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参议员斥中共渗透 赞大纪元独立敢言

澳洲新州参议员斯彭德(Duncan Spender)接受大纪元采访。(燕楠/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在澳洲联邦大选日接近之时,澳洲参议员斯彭德(Duncan Spender)警告,澳洲政府对中共的威胁行为不能沉默,批评中共在澳洲的渗透和对自己国民的压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还特别就大纪元抵制中共渗透的努力表示赞赏。

斯彭德之所以在此时公开指责中共,主要源于不久前工党前总理基廷(Paul Keating)突然攻击澳洲安全情报部门为防止中共干预所做的工作,基廷的“爆炸性”言论令外界哗然。斯彭德强烈谴责基廷的言论,并痛斥中共的干预。

中共提供贸易好处利诱两大党沉默 干预澳洲

斯彭德形容基廷的言论是其“说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话”,“像基廷这样的言行是极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他竟然建议澳洲作为一个国家去默许中共的外交活动和监视行为。”他进一步说,“如果认为安全情报部门不应该警告我们的政府中共在澳洲的监控,那才是背叛这个国家”,“让我们公开无视中共的间谍行为,我认为这是天真的想法”。

斯彭德还指责,中共长期以来试图以提供贸易上的好处,利诱澳洲两大党不谈论有关中共的任何事,所以“我认为中共在大选期间对澳洲的一种干预就是让外界不去讨论它”。而这是“最糟糕的干预形式”,“沉默是致命的”。

斯彭德解释道:“我们与中国(共)的贸易永远是不稳定的,我们需要与其它国家进行贸易。 因此,以为通过对中共的压迫性活动保持沉默,就能够确保与中国的贸易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与共产主义治下的中国永远都不会有安全的贸易,因为它是由一个极端偏执和敏感的独裁政权掌控的。保持沉默能得到的很少,却会失去很多。”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与中国的贸易联系“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对中共的压迫手段视而不见”。他说,“如果我们放弃了对我们澳洲人十分重要的自由,其中包括华裔,那么这远比失去可能的贸易联系要严重得多。”

斯彭德还表示,澳洲政要应“进行公开讨论和呼吁,表明这样的事情(澳洲主权和澳洲人的自由受到威胁)不能发生的立场”。“只有通过这样的公开讨论,我们才能阻止这种压迫在我们国家蔓延。” 

呼吁公开中共触角 使中共的影响透明化 

另外,斯彭德警告,“如果我们让共产党主宰这个国家的政治活动,让中共继续监视我们的行为及在澳洲的非政府组织,那么我们优秀的制度就会被削弱。”

斯彭德建议,“我们的政要需要继续给予我们的安全情报部门保证,他们的角色就是调查间谍,而不用去担心贸易关系,那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 

不仅如此,“我们需要所有的情报部门一旦发现中共和澳洲的一些活动之间有连系的时候,就要将其清楚地公开。例如,如果一名替中共做事的人在澳洲间接地支持某一声音(喉舌媒体),那么我们要清楚表明,我们知道这个声音在说什么,而且知道其是在代表中共说话。” 他说。

他指责中共故意混淆视听,除了用媒体影响舆论,“中共还可以突然间弄出来成百上千人的抗议群体,挥舞着中共国旗,声称他们支持中共”。一旦安全机构能公开这些活动在经济上或其它方面与中共有连系,公众就知道他们代表谁了,“人们就知道那些活动实际是中共的统战和外国干预, 所以需要公开他们的连系。” 

保护澳洲华人和独立媒体 

对海外华人,中共的控制和操纵尤为严重。斯彭德说,“中共利用华人以及其他人扩张其影响力给澳洲带来了巨大的风险,我们知道一直都有来自中共的压力。有些是通过媒体机构,尤其是中文媒体,而那样的压力几乎没有什么团体能抵制。《大纪元时报》是唯一一家抵制中共施压的媒体集团,而这却是至关重要的。” 

他还表示,如果有华裔澳洲人因为言论不符合中共而受到骚扰或歧视,澳洲需要给他们法律上的支持和保护,“对于那些代表中共在澳洲的代理人,有骚扰、影响甚至有暴力行为者,我们需要让他们知道这是不允许的。尤其有任何犯罪行为的话,需要对其起诉。”“我们必须护卫澳籍华人的自由,让他们免于受到中共的骚扰或其它不利影响,这是我们的责任。”

保护澳洲华人也需要有独立媒体,因此斯彭德认为首先要让澳洲公民知道有中共干预这些事情发生,并帮助他们去面对。他感谢大纪元对于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的报导,将发生在中国国内及世界上的事情告诉读者,“我们需要知道在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一方面确保我们照顾好我们需要负责任的澳洲国民,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规划我们的未来,来保护我们的生活方式,确保我们的繁荣,所以大纪元能报导这些话题真的很好。”

斯彭德对能摆脱中共控制的机构表示赞赏。他说像《大纪元时报》这样能抵制中共渗透的机构,政府应该给予支持。#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