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谭笑飞:中美贸易战的现状和前景

美国贸易代表署于2019年3月29日公布“2019贸易评估报告”。(图/美国贸易代表署官网)

人气: 67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5月初,中共政府在签约前变脸,川普增加关税,双方近半年的谈判无果而终,但是双方都没有关闭谈判的大门。

川普的立场非常明确。关税只是手段之一,目的是要改变几十年来与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格局,以一套全面的公平贸易协议建立长久的贸易秩序。川普在推特中多次表示,如果中共政府等到川普连任再谈判,得到的结果会更糟糕;对华为的制裁措施也可以纳入贸易谈判。5月27日,川普在访日期间的记者招待会上称:“我认为将来的某个时候,中国和美国绝对会达成一个很棒的贸易协议,我们对此表示期待。”因为高关税是一剂猛药,立竿见影,但是涉及面过宽,对美国自身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作为单方面的强制措施,不解决根本问题,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川普还是希望达成双边协议,但是同时川普也说:“但我们现在不准备达成交易。”笔者分析,川普要表达的意思是不会接受中共政府修改后的协议条款,而如果要中共政府回到原来的协议条款,川普认为还需要一段时间并施加更多的压力。

可见,川普的目标没有动摇,在关键条款上不会让步,而且对此充满信心。川普的信心来源于对双方现状和未来的准确判断。一方面,由于中共的经济没有核心竞争力而且不可持续,不公平贸易是中共维持经济增长的主要方式,而这种方式已经被高关税终止,一系列链锁反应已经开始,如失业、破产、财政收入减少、金融风险加剧等等。而虽然没有建立公平贸易秩序,但是美国已经通过高关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补偿,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状态,川普多次表示对增加的关税收入很满意。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对美国的制约手段很有限,而美国的反制手段更多更有效,如再提高关税税率;如果中共政府通过人民币贬值来对抗,川普可以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予以制裁,等等。

顺便说一说中共的反击手段。中共政府寄希望于稀土禁运来要胁美国,文昭先生和江峰先生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这个措施的荒谬,网址分别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FIKh9T9eOw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hvsvlzHMsY。至于抛售美国国债,简直缺乏基本金融常识。你把钱存在银行是因为银行能给你利息,你把钱从银行提出来,你连利息收入都没有了。这个例子中银行还受一些影响,可能要收缩部分业务,但是在美国国债市场,不仅美国连这点损失都不会有,中共政府损失的还不仅是利息收入。美国国债不是现金,而是国际上公认的风险低回报高流动性强的投资工具,基本不缺乏低位接盘的资金;中共政府抛售美国国债,短期内导致价格走低,中共政府还要承担投资损失。

总之,川普对公平贸易协议是持欢迎和乐观态度的。同时,川普会采取多种措施加大压力。川习将在6月会面,川普可能通知习近平美国下一阶段将采取的措施。至于能否达成协议,主要在于中共政府。虽然中共喉舌嘴炮猛烈,但是也留了一句话:“谈,大门敞开。”中共政府在贸易战中基本没有什么立场可言,出尔反尔更是家常便饭。但是中共的底线是清晰的,就是要维护中共的恐怖独裁和权贵集团的利益。

中共一直采取的措施就是一个字:拖。中共表现出一副积极的态度开展接触、磋商,而且做出非常诱人的许诺,如未来几年要采购几万亿美元的美国产品。一旦进入实质性谈判,中共就设置重重障碍甚至出尔反尔,唯一的目的就是拖时间。中共的如意算盘无非是通过拖时间来减缓高关税对自己的冲击,同时向川普施压并寄希望美国政治格局变化。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中共态度趋于强硬,甚至购买美国农业州数版的报纸版面刊登文章夸大贸易战对农民的影响,打击共和党的票仓。结果共和党虽然失去众议院,但是巩固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而且民主党在贸易战问题上与川普观点接近。中共立即再回到谈判桌,继续拖延时间。鉴于谈判有所进展,川普推迟加税期限,但是在最后阶段中共无法再拖,只好图穷匕首见,再次翻脸。中共希望把增加关税对美国民众的影响推迟到2020年的大选中,甚至希望川普败选。但是从川普的扎扎实实的政绩和支持率来看,川普连任应该是个大概率事件,中共又竹篮打水了。

中共在拖时间的过程中,对自身也有伤害而且更大。本来尚在犹豫的外资,看到中共政府出尔反尔,出于对贸易战前景不确定性的担心,为了回避风险,也会做出及早撤离的决定。而一旦外资撤离以及配套企业的关闭,即使将来川普取消高关税,中国也没有能力和机会恢复生产和出口,同时中国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也已经被东南亚或者美国本土产品占有。当然中共也可能顾不上这些长远利益了,毕竟目前的经济形势已经火烧眉毛了。

中共喊出“不惜一切代价奉陪到底”的时候,有网友一针见血指出老百姓就是那个“代价”。虽然中共根本不在乎老百姓的利益,但是经济恶化会令本来就存在的诸多社会矛盾激化并爆发,而所有这些问题的矛头都最终指向中共体制。这是中共最担心的。比如,面对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中共政府召开了一次会议,对失业人员的社会保障和家庭生活等内容一字不提,只是要求地方政府解决失业问题。常识是,失业问题只能由就业来解决,而就业可不是政府能直接决定的。如果熟悉中共的语言逻辑就会明白,这是在要求地方政府做好维稳工作,失业人口已经是中共眼中的不稳定因素了。

也就是说,中共马上面临的问题就是拖不下去了。而且国际社会形势也在变化,中共越来越孤立。《九评共产党》指出,“历史上,每次中共遇到危机时,都会表现出一些改善的迹象”。基于中共的流氓本性,不排除中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与美国签署贸易协议的可能。但是那不是中共要改邪归正,而是饮鸩止渴。

笔者在拙作《等死?找死?中共在贸易战中的两难选择》提到,中共的经济发展就是一个谎言,而且已经破灭,直接危及中共政权。不签协议相当于等死,中共将在高关税带来的一系列冲击中灭亡;签了协议相当于找死,中共将自废武功,而且连耍流氓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协议的文本没有公开,但是基本内容和原则已经确定。一方面,中共政府必须要进行结构性改变,另一方面,川普要求可监督的执行机制。这两点本来不是什么苛刻的要求,但是对于中共这个邪恶集团来说,基本等于催命符,而且切中要害。

那些“结构性改变”直接威胁中共政权体制和权贵集团利益,所以中共主观上不愿意做,客观上做不到。比如开放市场,中共怎么能做呢?市场垄断不仅是中共权贵集团暴利的来源,而且是中共监控、压迫民众和维稳的工具,如网络、通信、交通等等。再比如保护知识产权,从党政机关、司法部门到企业学校、科研院所,有几个用的是正版软件?在中共体制下,根本就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和法治环境。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问题,中共完全可以先签协议再耍流氓暗中抵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就是这么做的。但是川普不会上当,而是要求“可监督的执行机制”,这就如同南帝段智兴的“一阳指”专克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中共的最后一张王牌在出场之前就被废掉了。

可见,如果中共政府签署了贸易协议,也不可能真正执行。根据协议,中共的违规行为会招来更加严重的惩罚措施,那将直接打破中共独裁政权的基础。同时,中共如果再次一百八十度翻转政策,可能有高层人士被抛出来承担责任,中共内部斗争更加残酷。无论如何,已经风雨飘摇的中共,大概是过不去这个坎了。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5-29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