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目睹天安门大屠杀 前中共军人打破沉默

图为“六四”屠杀事件发生前,天安门广场挤满了抗议的人群。(网络图片)
人气: 285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六四事件前夕,当年在现场的一名中共军报记者决定不再沉默,揭露这场血腥大屠杀的内幕。

1989年6月,中共军队将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向和平抗议要求民主改革、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当时江琳(音译,Jiang Lin)是中共军中尉,6月3日当天,身为军报记者的她,毫不犹豫地赶到天安门广场,接近北京市中心时,她看到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们,在黑夜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人群扫射,人们躺在血泊中,惨不忍睹。

目睹共军枪杀人民 前中共军报记者:参与者都应揭真相

三十年来,这样的景象虽然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中,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但是多年来她却违背良心选择了沉默。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66岁的江女士决定站出来揭露中共血腥镇压的真相。

“30年来,我一直忍受着这种痛苦”,她日前在北京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必须将他们所知道的事情公诸于世,这是我们对死者、幸存者和下世代的责任。”

30年来,六四事件在中国大陆是极敏感话题,中共当局一直否认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拒绝公布被中共军队杀害的人数,并且经常拘留当年组织和平抗议活动的领导人,以及在镇压中遇害人士的家人。

四川民众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和陈兵等四人,2016年因参与制作及推广“铭记八酒六四”白酒,被中共当局羁押近3年。该案今年4月开庭,陈兵被判3年半,其他3人被处以缓刑。

具中共军方背景江琳罕见揭六四事件真相

今年不再沉默的江琳,背景不同于过去揭露六四事件真相的人士。她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将军,五十年前她“自豪地”加入军队,并成为一名军报记者。

江女士说,她从没有想过军队会对手无寸铁的人开枪。

“你怎么可以用坦克和机关枪对付普通平民?”她说:“对我来说,这很疯狂。”

《纽时》报导说,江女士在中共军报任职时的主管、目前旅居海外的钱刚(Qian Gang)证实了江女士所揭露的内容。

江女士分享了数百页泛黄的回忆录和日记,这是她在试图理解中共大屠杀时所写的记录。

“不止一次,我曾经梦想着到天安门广场,穿上悼念服,并留下一束纯白色的百合花。” 她在1990年写道。

 

六四早晨的西长安街。(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六四早晨的东长安街口。(翻摄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修订版)

江琳证实部分中共将领反对镇压

1989年5月,电视及广播的新闻说,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决定对北京的大部分地区实施戒严,并称必要时武装力量是一种选项。江琳说,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感到毛骨悚然。

对于六四事件,有些研究人员曾表示,中共内部一些高级指挥官拒绝使用武力镇压抗议者。江琳说,确有此事。

她说,当时第38军领导人徐勤先(音译,Xu Qinxian)将军拒绝在没有明确白纸黑字命令的情况下,率部队进入北京。七名指挥官联名签署了一封反对戒严令的信,并送到中央军事委员会。

江琳说,那封信所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就是军人不能进入北京向平民开火。

当时她急着想要将这些将军的这个简单信息传播出去,通过电话把这封信的内容读给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的​​一名编辑。然而,最终该报没有报导这封信,原因是签署该信的其中一位将军反对,称这并不是要公开的信。

党魁下令:6月3日军队进入天安门以一切手段清空广场

江琳说,6月3日,她得知领导人下令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军队正在从北京西方前进到天安门广场,并且向人们开枪。她说,领导人的命令是必须在6月4日清晨前,以任何手段清空广场。当天,居民被警告留在家里。

江琳回忆说,她没有留在家里,心里惦记着当天稍早在天安门广场上遇到的人们,“他们会被杀死吗?”她想。

六四屠城目击者:“大约在午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走到距离路障约100米处,士兵正在胡乱开枪。死尸和伤员横在街上……”(资料图片)

身为记者江琳赶去天安门目睹军人向平民开枪

江琳跨上自行车往天安门广场奔去,心里想着这将是中国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她知道她有可能被误认为是抗议者,因为她穿着便服。但是那天晚上,她说,她不想被人认出她是军人。

“这是我的责任”,她说,“我的工作是要报导重大突发新闻。”

到了北京市中心,江琳看到士兵和坦克车向人们疯狂扫射,中共政府正在使用武装部队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江琳说,当时她将身子尽量贴近地面,听到子弹从头顶飞过,她的心脏不停地跳动,不时传来汽油箱爆炸的声音及一连串的枪声,被放火燃烧的公共汽车的热气,刺痛了她的脸庞。

到了午夜时分,她走近天安门广场,看到被火光衬托着的士兵们。一位年长的看门人请她不要再往里走。江琳仍然向前迈进。突然,十多名武装警察对她施加暴力,有人用电击棒刺她,鲜血从她的头部涌出,她倒在地上。

尽管如此,她并没有拿出记者证,心里想着:“我今天不是军人,只是一位平民。”

一名年轻男子骑着自行车将她带走,一些外国记者将她送往附近的医院,在那里,医生缝合了她的头部伤口。江琳说,当时的头部伤口留下了疤痕,并且让她出现经常性的头痛。

江琳说,当天晚上在医院,她看到数十人死亡及受伤时,感到很茫然,对中共的野蛮行为感到震惊,“让人无法忍受”。

 

图为“六四”事件屠杀现场。(网络图片)

中共若能否认屠杀人民 就能编造任何谎言

江琳表示,1989年镇压后的几个月里,她被审讯。接下来的几年,她因为私底下写回忆录而被两次拘留和调查。1996年,她从军中退伍,过着平静的生活,中共当局在很大程度上不再注意她。

多年来,江琳说,她一直在等待中共领导人能告诉中国人民,当年在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和平抗议的学生及居民,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

然而,那一天从未到来。她认为,中共如果能够拒绝承认屠杀人民,那么这个政权就有可能编造任何谎言。

她相信,一个没有坚实诚信基础的政府,所建立起来的稳定及繁荣都是经不起考验的。#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5-29 9: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