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700万加元引发中国富豪3年离婚诉讼战

一名中国大陆富豪与一名温哥华华裔女子的离婚官司已经打了近3年,双方互告对方,看起来像一场诉讼战役。(shutterstock)
人气: 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一个被华文媒体普遍关注的1700多万元(加元,下同)的离婚分产案,已经打了近3年。案件涉及一名中国大陆富豪与一名温哥华华裔女子,双方互告对方,看起来像一场诉讼拉锯战。

法庭文件显示,饶先生(Luhua Rao)和李女士(Peipei Li)2016年4月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结婚。饶先生是中国国籍,当时50岁出头;李女士是加拿大国籍,已30多岁。他们在加拿大卑诗省成立公司,投资房地产,但这段婚姻在当年破裂,随之带来了一系列法律诉讼。

故事始于2015年8月左右,饶先生当时来加拿大商务旅行,经介绍认识了办公室职员李女士。他们开始了恋爱关系,然后在赌城举办了婚礼。不过,饶先生是一名已婚男子。

按饶先生的说法,他当时告诉李女士,他已经结婚,而且不会离开他的妻子和2个儿子。但李女士告诉他,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几乎没影响,但能帮助他们获得抵押贷款,投资房地产,还能帮助申请移民。

不过,李女士对法院的证词与饶先生的说法相悖。她说,两人相识不久,饶先生向她示爱并答应会在温哥华买屋给她。相识一个月后,饶购买了价值34,400元的1.28克拉钻戒送给她作为订婚戒指。

李女士说,她和饶先生在赌城的婚姻,是一个真实的婚姻,当时饶先生告诉她,他已经离婚。后来发现的事实,让她感到震惊和痛苦。

合作投资后婚姻破裂

结婚后,李女士和饶先生合资建立了公司LPP Properties Inc.(简称LPP),每人各占50%的股份,在温哥华做房市投资。他们的出资分配是:饶先生投入2,000万元,李女士投入1,000元。

饶先生已经向LPP公司注入了1,765万元,这笔钱中,已有大约700万被用来在温哥华西区购买了一栋房子,其余资金分别存在他们俩人的联名账户和李女士的个人账户里。目前,由于诉讼案,有关资产已被冻结。

法院文件显示,这段婚姻在2016年秋末破裂。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法律诉讼,都源于他们的婚姻和商业关系。争议的核心是:李女士是否根据双方协议,使用了饶先生投资的1,765万元。

爆发“诉讼战”

按法院文件,2016年12月,饶先生在最高法院提出诉讼,指李女士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转移并使用了LPP公司的资金,违反了他们之间的协议。

2017年1月,李女士在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离婚、配偶支持及分家产。饶先生在该案中提出了反诉。

2017年初,李女士在中国也提起诉讼,指饶先生犯了重婚罪。当地法院据此对饶先生提起了刑事诉讼。

2017年3月,饶先生在中国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判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登记的婚姻无效。

2017年6月,饶先生根据双方协议的条款,在中国寻求仲裁解决纠纷。他要求拿回他向LPP公司投入的资金,但没提及他与李女士的那段浪漫史。

鉴于李女士对中国仲裁机构的管辖权质疑,饶先生后来也在卑诗省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其要求与在中国寻求的仲裁一样。

2018年8月,李女士在最高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执行她和饶先生之间的一个和解协议。具体内容是:饶先生收回LPP公司的剩余资金约800万元;李女士获得那栋用约700万元购买的住宅物业;饶先生应移除与该物业相关的所有留置权;李女士获得饶先生在LPP公司的股份及该公司的所有剩余资产;双方撤回对另一方提出的所有法律索赔。

按李女士的说法,他们双方2018年3月在香港会面时,达成了该和解协议,但饶先生在意识到可能带来的重大税务义务后,在当年4月下旬退出了该协议。

法官给饶先生上诉开绿灯

之前,一位卑诗省法官指饶先生的仲裁做法是“试图获得不公平的战术优势”,并责令他停止在中国采取进一步行动;另一位法官已判他们的婚姻无效,但不反对李女士对配偶支持和分财产的要求。

针对上述2项判决,饶先生提出了上诉,李女士则要求上诉法院搁置饶先生的2个上诉。

卑诗省上诉法院法官Fenlon女士在2019年1月30日公布的决定中表示,和解协议可能会使双方的诉讼战熄火。但在考虑该案的一些因素后,她决定不搁置饶先生的上诉。#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