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付费墙与会员制 媒体经营大势所趋

图为2016年2月12日,在停止印刷前一个月的英国“星期日独立报”,其网站显示在iPad上,后面是印刷版报纸。(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人气: 8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戴安综合报导)“高质量的新闻不应该是免费的。”十年前,新闻大亨默多克的一席话,带动了主流媒体的线上收费潮。

据5月8日《华尔街日报》(WSJ)消息,《纽约时报》今年第一季度新增22万3千名电子订阅者,其付费用户总数上升至450万。在WSJ官网,可见“阵亡将士纪念日”优惠订阅广告,订户可随时退出,来去自由。

这两家报业是“付费墙”取得成功的典型,为其它媒体提供了参照。

1996年8月1日,《华尔街日报》在业界首开先河,对所有电子版内容收费。这种“硬付费墙”(hard paywall)的方式在维持多年后,由于激烈的竞争有所松动,报社后来开放了部分内容。2009年10月24日,《华日》又宣布对所有用手机终端阅读日报的用户收费。

《纽约时报》于2005年9月建“墙”,两年后因为流失大量读者而推“墙”,2011年3月重启“软付费墙”(soft paywall),实行计量收费。8年来,《纽时》的线上和线下订阅费用构成了其收入的主要来源。现在该报的目标是:至2020年,总体数字业务收入8亿美元,至2025年,总订户达到1千万。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受到了电子信息及社交媒体的强烈冲击。纸媒首当其冲,因大批受众的转向而普遍呈下滑趋势。为了维持运营、挽留读者,行业竞争从传统平台转向网络,付费墙与会员制应运而生,成为新型盈利模式。

面对林立的付费墙和各种促销卖点,读者显然拥有了更多的选择——货比三家,交钱与否,决定在我。因此,出版商形成共识:拿出精品,打质量牌,才是常胜之道。

免费还是收费?

《国际记者网络》(ijnet)刊发了曼德拉·钱努拉(Mandla Chinula)撰写的《未来拯救新闻的7个商业模式》,文章列举了赞助内容、众筹、订阅、实时新闻、捐助者捐资、微支付、高质量新闻这几种最有可能为新闻融资的模式。

2018年10月,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ARC(World Advertising Research Center)发表了调查报告《趋势快照:订阅经济中的媒体》,其中谈到,许多出版商都在尝试对选定的内容收费和会员配套计划,60%的瑞典出版商都设置了付费墙。以Netflix及 Spotify为代表的影音串流媒体,即OTT(over-the-top content)服务业的成长,显示出消费者愿意为数字信息服务付费。

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预测,到2020年,一半的美国成人将拥有4个线上订阅计划,而目前这一数字是2个。

该报告还引述了英国行销与广告公司Zenith的投资总监大卫·穆尔仁(David Mulrean)的分析:“英国天空公司(Sky)80%~90%的收入直接来自订户。这种模式使得商家与消费者建立起一种参与式的、持久的关系。”他也指出,订购模式有可能促使品牌产业和代理商尝试新的营销策略,比如赠送礼券和提供来自出版商的独家优惠奖励计划等。

2017年6月21日,在意大利都灵的“新闻报纸的未来”大会上,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向办报人建议说:“这不是慈善事业。对我而言,我真的相信,一份拥有独立新闻室的健康报纸,应当自谋生路。而且我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

“他们(读者)知道高质量的新闻制作是昂贵的,他们愿意为此付出代价,但你必须问他们。我们收紧了我们的付费墙,每次我们收紧我们的付费墙,订阅量就会增加。” “当你写新闻时,确保它绝对有趣、准确,然后你让人们付钱。他们就会付的。”

《泰晤士报》主编:付费计划十分必要

2010年3月25日,《泰晤士报》(The Times)推出了重新设计的电子版面,并计划从当年4月开始收费。时任总编詹姆斯·哈丁(James Harding)支持这一计划,他认为,付费阅读迈出了“巨大一步”,对于生成进行报导所需的资源是十分必要的。

他在接受4号广播电台“今日”节目访问时说,“是时候停止赠送我们的新闻了。”他表示,让读者免费阅读新闻是在破坏新闻价值、破坏《泰晤士报》的价值、破坏报业和新闻的重要性。

哈丁说:“《泰晤士报》的核心,以及无论在何地、优秀新闻业的核心都是报导事件,你必须确保持续地派遣人员到阿富汗、伊朗、墨西哥湾,进入商界,报导体育赛事。这类工作是绝对必要的,你不能无偿奉送。”

《卫报》另辟蹊径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于2014年推出了数字付费会员计划,2016 年3月启用了由读者主动付费的“众筹”模式。报社安排几十名员工专门支持会员系统。

2018年11月5日《卫报》消息,该报主编凯瑟琳·维纳( Katharine Viner)宣布,过去三年来,付费支持《卫报》的用户已达100万人,其中50万人持续付费,公司的财务状况正在转好。她表示,此种商业模式是一种让新闻业“重获其在社会中的关联性、意义和享有信任”的新方式。

目前《卫报》的捐助计划分为一次性支付、按月支付、按年支付。付费会员有三个级别:“支持者(Supporters)”每月5英镑;“好伙伴(Partners)”每月15英镑;“老主顾(Patrons)”从每月100英镑起步,又分三级。这三级会员分别享有不同的礼物、服务或特权,最高级别者还能参与专属沙龙、大师课堂等项目。

新闻iTunes——Blendle异军突起

Blendle是来自荷兰的新闻平台,集合了欧洲和美国多家报纸杂志的文章,使用小额支付的模式。读者根据浏览篇章的数量付费,报纸报导、特稿、杂志故事的成本各有不同。如果用户对阅读的文章不满意,还可要求退款。它的运作形式和iTunes相似,因为操作灵活受到了大批读者、尤其是年轻人的欢迎。

Blendle联合创始人亚历山大·克卢平(Alexander Klöpping)说,“人们只为值得看的内容付费。所以在Blendle,只有高质量新闻才有优势。”

根据艾瑞咨询2016年6月发布的《2016年中国网络新媒体用户研究报告》,在2015年,33.8%的用户对新媒体内容付过费,15.6%的用户有付费意愿但未有行动。而前一年的同样调查显示,不支持线上付费业务者高达69.7%。这说明,网络新闻市场具有一定的发展潜力。

结语

互联网浪潮并未结束。有人说:纸媒的未来在数字端,也有人坚信,纸媒不会消亡。今日,不同类型的媒体都逐渐趋向收费,计量式、分类式、分离式、逐条式,方式各异。在线上、线下,会员制模式方兴未艾,免费的午餐越来越少。不过,无论怎样,好故事,好新闻,总会吸引大众。双赢的结局,不是不可能。新闻报导的真实、质量和原则,才是万变中的不变定律。#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24 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