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林: 人间地狱(9)

人气: 38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5月13日讯】从蚌埠市老第一看守所搬到新第一看守所,是我受尽苦难折磨的16年囚徒生涯中, 最痛苦的一段经历。

本来给囚徒戴上脚镣,或者用手铐把两个人铐成一组,拉上警用囚车。加上武警车跟在后面监视,可以分批次,若无其事地把几百囚徒转移。

但是愚昧野蛮透顶的中共当局,却大动干戈,残酷虐待大家,把我们折磨的死去活来。

先是搬家的前一天晚上,看守所就没收了我们的餐具。那是我们每人化二十块钱买的,当局一声令下就集中捣毁了。

当局的理由竟然是,新看守所一切都应该是新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再付二十块钱买一套新餐具!

被抓进看守所的嫌疑人,没有任何收入,而且还承受严重的经济损失,还被公检法司敲诈勒索,几乎普遍处在破产状态,看守所却还不遗余力洗劫一点一滴!

到了晚上8点钟,当局就命令我们,当晚不许睡觉,每个人卷铺盖,打包裹。大家忙忙碌碌,把所有生活物品都包裹整齐。

然后看守所派一些二劳改(就是已经被判刑,留在看守所服刑的囚徒)拿走了包裹,说先运过去。

大约夜里12点,放风间门开了,几个武警进来捆人。囚徒们被轮流叫出去, 被武警按跪在放风间地上,然后五花大绑。

武警是中共训练有素的野兽,专门用来镇压,打击,伤害,虐待人民群众的武装组织。他们毫无人性,只要接到命令,就会大打出手。

监狱最残忍的酷刑,就是五花大绑,俗称花起来。在肩背,脖子,手臂绕上十几道绳子,会让人血流迟缓,呼吸困难。

被五花大绑的人,为了减轻疼痛,维持呼吸,只能弓腰,缩肩,低头。几乎抬不起头,否则勒在颈部的绳子不仅让人疼痛难忍,甚至令人窒息,当场昏死过去。

武警花了三个小时,才把我们大约二十个囚徒,都捆的像粽子一样。最后几个人被五花大绑的时候,最前面几个被捆绑的人已经哼哼唧唧哭叫起来,他们说自己快要被勒死了!

武警根本不管这些,坚持捆完人就走了。他们巴不能得捆死几个人。随着哀嚎声越来越大,沿囚室天窗巡逻的警察终于叫了几个武警过来,检查了几个头都抬不起来,几乎奄奄一息的家伙,给他们解开绳子,重新捆绑。

尽管我也被迫低着头,试图减轻绳子的勒力,但是我的脖子也疼的受不了,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我也要求武警给我松绑,但是那个武警拉了拉我后背的绳子后,说我死不了,忍着吧。

然后我们就弓著身体,像萎缩的虾米一样,尽量减轻痛苦,一直痛苦不堪地等到第二天早上7点钟,才艰难地被拉上囚车。

路上有个囚徒不停地抽抽噎噎地哀嚎,说他快要被绳子勒死了。尽管他还是押送我们的警官愣刘的关系户,但是愣刘也没有给他解开绳子。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5-13 9: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