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新闻自由日 中共严控舆论再遭谴责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左3)4月18日在香港发表“2019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台湾的新闻自由度与多数西欧国家同列“状况尚可”。(中央社)

人气: 17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中国新闻自由中共统治下每况愈下。中共不仅严控国内记者和驻华外媒记者,同时也将“中国式新闻学”输出到海外,意图建立“媒体新秩序”,遭到舆论的谴责。

联合国自1993年起将每年的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旨在宣扬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包括评估全球新闻自由状况、保护媒体的独立性不受侵袭、向失去生命的记者致敬。

无国界记者组织日前公布的2019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显示,在全球180个国家中,中国新闻自由度越发恶化,排名再下跌1位至第177名,倒数第四。

报告指出,中共除了干扰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外,亦正在输出“世界媒体新秩序”,采取新闻审查及打压批评声音的专制模式,更影响邻近部分东南亚国家效法复制,对媒体及民主造成威胁。

与无国界记者组织合作的《报橘》称,中共的反民主模式奠基于欧威尔式高科技全面监控和操纵,北京甚至在国际间宣扬这一模式,状况之严重已到拉警报的地步。

报导称,“目前有超过65名记者和部落客遭到拘留,所处环境对他们造成生命威胁。一般民众在社交网站或通讯软体上针对新闻留言或仅仅转发内容,都有可能因此被判刑入狱。”

报导还称,如果媒体、记者发言不如中共的意,中共会在公开场合“修理”你,但你不知道的是,中共在台面下做了更多像“黑帮”的举动,即使不在中国媒体服务的记者,也一样在中国黑帮的势力范围内,轻则警告、丢工作,重则绑架囚禁。

曾经在中国居住了九年的瑞典快报记者悠野,因为其批评性的报导,于2016年7月被北京当局驱逐出境。中共驻瑞典大使馆还在去年7月发声明对他文章批评中共资讯管制政策进行粗暴抨击。

在新闻自由日之际,独立评论员江峰表示,中共复制、推广其的媒体管控到海外,如同瘟疫一样,阿拉伯地区、中亚和东南亚,凡是运用了中共这套打压新闻自由的硬件和经验的,全球新闻自由排名全线下降, 港台也深受其害。尤其是香港倒退最严重,新闻自由度连续五年下滑,相对2003年是第18位,今年跌至第83位。

他介绍,中共建政后没有颁布新闻法的原因,当时中共领导人陈云说,“国民党统治时颁布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了,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空子。”

外媒记者李志泽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我知道一些在体制内的泛民主派的新闻工作者,明明知道官方在说谎,却因为安全和温饱原因而不得不去附和官方论调,甚至违背内心追捧当局。”

他强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虽然讲真话、关注和披露真相是新闻工作者的责任,但中国执政党为了维护其政权,而让行使权利,履行责任的媒体人士付出代价。”

今年适逢是中共建政70年、中共镇压六四学生运动30年、中共迫害法轮功20年等重大事件周年,中共因此恐惧政权变色更加强对舆论的监控,尤其对网络的控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量的封杀社交群,并恐吓各个群的版主管好平台,对群内的言论负责等等。

李志泽也亲身体验了网群被封经历,“我们都知道中国目前管控之严,记者和媒体人的生存空间越发狭窄。前不久,我所在的两个新闻交流群突然被封,我非常愤怒但不惊讶。因为中共官方要把每个人的嘴巴封上,抹杀自由意志,要把一切威胁不合其政权的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

他不满质问:“我们为什么不能批评政府?为什么不能报导真相?为什么不能为追求自由的人民发声?”

大陆权益方面专家向大纪元表示,目前看来大陆新闻自由这块只有够坏没有最坏,因为中共专制统治进入最后阶段。最后阶段也是最疯狂、最黑暗阶段,统治阶级会利用一切手段维护自己的统治,其中就包括封杀所有的言论自由

他还表示,“我们看到目前国内来讲传统媒体已经完全沦陷了,几十万新闻媒体从业人员无所作为,什么都做不了。新媒体这块也是越控越严,敏感词的限制、删贴、封号频率越来越高。他们甚至把控制的手伸到海外社交媒体,像推特、脸书等。因为翻墙去上推特、脸书的大陆人,在大陆不断被警察“喝茶”、约谈、删号、甚至刑事处罚。”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5-04 1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