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市长与亚裔开闭门会 场外抗议废SHSAT

场外家长抱怨:不允许媒体和家长参加 不公开不透明不平衡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施萍/大纪元)

人气: 2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在州议会在闭会前最后讨论纽约市的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是否取消的同时,白思豪13日在市长官邸召开了有20个亚裔代表参加的封闭圆桌会议,教育总监卡兰萨也出席。与会者表示,市长就改革特殊高中招生方案未征求亚裔意见道歉,但SHSAT的支持者指出,市长虽然道歉,但并不放弃废SHSAT。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家长们轮番演讲。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家长们轮番演讲。(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中间为同源会主席陈慧华。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中间为同源会主席陈慧华。(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他们高喊:开出卡兰萨等口号。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他们高喊:开出卡兰萨等口号。(施萍/大纪元)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
6月13日纽约一些亚裔家长冒雨在市长官邸外抗议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计划。(施萍/大纪元)

据与会者说,参加会议的只有4、5名家长代表,其余都是与城市合作的社区组织,而且其中多数支持市长的改革,会议不让记者参加,也不准录音。与此同时,几十个来自纽约市五大区的家长赶到格雷斯公寓(Gracie Mansion)前,对市长没有邀请他们参加会议表示不满,同时抗议特殊高中改革计划。

“保留这个考试!”、“考试不是问题所在!”、“卡兰萨是种族主义!”、“让他下台!”亚裔的家长们在市长府邸前不断高呼口号。因为下雨,家长们打着雨伞,并把标语牌用透明塑料布包着。

“我们感到非常气愤和沮丧。”原史岱文森高中家长会共同主席及同源会董事林小莲(Linda Lam)说,她指着雨中的家长们表示,这些家长和市政没有合同,没有利益冲突,他们就是关心孩子们的前途,但是他们却没有被邀请参加讨论;所以她说,市长的会议“不是公平的讨论”,而是“只听他想要听的”。她指参加会议的一个支持市长的组织“亚裔与儿童家庭联盟”(CACF),“他们每年收到市政大量资金,他们不代表我们。”

同源会主席陈慧华在现场表示,如果市长想听取亚裔的意见,他有的是时间这么做。“公共会议上的90%发言人都认为应该保留这个考试。……可他没有听我们的意见,他就是不想听。”

一个从布碌崙科技高中毕业的孟加拉小伙子乔杜里(Tahseen Chowdhury)也对这个会议本身表示不满,认为这种“不公开”、“不平衡”的会议不能代表全市的意见。

“市长会议的目的就是要在媒体上做出姿态:你看我已经和亚裔社区讨论协商过了,从而迫使亚裔对他的垃圾计划买账。”一个站在抗议人群最前排的纽约白人家长任姆(David Rem)说,他还对家长们发表了演讲,告诫亚裔家长们不能上当。“他们不考虑亚裔社区的意见就是种族歧视,白思豪和卡兰萨都是种族主义分子。”

据《纽约邮报》透露,市长会议的前一天星期三,教育局长卡兰萨亲自跑了一趟州府,游说众议会投票取消SHSAT;据说众议会几乎全部议员都已经同意纽约市的计划,但是参议会“现在对这个提案没有胃口”。

还有消息说,纽约市要用扩大天才班来换取取消特殊高中考试。“这是赤裸裸的敲诈!每一个纽约学校都应该有天才班,我们不会接受这种安排!”任姆说。

白思豪道歉

会议在一个半小时后结束。一个参加会议的史岱文森毕业生郭文(Chris Kwok)说,亚裔家长代表对市长解释了亚裔为什么不同意取消考试,但是并没有讨论具体计划。“市长一上来就道歉了,这是一个好开端。”他说。

另一个参加会议的华裔家长代表、布朗士科技高中毕业生朱雅婷表示,市长和局长都认识到过去几年内没有重视和亚裔家长合作是“历史性的错误”,并对“在过程中(对亚裔社区)任何受伤的感觉”表示道歉。她直接对市长说:“你要想改善与亚裔社区的关系,就应该公开地站出来向亚裔社区道歉,因为他们已经受到了伤害和损失。”不过她对市长的态度表示“赞赏”。

朱雅婷在会上向市长强调两个问题,第一,市政府为什么放着教育局那么多问题不解决,偏偏花这么大精力来针对只占4%的特殊高中?第二个,白思豪自己以前也曾承认,纽约这几个特殊高中是“世界上最好的”,其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它的考试制度。而现在他却总是说别的城市取消入学考试如何成功,“为什么让我们复制别人的模式,而不坚持我们自己的好做法呢,既然你也承认我们的经验是好的?”她反问。

朱雅婷在与其他与会者交流时表示,如果市长和局长认为他们的计划好,那他们完全可以在市管辖的5个特殊高中、甚至更多的高中做实验,为什么要对这三所几十年的实践验证过的好体制下手呢?

亚美联盟、韩裔服务中心、“美国华人正义联盟”以及皇后区的几个居民组织也参加了会议。

林小莲在会议结束后对记者表示,昨天场外的抗议效果非常好。至于会议本身,她认为“虽然市长道歉了,也答应今后多与亚裔沟通,但他还是要取消特殊高中考试。”◇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