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章阁:荒谬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批“千古义丐”武训,诋毁岳飞,把孔子的《论语》解读为,要使国人做中共治下的快乐奴隶。(fotolia)

人气: 1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7日讯】仰望苍天,星河浩瀚不停地运转,周而复始。俯观人世,朝代有更迭,四季有交替,风水有轮流,生命有轮回。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在顺着一定的规律,循环往复,有序地更新著。

道家太极图中,阴阳像是双鱼不停地旋转,在阴阳平衡的作用下,化生万事万物。佛家万字符,也在不停地旋转着,有学者认为他代表着宇宙无限的能量,无量的慈悲与智慧。

天地之间,万事万物都在周而复始地运行,展现着各自的生命历程。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社会的发展,是否也遵循着某种规律?

1、史前文明存在的证据

古印度时,释迦佛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获得洞观世界的智慧。他的眼睛可以看到微观下的世界,能从一粒沙砾中看到三千大千世界。神佛的境界越高,智慧越大,视野越宏观。所以他们讲起时空、世界、众生时,经常用数字万,亿,无量数,或如恒河沙数,用“劫”等来计数。佛家所说的“劫”,一劫就是多少亿年。如此庞大的数字,用来形容浩瀚的星河,群星运行的状态非常契合。

现代人只能凭借精密的天文望远镜,才能观察到浩瀚的太空、无量的星云,才能体会到神佛所说的计数概念。同时,佛家还认为,时空无限,世界无量,众生也是无量。宇宙从“成、住、坏、空”再到“成、住、坏、空”,不停地周而复始,没有止境。

随着现代考古学的发展,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史前人类文明存在和毁灭的证据,而且不止一个周期。玛雅文化以其高度发达的天文、数学和历法震惊了现代世界。据玛雅历法记载,人类曾经历了四个“太阳纪”,每一次太阳纪结束时,人类文明就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从而步入更新,开启新的文明,如今人类已步入第五个太阳纪。

据《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列举的实例及实物,揭示了人类在漫长的历程中,出现过多次史前文明。史前文明留下的遗迹遍布海底、地上、山洞中、甚至月球上。迄今考古界发现的史前文明实物中,包括30万年前的铝合金器物、芯片化石、化石中的铁螺丝钉、嵌在化石中的铁锤、50万年历史的火星塞、28亿年前的克莱克斯多普球体(Klerksdorp spheres)等。又比如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世界各地发现的巨人骨骼以及巨石建筑、沉入海底的高大建筑(含石柱、城墙、街道、庙宇等)、埃及胡夫大金字塔、月亮起源等等。

考古界还发现史前文明遭到毁灭的证据,比如古印度史前文明出现的核战争,上古大洪水,地球板块大变动,或遭遇其它星球撞击,气温瞬间突降导致的毁灭性灾难,或因大地震沉入海底的地中海古城等等。这些文明古迹不仅含有很高的科技与工艺,而且存在的历史极其遥远,从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直到几十亿年都有。

史前文明存在的依据,披露的历史数据,既证明佛家计量概念的正确,也印证了人类的发展同样遵循着“成住坏空”再到“成住坏空”,周而复始,没有休止。也就是说,史前文明存在的证据是公认的,正确的,那么人类社会的发展,就不是进化论所认为的,只有几万年的历史,更不是共产主义所认为的“五阶段论”

2、中共数典忘祖 移植“五阶段论”

熟悉中国大陆教科书的朋友,一定还记得书中这样写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即国人所熟知的五种社会形态。

“五阶段论”的出现,既否定史前出现的多次文明,也否定着人类的起源与神的关系,此外它还带有更邪恶的目地。

“五阶段论”产生之际,正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之际。 自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后,人类的整体命运及各族文化均遭到前所未有的致命的打击。

1846 年,共产鼻祖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了部落所有制、古代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封建的或等级的所有制形式。

1912年,列宁发表《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他认为近代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半封建的农业国家”。1916年,列宁又提出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国家”。基于此,中共“二大”时奉列宁之意,搞了一个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的“民主革命纲领”,并确定了革命任务、革命对象及革命动力等。中共制定了一整套革命“理论”。

1919年,列宁在《论国家》中将人类社会的发展概括为五种社会形态,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农奴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共产主义社会。同时,他强调在世界史上这五种社会形态的普遍意义和规律。

1938年,斯大林在《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指出:“历史上有五种基本类型的生产关系:原始公社制的,奴隶制占有制的,封建制的,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

前苏联编写的政治历史教科书写道:“所有的民族都经历基本相同的道路……社会的发展是按各种既定的规律,由一种社会经济形态向另一种社会经济形态依次更替的。”

由此,源自马列主义、斯大林教旨的“社会发展规律学说”最终定型,成为共产主义大肆宣扬的发展规律: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

中共与毛泽东全盘照搬了前苏联列宁、斯大林的政治经济模式,也照搬了他们的意识形态模式。在斯大林的远程遥控下,中共引入“五阶段论”。基于马列思想,中共将中国古代划分为三个阶段,即从黄帝到尧虞舜,为原始社会;夏商周三代,则为奴隶社会;从秦至清末,为封建社会。

有学者认为,把人类社会定义成简单的、直线形发展过程,从逻辑上看就很荒谬。史前文明存在的依据说明人类社会的发展犹如圆环,周而复始,而非直线,从一个到一个直直地发展如此简单。

以封建社会为例。封建的本意是封邦建国。古代帝王把爵位、土地分赐给皇亲或功臣,使其在各自的封地建立邦国,作为京师的屏藩。根据《吕氏春秋通诠·慎势》记载,相传黄帝为封建之始,至周朝制度始备。现且假设,清朝皇帝把大清疆土分封给不同的王及功臣,作为他们的封地,按照“封建”的定义,清朝无疑也是封建社会了。若按照马列逻辑,清朝以前就是奴隶社会了。

曾有学者提出“魏晋封建说”,即晋朝时曾把天下分给许多司马王族,那些王不仅有封国,还有军政等各种实权,因此一些学者认为晋朝是封建社会。按照马列的社会发展定论,那晋朝以前就该是奴隶社会了!这样的逻辑是否很荒谬?

如此荒谬的马列逻辑,却被中共奉为铁律和思想指导,堂而皇之载入学者历史研究著作以及大中小学课本,成为中国学界的舆论主流。

3、中国学者抵制“五阶段论”

“五阶段论”引入中国后,曾遭到很多学者的抵制。由于中华民族有着源远流长的信史,历代王朝崇尚先贤圣王之道。人们从小读的是四书五经,以及相关的文学著作。一直到近现代,在传统文化的理念熏陶下,研究历史的中国学者依然有许多。所以马列歪理,所谓的“五阶段”谬论很难在中国自然的正常的状态下推行。

1953年,中共准备成立历史研究所,请陈寅恪出任中古史研究所所长,让北大历史系副教授汪篯前往广州邀请他。陈妻对汪篯说,陈寅恪最不愿意看到别人写文章,时时提到马列主义,他一看就头痛。

陈寅恪提出要求,说:“我提出第一条:‘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其意就在不要有桎梏,不要先有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也不要学政治。不止我一人要如此,我要全部的人都如此。”否则就免谈学术研究。

历史学家向达,大师级人物。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和个别结论不能代替具体的历史研究方法。他说:“比如考古发掘,怎能说明这一锄是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那一锄是马列主义的?”

熊十力指出当时存在的问题说,中共就是学苏联,事苏联如祖,事斯大林如父,而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却是避而不提,真是数典忘祖。他坚持不肯“改造”自己,并上书毛要求传播古典文化。

当时,学术界“三剑客”分别是:黄现璠、雷海宗、李鸿哲。黄现璠在《中国历史没有奴隶社会》一书中认为,“奴隶社会”是伪造的邪说,宣扬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邪教谬论对教育和学术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以马列思想为指导的史学,就是阶级斗争的邪教史学。

雷海宗于1957年7月发表文章,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科学发展停滞”。他还指出,解放后(中共篡政后)出的史学书籍“没有什么可看的,内容贫乏,逻辑混乱。没有什么学术价值,读了使脑筋僵化。”

中华文明的深厚底蕴,以及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仁义道德,不会容纳一个如此仇视神佛,且崇尚暴力又极端嗜血的共产主义史纲。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似乎学科知识分阶级,历史真相也分阶级。马列主义把知识和历史真相全都打上“阶级”的标签,肆无忌惮的企图铲除。

为了贯彻马列意识形态,中共向史学界动手,将许多学者划成右派,残酷地迫害他们。在中共的迫害下,稍有良知的史学家几乎尽遭打压。

4、“五阶段论”出现得真正目的

中共全盘移植马列“五阶段论”,并向全民洗脑灌输,其意何为?

简要回顾中国历史,在五千年文明中出现了不少千古英雄人物,比如尧帝、舜帝、大禹王、汉武帝、韩信、诸葛武侯、唐太宗、岳飞、成吉思汗、忽必烈、明成祖、康熙大帝等圣主明君,名将名臣。他们为规范神州子民道德标准,奠定正统文化,为炎黄子孙开创稳定的生存环境。在这一期文明历史中,他们还演绎了丰富地修炼文化,奠定了仁孝忠义等思想内涵。同时开疆拓土,以战争、和亲、商贸等多种方式与周边国家结缘,持续不断地传播中华文明,福祉异域他邦。

在这些圣主明君、先贤名臣的主导下,中华文明绵延不绝,辐射世界。在其它古老的文明国度销声匿迹后,中华文明依然薪火传承,由此成就了五千年神传文化的千秋格局。所以统观中华五千年历史,充满了圣王之道,帝范帝德,修炼文化以及深厚的忠义、信义等诸多普世美德。

在众多的预言中,讲述到末法末劫之时,会有魔头祸乱世人,世人会陷入危难的时刻。谁能听懂神所开示的天机,谁就能从而得救。为了使人获得重生的机会,神为人奠定了深厚的思想及道德底蕴。这是一条重生之路,却被反人类、反宇宙的共产邪灵重重阻挠。

据《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介绍,共产幽灵是由“恨”和宇宙低层各种败物构成的邪灵。它仇视正神和正义,与邪恶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排神,背弃神,从而使人的元神彻底地被销毁。

尽管史前文明存在的证据,被大量发现,并被学者公诸于世。但是,“五阶段论”作为党文化的定理,载入大中小学课本中。于是,在“五阶段论”的指导下,中共通过系列共产运动,比如破四旧,打砸抢,把辉煌的中华文明用寥寥数言“封资修”一笔抹杀。

中国史上,立下彪炳功勋的圣主明君,名臣战将等英雄人物被中共以“阶级分析”的手法,全然歪批、丑化、矮化。于是,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古代圣贤以及经典著作全然遭到丑化。比如中共批“千古义丐”武训,诋毁精忠报国的岳飞。

中共将《三国演义》解读为宣扬“愚忠”,认为《西游记》宣扬“封建迷信”,《水浒传》和《红楼梦》讲的都是阶级斗争。中共的御用文痞把孔子的《论语》解读为,要使国人做中共治下的快乐奴隶。

中共将“五阶段论”视为其真理,大肆推广,其实是要夺取历史文化的制高点,通过矮化传统文化,宣传共产邪恶主义的正确性,历史必然性,以此为邪党统治寻找合法依据。

也就是说,“五阶段论”给人造成一种误解,就是共产主义是历史的必然,而且是最高的阶段,过去的社会,逝去的历史都是落后的,黑暗的,愚昧的,这样就可以为贬低、破坏、消灭传统文化制造合理的借口,也为宣扬共产主义炮制理论基础,煽动不明真相的国人抛弃传统文化。

结语

人类社会发展,如同人有生老病死继而再生,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的延续着。马列主义的“五阶段论”颠覆中国历史,贬低传统,丑化传统,叫人远离传统价值,传统信仰、背弃神,从而走向毁灭的深渊。

在共产运动的多次重击下,中华文化遭到惨烈的摧残,犹如秀木遭遇寒霜,枝叶飘零,堕于尘寰。然而冥冥之中,有更高的主宰慈悲于人,在一个特别的历史时刻,以神传文化唤醒人心,从塑信仰辉煌。中华文化历劫不灭,神在世人的思想深处奠定的文化底蕴,普世价值携带的顽强生命力,将在末法乱世再次得到彰显。

参考资料: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九评共产党》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电子书版),正见网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大纪元,2016年12月20日
金剑:《“社会发展五阶段论”被中国史学界抛弃了!》,大纪元,2018年1月10日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9-06-17 10: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