本人也有这个亲身经历,我在被监禁过程中,不仅有酷刑,还有软酷刑,包括赤裸裸拿你的老婆孩子威胁你,你怎么选择?你肯定会担忧老婆孩子、家人的安危。那时候不得不做出某种妥协,其实不仅是为免皮肉之苦,更主要的,是希望家人不受牵连,希望家人平安。

现在它们绑架更多的机关、更多的人,被动或主动参与犯罪作恶。明知道这是被制造的冤狱,明知道当事人受迫害被逼迫认罪,它还要参与,还要去报导,还要配合犯罪机关掩盖。比如无良媒体央视,颠倒是非、颠倒黑白、误导公众,导致这个社会人们无恶不作,趋炎附势、是非不分,黑白颠倒、道德沦丧;给人一种印象,正直的人、良善的人会受到迫害。而邪恶的人大行其道,这给社会起到了很大的邪恶示范效应,祸患无穷。

现在关押王全璋的这个监狱,还有负责孙茜案的相关部门,去做当事人的转化工作,让人认罪反省,配合它们的政治目的,都是严重的违法和犯罪行为,是对整个社会的文明法治和人权准则的践踏。

这种邪恶的做法,普遍存在于法轮功案件,即看守所、司法机关、监狱去做转化工作,这是严重的包庇渎职,是制造冤狱的一个环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公然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

这种集体共同的犯罪行为,已经成了它们的一贯伎俩,他们想陷害王全璋、孙茜这类人,想制造冤狱。但是找这些人的瑕疵是很困难的。但它们不信神、不信因果,认为强权即是真理,认为我就抓了你,就可以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构陷你。

但觉醒了的大众们,它们是无法欺骗,包括它们内部的警察、监狱的管教、法官、检察官,它们也都是害怕的。即便是作恶的人,心里也都有是非善恶之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是在犯罪,在作恶。

这些无恶不作的人权恶棍们,犯罪时经常打着一个美好的名义,为了国家利益、为了社会稳定和安全、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依法治国”等等,但信息化、全球化时代,使这个人类的罪恶集团面对的又是非常高的犯罪代价和成本,它们越来越孤立,陷入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当中。

这种做法加重了它们的罪行。本来可以弃恶从善,将功折罪,但它们执迷不悟。大家都不再相信它,体制内但凡有些常识和廉耻之心的司法工作人员,也都知道它作恶,所以无论从法律上,还是因果报应上,它们没有好下场。

少数人为了自己的安全,想绑架更多体制内人员,想绑架整个体制,绑架整个社会、整个国家作恶,实际上是自欺欺人的,它们达不到目的,反而欲盖弥彰。

王全璋案或迟或早要大白于天下,作恶的这些邪恶分子们,早晚要受到历史的审判,这一天是越来越迫近了。

2019年5月11日

评论
2019-05-12 8: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