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华为与中共党政军关系深厚

华为,反恐怖主义法,情报法
因华为的安全问题及其中共军方的背景,遭到西方许多国家的围剿。(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56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6日讯】对于任正非一再声称跟中共政府没有联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3日最新批评说,这种说法完全是谎言。

蓬佩奥23日对CNBC表示,华为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在这一点上,华为CEO没有告诉美国人民真相,也没有告诉世界真相。同日稍早,川普在白宫发表谈话时亦指出,从国安、军事的观点来看,华为的所做所为相当危险。

事实上,2007年华为被阻收购3COM,这就表明了12年前,美国已视通信技术是和国家安全紧密相关的,担心华为带来的国安疑虑也是因它与中共军方有着深度联系。去年,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更是公开直言:“华为就是中共解放军”。

因而值得再次梳理华为与中共党政军的深厚关系。所有信息均来自正式新闻、媒体报导以及出版品等,网上皆可查,就不一一注明出处。

在《任正非传》(2010年,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提到,任正非1982年以副团级干部身份转业,他在军队里度过了14个年头。

任正非所属的部队为基建工程兵部队,成立于1966年,是解放军的一个新兵种,负责国家基本建设重点工程和国防施工任务。这支部队后来发展到10个军级单位,总人数近50万,成为基建战线上的一支突击队。

任正非部队生涯中奉调参加一项代号为011的军事工程,是60年代中共在西南地区进行三线备战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这也就是一则坊间盛传的由来,即华为草创之初就在中共西南军区获得程式交换机巨大订单。

1976年,中共中央军委提出要重视高科技的作用。任正非2次填补过国家空白,又有技术发明创造,合乎时代需要。1978年3月,任正非出席全国科学大会,在6000人的代表中,35岁以下的仅150多人,任正非时年33岁且是军队代表。

1982年“裁军”,38岁的任正非从军队转业到深圳,在当时深圳最好的企业南油集团工作。离开南油后,任正非创立华为。

此处略作小结,任正非创立华为的“坚实基础”与华为的“第一桶金”,全拜军队经历与军区合约(包含驻港单位)。

在军队订单贡献华为“第一桶金”之后,中共中央政策扶持则开启了华为“黄金时代”。

1993年,华为与电信局的市场通道正式打开。1995年,中共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民族通信产业发展的政策,1997年华为高速发展,1998年华为继农村后最终“夺取了城市”,1999年后加速挺进海外场。

华为的海外战略是沿着一条路线走的──中共的外交路线,首先是发展周边友好关系,巩固与第三世界的“传统友谊”。

1996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问中国。1997年4月,任正非亲赴俄罗斯军工重镇乌法市,出席合资公司的签字仪式。

1997年10月,中共党魁江泽民出访美国。两个月后,任正非到美国考察IBM等大公司。1998年6月,克林顿总统访华。任正非顺势在美国达拉斯开设研究所,随后成立子公司,预备进攻美国市场。

1998年的时候,中共政府出面赠送乌兹别克斯坦华为生产的08机,华为乘机打进了中亚市场。

2000年2月22日,江泽民视察深圳华为公司。2000年11月,吴邦国访问非洲时亲点任正非随行,目的让随行的多位部长认识他,帮助华为开拓非洲市场。2004年吴邦国出访非洲四国,华为至少获奈及利亚、辛巴威等国共计近4亿美元合同。

2004年,国家开发银行签给华为1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海外扩张。就当时而言,华为是唯一一家可以从国开行拿到钱的“民营企业”,而且额度超过了正牌国企,连官媒都讶异“这笔授信蒙上一层传奇的色彩”。到2009年,国开行的华为授信骤然提高至每年300亿美元。

2010年,国开行为华为的巴西客户提供廉价的贷款,只收取4%的利率(市场利率为5.99%)。事实上,在2013年之前,华为巴西业务整整赔了10多年钱。已离职的华为巴西高管曾坦言,若是一般公司,撑不到三年就阵亡。换言之,如果不是国开行金援,华为在海外市场无法以超低价、甚至免费服务来攻城掠地。华为“垄断”非洲市场,在非洲54国皆有据点,派重兵扎营,也是来自国开行融资。

华为背靠“最大的国家政策性银行”,这其实说明华为海外扩张不完全是一个商业行为,是带有政治特殊任务的。华为有专门的军用“专网”部门与非洲多国政府合作,华为承担了埃及等国的军网建设。华为更具争议的是在伊朗的发展。

1996年,伊朗国防部长Hassan Firouzandeh访问中国。1998年,中共总后勤部副部长左建昌回访伊朗。据孟晚舟案曝光文件,华为在1998年在香港成立了SKYCOM(星通)子公司专门用来做伊朗生意。

伊朗的联合反对核子伊朗组织(United Against Nuclear Iran)曾指责华为“帮助这个非法发展核武器计划并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加强和巩固其政权”。

班农说到华为在全球的国安疑虑时,警告道:“如果你资助中国‘古拉格’,那你最后就会得到一个有全球规模的‘古拉格’”。

蓬佩奥这次提及“华为与中国共产党关系深厚”时表示:这种关联性,这种联系的存在,令使用华为网络的美国资讯处于危险之中。我们的确相信,国务院一直在努力,确保每个人都了解这些风险。

《纽约时报》2016年深度调查报导,华为密业合作的上海广升技术公司,预设木马程式于全球7亿台手机内建,每隔72小时就统整回传手机资料到上海供存取与分析全部参数。

通信市场上的华为不是一家普通的商业公司,手机、软硬体常常只是幌子,收集资料、从事间谍行为、实施中共当局的政治图谋才是其真正目的。而华为是被以党政军力量扶持成为最大的遮罩和监视器材生产商,它根本无法不听命于中共。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5-26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