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维洛:长江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吗?

2012年7月24日拍摄的这张照片显示,在中国湖北省宜昌市长江大型水电项目三峡大坝释放的水量,在大坝上游大雨后造成洪峰最高。那一年,洪水导致“重大损失”。 (STR/AFP/GettyImages)
人气: 70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6日讯】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鹏的大儿子、交通部长李小鹏的陪同下视察了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并大肆赞扬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本文从六个方面来论证,三峡工程根本不是什么自力更生的产物,而是引进外国理念、引进外国技术、引进外国管理的产物,是邯郸学步、是照样画葫芦,最后还不提有师傅这件事。

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引进苏联建造水库大坝工程的理念;

第二,先请加拿大公司做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然后邯郸学步;

第三,先从国外进口14台水轮发电机组,其中两台必须与中国公司合造,强迫提供全部图纸和技术;

第四,从日本进口水轮发电机组进水管的钢板;

第五,聘请外国监理对三峡工程建造质量进行监管;

第六,三峡工程升船机为德国公司所设计,完工后吹嘘为中国自己设计自己制造。

参与三峡工程建设的法国阿尔斯通工程师莫里斯对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有如下评论:阿尔斯通公司负责建造、安装十四座水轮发电机组,其余的十八座水轮发电机组都是阿尔斯通公司的复制品。阿尔斯通公司为了拿下这十四座水轮机的合同,必须提供图纸,而且是全部图纸。而中国企业只要照着葫芦画瓢就行了。最后在大坝建造过程中根本没被提到过阿尔斯通公司,资料里也看不到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没有一个指示牌上有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好像真的是中国人独立完成建造、安装了三峡工程的三十二座大型水轮发电机组,全部是中国制造。

T拍摄于2012年7月4日,展示了中国中部湖北省宜昌的三峡大坝。(STR / AFP / GettyImages)

其实,建造超大型水库大坝工程来推动区域经济发展,是一种被边缘化的模式,结果是一种交换,是一种浮士德式的交易。

前言:习近平李小鹏的陪同下视察了三峡大坝工程

一年前,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鹏的大儿子、交通部长李小鹏的陪同下视察了长江三峡大坝工程,中国媒体大篇幅地报导了习近平的活动:

“24日下午,三峡坝区,习近平总书记乘车来到这座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顶着如织细雨,他看得细、问得细。坝顶一览众山小、左岸坝首绿地郁郁葱葱、通航船闸和升船机气势恢宏、左岸电站昼夜不息将电能输送八方……两个多小时转瞬即逝。望着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望着载入史册的伟大工程,此情此景,总书记充满了感情:‘我感到很激动,信心倍增。国家要强大、民族要复兴,必须靠我们自己砥砺奋进、不懈奋斗。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通过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试想当年建设三峡工程,如果都是靠引进,靠别人给予,我们哪会有今天的引领能力呢!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会是欢欢喜喜、热热闹闹、敲锣打鼓那么轻而易举就实现的。我们要靠自己的努力,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习近平第一次参观、视察三峡大坝工程,而且是在导游李小鹏的亲自陪同下,其中传递了许多政治信息,这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

本文只讨论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长江三峡工程是不是自力更生的产物。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规模地建造水库大坝工程是从苏联引进的模式

中华文明的发展是和水分不开的。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中国历史上出现过许多治水的能人,如大禹、李冰、王景、郭守敬、潘季驯等等,请问:哪一位是建造水库大坝的专家?相传尧派大禹的父亲鲧去治水,鲧采用堵塞的办法,到处筑坝阻挡洪水,结果水患未除倒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舜即位后,派禹去治水,禹采用疏导的办法,让百川归于大海,取得了成功,被称为大禹,成为舜之后的皇帝。鲧采用堵塞的办法而失败,大禹用疏导的办法取得成功,这就是中国古人不推崇用建造水库大坝的措施来治水的根本原因。李冰建造都江堰工程,既能灌溉又能减轻洪灾,这是一个无坝的水利工程,是中国人治水技术的最精致的体现,至今中外水利工程师只能望其项背。

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中话大地上一共只有二十几座水库大坝,绝大部分是日本人在侵华期间在东北地区建造的,主要的目的是发电,如松花江上的丰满大坝,鸭绿江上的新丰大坝,镜泊湖上的水电站,柳河上的闹德海大坝等等。

1949年之后,中国就掀起了一个建造水库大坝的高潮。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的一半水库大坝工程都在中国。为什么中国人从大禹的疏导办法又回到了鲧的拦堵的办法上去了呢?

毛泽东想成为大禹式的领导人,共产党在马上得江山之后,便派出中国水利代表团到苏联去取经。用十大元帅之一聂荣臻的话说,这次是从苏联取回了真经。这个真经就是建造水库大坝。水库大坝工程既可以防洪又可以抗旱。把洪水期的洪水拦蓄在水库中,供干旱时期灌溉、供水用,而且水库大坝工程可以发电。列宁说:苏维埃加电气化就等于共产主义。于是毛泽东就雄心勃勃地要奔共产主义去了。毛泽东要建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要建长江三峡水库大坝工程等等,毛泽东与周恩来请来苏联专家,来帮助规划设计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和长江三峡水库大坝工程。

所以,建造水库大坝工程是从苏联引进的模式,而不是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长江三峡水库大坝工程这个主意本身就不可能是自己的东西。

二、请加拿大公司来为三峡水库大坝工程做可行性研究报告,然后邯郸学步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中国建设黄河三门峡水库大坝工程技术上基本依赖苏联专家,最后中国人把三门峡大坝工程失败的责任全部推给了苏联专家。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毛泽东批准建设长江葛洲坝大坝工程。自力更生,工程开工时连一张像样的设计图纸也没有,边施工、边设计、边修改。最后花费了四倍的投资,建造了一座违反建造程序的大坝工程,现在是宜昌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政府要建设长江三峡大坝工程,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全国上下关于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呼声很高。万里还专门做过一个关于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的讲话,得到很好的反响。中国政府计划建设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希望得到外国的技术与资金的帮助,比如美国、加拿大、日本、德国、法国、瑞典、瑞士、意大利、比利时等,还有世界银行。当时国际上流行做《工程可行性研究》,对工程的技术可行性、经济、财务的合理性以及对社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做出评估,为决策者提供依据。但是中国的科学家以及工程技术人员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工程可行性研究,也没有写过什么工程可行性研究的报告。以前都是领导靠拍脑袋做决策的,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领导决策的基础上找些资料,做些注释,上报领导,走一下审批的程序,就完事了。

当时加拿大政府表示愿意出资1400万美元帮助中国做三峡大坝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前提条件是这个可行性研究报告必须由加拿大公司完成。国务院接受了加拿大政府的建议。为此加拿大魁北克省水电局、加拿大哥伦比亚水电局与加拿大三个私营咨询公司(拉瓦林咨询公司、SNC咨询公司与爱克尔斯咨询公司)组成了一个加拿大扬子江联合咨询公司,简称CYJV。1986年6月加拿大政府国际开发署与中国水电部签署协议,聘请CYJV进行三峡大坝工程的可行性研究。

1988年加拿大扬子江联合咨询公司将三峡大坝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交给给了中国政府。加拿大工程师建议的三峡工程的蓄水位为海拔160米,移民人数只有70万人。

1990年7月6日至14日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了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汇报会,潘家铮受论证领导小组的委托,作了《关于三峡工程论证情况的汇报》。这个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就是按照着加拿大CYJV提交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模式画葫芦。

这里要指出的是,当时加拿大和国际上一些非政府组织,将加拿大开发署聘用扬子江联合咨询公司撰写三峡工程一事告上了海牙国际法院,海牙国际法院判决该可行性研究报告无效。接着加拿大政府也宣布了该可行性研究报告无效。但是中国新闻媒介至今一直没有报导这一消息。

所以,作为三峡工程决策基础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根本不是中国自力更生的结果,而是邯郸学步、照样画葫芦的结果。

三、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都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

1992年3月21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邹家华做《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邹家华信誓旦旦地向人民代表保证:(三峡工程的)“主要机电设备可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国内制造”。

但是事实如何呢?

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的机电设备就是水轮发电机组。按照1992年4月3日全国人大批准的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的提案,三峡工程按照2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后来增加了地下电站的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一共32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

虽然1992年3月21日邹家华说,三峡工程的主要机电设备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国内制造。但是到了1996年还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可以自力更生地造出三峡工程所需要的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没有办法,只好在国际上招标,先从国外引进左岸的14台水轮发电机组。

当时参与投标的有六家企业联合体,分别是:
1. GANP联合体(由法国GEC阿尔斯通Neyrpic和巴西圣保罗金属公司组成);
2. VGS联合体(由德国Voith、加拿大GE、德国西门子组成);
3. 瑞士ABB和挪威克瓦纳(Kvaerner)能源公司联合体;
4. 三峡日本水轮机联合体(由伊藤忠、日立、东芝、三菱重工、三井物产、三菱商社组成);
5. IMPSA(银萨)公司(代理乌克兰TURBOATOM科技工业公司和美国伍德沃德公司);
6. 俄德联合体(由俄罗斯动力机械出口有限公司、列宁金属加工厂和德国苏尔寿组成)。

1997年8月15日公布中标结果: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与瑞士ABB公司中标8台水轮发电机组;
——德国福伊特公司(Voith)、加拿大通用电气公司(GE Canada)与德国西门子公司(Siemens)组成的VGS联合体中标6台水轮发电机组。

但是有附加条件: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ALSTOM)与瑞士ABB公司必须带哈尔滨电机厂一起玩,必须公开所有的设计和图纸,8台水轮发电机组中的1台必须与哈尔滨电机厂一起制造;

VGS联合体必须带东方电机厂一起玩,必须公开所有的设计和图纸,6台水轮发电机组中的1台必须与东方电机厂一起制造。

据说法国阿与瑞士公司获胜的奥妙在于和李鹏家族的密切关系,而德国与加拿大的优势在于和江泽民家族的密切关系。

下面是左岸14台水轮发电机组的制造厂商与完成时间:

三峡工程左岸01号机组,VGS总包,2003年11月22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2号机组,VGS总包,2003年7月10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3号机组,VGS总包,2003年8月18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4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3年10月28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5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3年7月16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6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3年8月29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7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4年4月29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8号机组,VGS总包,2004年8月24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09号机组,VGS总包,2005年9月16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10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4年4月7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11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4年7月26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12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4年11月19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13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5年4月25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左岸14号机组,ALSTOM/ABB总包,2005年7月21日并网发电。

在左岸14台水轮发电机组中,有两台是中国企业在外国企业的帮助下,利用外国的技术和图纸制造的,它们分别是左岸14号机组与左岸09号机组。左岸14号机组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ALSTOM)和瑞士ABB公司与哈尔滨电机厂一起建造的。左岸09号机组是VGS与东方电机厂一起制造。

哈尔滨电机厂和东方电机厂在外国公司的帮助下获得了制造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的全部技术。在后来的右岸12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中四台是哈尔滨电机厂制造的,四台是东方电机厂制造的,剩余的四台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在天津设置的工厂制造的。

下面是右岸12台水轮发电机组的制造厂商与完成时间:

三峡工程右岸15号机组,东电总包,2008年10月29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16号机组,东电总包,2008年7月2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17号机组,东电总包,2007年12月27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18号机组,东电总包,2007年10月22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19号机组,阿尔斯通总包,2008年6月19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0号机组,阿尔斯通总包,2007年12月8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1号机组,阿尔斯通总包,2007年8月21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2号机组,阿尔斯通总包,2007年6月11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3号机组,哈电总包,2008年8月22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4号机组,哈电总包,2008年4月26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5号机组,哈电总包,2007年11月6日并网发电;

三峡工程右岸26号机组,哈电总包,2007年7月10日并网发电。

地下电站的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中两台是哈尔滨电机厂制造的,两台是东方电机厂制造的,剩余的两台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在天津的工厂制造的。

对于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组是否是自力更生的结果,参与建设的法国阿尔斯通工程师莫里斯是这样说的:阿尔斯通公司负责建造、安装十四座水轮发电机组,其余的十八座水轮发电机组都是阿尔斯通公司的复制品。阿尔斯通公司为了拿下这十四座水轮机的合同,必须提供图纸,而且是全部图纸。而中国企业只要照着葫芦画瓢就行了。最后在大坝建造过程中根本没被提到过阿尔斯通公司,资料里也看不到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没有一个指示牌上有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好像真的是中国人独立完成建造、安装了三峡工程的三十二座大型水轮发电机组,全部是中国制造。以上内容参见
奥森纳撰写的《水的未来》中的《三峡和三十二座水轮机》一节。

长江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组都是中国人自力更生建造和安装的,这比上海交通大学陈进教授“自主研发”的汉芯芯片还要高明,起码陈进教授还雇佣了几名农民工把摩托罗拉芯片上的商标磨去,然后再标上汉芯的商标,也可以算花了一点劳动,也算是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工作。三峡工程多省事,没有制造厂商的商标,连雇佣了农民工打磨的工作也省了。习近平在导游李小鹏的陪同下参观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组时,商标牌上没有外国公司如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也没有VGS公司的字样,好像都是中国人自力更生建造的,由此发出“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通过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这样一番激动人心的感叹。但是在铁的事实面前,习近平的这番感叹不是很可笑吗?

四、从日本进口的钢板不合格

不但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组是从外国进口的,或者是外国公司的复制品,就连制作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引水钢管的钢板也是从日本进口的,而不是中国人自力更生制造的。

2018年3月6日日本神户制钢所(神钢)6日在东京召开记者会,发布数据造假丑闻最终调查报告。日本神户制钢所是日本第三大钢铁生产企业,以生产特种钢著名。由第三方撰写的调查报告显示,日本神户制钢所的产品存在严重的数据造假问题,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数据造假问题就已经浮现。受日本神户制钢所产品数据造假问题负面影响的企业有六百多家。

随着日本神户制钢所的数据造假问题被揭露,2000年三峡工程从日本进口的钢板、而且钢板质量不合格的事实才被公开揭露出来。

三峡工程在和外国公司签订进口水轮发电机组的合同后,开始在国内寻找钢板,用于制造直径12.4米的水轮发电机组引水钢管。事实并不是如邹家华所说,三峡工程所需要的主要机电设备都可以立足国内制造,中国公司无法提供三峡工程所需要的钢板。

2000年上半年三峡集团在国际上招标,进口钢板。通过日本出口商三井物产株式会社,日本钢铁制造业巨头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中标。总合同量达4000吨低合金碳素结构钢板,总价值170多万美元,供货日期是2000年5月份全部运抵三峡坝区,6月份可以投入使用。

2000年5月8日日本公司的第一批600吨钢板按时运抵三峡工地。经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质量检验,日本进口的钢板竟然质量不合格。经过几番交涉,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收回了不合格的600吨钢板,重新供货。

但是这更改不了一个事实,制造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引水钢管的钢板,不是中国自力更生的结果。

五、三峡工程的外国监理

1998年长江洪水期间诸多江堤溃塌,凸显出华夏大地上的豆腐渣工程问题,即工程质量问题。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同时兼任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主任,自然担心三峡工程的质量问题。虽然当时三峡工程已经实行工程监理制度,但是负责工程监理的都是中国的机关,而且是三峡工程的设计单位承担工程监理工作。为此,朱镕基决定三峡工程必须聘用外国工程监理,全部掌管三峡工程质量控制。

1999年5月,三峡工程首次聘请了法国国家技术监督局和法国电力公司联合体承担三峡工程左岸14台水轮发电机组的制造和安装的监理任务。2000年8月,国务院三峡建委专门成立了三峡工程质量总监办公室,聘请了外国专家担任专业工程监理。李华刚在《打好基础再谈其他的》一书中写道:“国家为三峡工程的质量监理工作专门高薪聘请外国的监理专家,而且‘监理委员会’里不安排一个中国人。原因很简单,就是国务院主管部门不信任国内的监理专家。”

这里讲一个小故事:担任三峡大坝钢筋焊接质量的工程监理是一位自奥地利的工程师,这位外国人发现三峡大坝钢筋焊接的质量全部不合格,要求中国工人返工。工人们不服洋工程师的管理,到三峡工程的老总陆佑楣处那里告状,说我们过去几年来都是这么焊的,中国监理都说合格,外国监工如此吹毛求疵,为什么要听他的?陆佑楣支持奥地利监理,要求工人返工。中国媒体把这消息作为表扬陆佑楣重视质量来报道,但是没有开动脑筋想一想,在外国监理到来之前,三峡大坝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的大坝混凝土浇灌工作和一半以上坝体中的钢筋焊接工作。

朱镕基不信任国内的监理专家,请外国监理来监管三峡工程的质量,可惜时间晚了一些,三峡工程从1994年正式开工,已经开工六年了。三峡工程依赖外国监理来保证工程质量,这个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吗?

六、三峡工程升船机

1992年3月21日邹家华向全国人大保证,三峡工程的主要机电设备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国内制造。

三峡工程的通航设施由两线五级三峡船闸与三峡升船机组成。按照1992年4月全国人大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议案,三峡升船机应该在1997年大江截流前完工,协助临时船闸,保证长江航运的畅通。

之前,中国在丹江口大坝工程处建造过一座升船机,可以提升的船只重量为300吨,那是一座干式升船机,硬是用吊车将船只吊起来,翻过大坝。但是三峡工程采用的应该是湿式升船机,用的是完全是另外一种原理。在1990年国务院三峡工程委员会审查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时,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中关于三峡工程升船机的示意图都是错误的,但这不妨碍邹家华的吹牛。

到1997年大江截流时,三峡工程升船机还毫无踪影,三峡工程只能采用机械翻坝与临时船闸配合的手段来维持长江航运。

到了二十世纪末,中国的有关部门还是拿不出三峡工程升船机的设计来,总理朱镕基十分着急。在朱镕基访问德国期间,请求德国方面在升船机的设计和制造方面给与帮助,德国方面正面回应了朱镕基的请求。由联邦德国交通研究所完成了三峡工程升船机的设计。同时三峡工程还先后派出十几批人员到德国汉诺威来进行升船机的操作与维护的技术培训。

在德国方面提供的技术与管理的帮助下,三峡工程升船机于2016年9月18日投入试运行。在试运行阶段,德国的专家还不时地到中国去,帮助解决三峡工程升船机的一些问题。毕竟三峡大坝的升船机与德国、欧洲的升船机在运行的外部条件上有所不同,德国的升船机是衔接两条运河上的不同水位,水位差是固定的,运河河堤也是固定的;而三峡大坝升船机的水位差是变化的,而且大坝也是在移动的。

目前,三峡工程的升船机在促进长江航运的发展方面没有起多大作用,到2018年9月18日三峡升船机试运行两年,累计有载运行5730厢次,通过船舶5767艘次、旅客16.22万人次、货运量达171.28万吨,平均每天运送旅客222人次、平均每天货运量2346吨。

但是目前三峡工程升船机成为长江三峡游的最热门景点:“乘全球规模之最升船电梯,穿越世纪工程三峡大坝,揭秘三峡工程最后谜底,见证三峡工程收官之作,亲身体验三峡升船机,不容错过”。当旅客坐船通过升船机时,视频中出现这样的声音:“三峡升船机是中国人自己设计、自己制造、世界上重量最大、爬高高度最大的湿式升船机。”在整个讲解过程中,没有一句提到这三峡升船机是德国工程师的设计。

七、浮士德式的交易

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中国的大地上一共只有二十几座水库大坝。如今世界上的一半水库大坝工程都在中国。因为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今,中国共产党都没忘初心,没忘列宁的教诲,没忘斯大林的教诲。斯大林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曾这样写道:

“这是不是说,例如,自然规律发生作用的结果、即自然力发生作用的结果是根本无法避免的,自然力的破坏作用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是以不受人们影响的、不可抗拒的力量而出现的呢?不,不是这个意思。在天文、地质及其他某些类似的过程中,人们即使认识了它们的发展规律,也确实无力影响它们。把这些过程除外,在其他许多场合,人们决不是无能为力的,就是说,人们是能够影响自然界过程的。在一切这样的场合,人们如果认识了自然规律,考虑到它们,依靠它们,善于应用和利用它们,便能限制它们发生作用的范围,把自然界的破坏力引导到另一方向,使自然界的破坏力转而有利于社会。

我们且从许许多多的例子中举出一个来看。在上古时代,江河泛滥、洪水横流以及由此引起的房屋和庄稼的毁灭,曾认为是人们无法避免的灾害。可是,后来随着人类知识的发展,当人们学会了修筑堤坝和水电站的时候,就能使社会防止在从前看来是无法防止的水灾。不但如此,人们还学会了制止自然的破坏力,可以说是学会了驾驭它们,使水力转而为社会造福,利用水来灌溉田地,取得动力。”

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利用大型、或者超大型水库大坝工程来推动一个地区的发展已经被淘汰,成为被边缘化的区域发展模式,在工业发达国家首先放弃了这种模式。

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教授查尔顿‧路易斯(Charlton Lewis)发表于网站“耶鲁环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的文章指出:中国大陆的大坝热潮其实是一种“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即那些建坝宣导者,就跟浮士德一样,出卖国家灵魂以换取经济增长,他们只看了大坝能储水发电的一项功能,却不顾阻断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坏宝贵的自然环境以及让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等等相应危害。

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在李鹏的大儿子、交通部长李小鹏的陪同下视察了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并大肆赞扬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参与建设的法国阿尔斯通工程师莫里斯对三峡工程是自力更生的产物有如下的评价:阿尔斯通公司负责建造、安装十四座水轮发电机组,其余的十八座水轮发电机组都是阿尔斯通公司的复制品。阿尔斯通公司为了拿下这十四座水轮机的合同,必须提供图纸,而且是全部图纸。而中国企业只要照着葫芦画瓢就行了。最后在大坝建造过程中根本没被提到过阿尔斯通公司,资料里也看不到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没有一个指示牌上有阿尔斯通公司的字样,好像真的是中国人独立完成建造、安装了三峡工程的三十二座大型水轮发电机组,全部是中国制造。

转自《议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5-26 6: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