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救助被抓访民孩子被诬拐卖 田大妹状告公安

湖南访民田大妹因帮助访民刘佳鑫救出7岁儿子,反被诬告拐卖儿童,遭警方抓捕刑讯逼供18小时。(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48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长期在京的访民田大妹,因在两会期间帮助山东访民刘佳鑫,将其被反锁在屋内的7岁儿子救出,反被诬陷拐卖儿童。她遭北京警方围捕后被带回警局,被戴上脚镣手铐、押坐在审讯椅上,遭18个小时的刑讯逼供。日前,她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相关责任单位恢复其名誉,并赔偿她因错误拘传造成的经济损失20万元。

单亲妈妈外出打工 7岁儿锁屋里

刘佳鑫是单亲妈妈,独自带着儿子刘言辉在北京打工、维权,她平时上班就将儿子锁在屋里。3月6日,适逢两会期间,刘佳鑫被山东地方官员从她打工处直接绑架回原籍,留下她儿子独自在大兴区黄村镇西芦村的出租屋内。当天晚上,她在维权群发出请求援救儿子的讯息。

湖南访民田大妹,租屋处在黄村镇三间房村,因距离刘佳鑫租屋处较近,就和访民宋玉波(网名:火车头)一起前往将被锁在屋里的刘言辉带回自己家中照顾。

田大妹向记者介绍说,“我们去找刘言辉时是早上5点多,没有公车,我们走着去找的。因为那地方很多胡同,房子也多不好找,我们就用视频一间一间传给刘佳鑫确认,最后才找到她的住处。”

微信上的求救讯息。(受访者提供)

刘夫为争抚养权 举报田大妹拐卖儿童

孩子带出来后,田大妹向刘佳鑫报平安,刘也发短信再三致谢:“姐姐,我家小孩跟着你和宋玉波大哥,我非常放心。孩子别再转给别人了,你费费心,谢谢你!孩子到你家里我就放心了,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然而,刘佳鑫的前夫刘广志,为了夺得孩子抚养权,竟然虚假举报田大妹拐卖儿童。3月10日下午4点左右,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山东省邹城市公安局出动十多名警察,包围了田大妹住处,以涉嫌“拐卖儿童”的罪名将她戴上手铐拘留传唤。

山东邹城市公安局警察则从宋玉波手中将刘言辉抢走。

宋玉波向记者表示,“当时太恐怖了,他们踹门就进来了。一名警察暴力打伤我的右手臂,他们什么话都没说就将孩子拽过去,孩子吓得往楼下跑,几个人就把孩子抬出去了。孩子现在哪里也不知道。”

宋玉波说,“真的太恐怖了,我后来用针刺破伤处将脓血引出,吃了药才好些,刚开始连穿衣服都没力气。现在还疼,(所以我)躺在家里。有的地区执法人员拿法律不当回事。”

刘佳鑫、宋玉波出具证明,说明田大妹没有拐卖刘言辉。(受访者提供)

坐审讯椅 田大妹被刑讯逼供18小时

田大妹被带到孙村派出所,又被戴上脚镣坐在审讯椅上,遭刑讯逼供18个小时左右,直到次日上午9点多才被释放。期间,不给她吃任何东西,不许睡觉。上厕所两次,其中一次竟是男警察看押的,她伤心难过地一度用头去锤撞手铐试图自杀。

事后,山东邹城公安局警察对刘佳鑫明确地说,是北京市公安局两个分局配合山东邹城公安局,协助参加抓捕田大妹和刘言辉。

田大妹向大纪元记者泣诉,“我被刑讯逼供18小时,造成身体很大伤害,好心救孩子命还被诬告拐卖儿童。”她感慨好人都不好当。

举报控告公安非法拘传

事发后,田大妹对于被非法拘留传唤一事,向北京大兴区政府提出行政覆议。4月24日,大兴区政府对于田大妹申请的行政覆议,作出京兴政覆告字(2019)8号《北京市大兴区政府不予受理行政覆议申请决定书》。田大妹说,“当时政府官员收到覆议申请书时,不准我告大兴分局局长贺安钢和孙村派出所所长夏咸军,她要我删掉北京的两名被举报人的违法行为。”

田大妹给大兴区政府书记周立云和政法委书记许玉增,以邮寄信提交了行政覆议申请书,两位官员也不管。

行政覆议回复。(受访者提供)

5月底,田大妹向北京第四中级法院控告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山东省邹城市公安局非法对她作出拘传决定;请求两被告应赔偿她被错误拘传的经济损失20万元(其中,国家赔偿284.74元;其它为因被错误拘传引起的失眠、头痛等疾病所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等费用)。

同时,要求两被告恢复其被诬陷的名誉,消除影响;追究虚假举报她拐卖儿童的刘广志的法律责任。

田大妹门诊病历。(受访者提供)

她并向有关部门提起行政举报,举报北京市大兴区政府区长王有国、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局长贺安钢、大兴分局孙村派出所所长夏咸军和山东邹城市公安局长刘书寅。

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局长贺安钢办公室,接听警察说“局长不在”,听到记者问田大妹拐卖儿童案就立即挂断电话。

记者致电大兴分局孙村派出所,电话则一直无法打通。#

举报信。(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6-13 1: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