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师法院阅卷被反铐 谢阳:案卷有违法证据

6月13日上午,谢阳和魏德丰律师(右)前往湖南临湘法院档案室调阅案卷被拒绝,魏德丰遭法警口头训诫,并被上反铐达半个多小时才给放开。(受访者提供)

人气: 14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6月13日上午,湖南桔城律师事务所谢阳和魏德丰律师前往湖南临湘法院档案室调阅案卷被拒绝。双方僵持期间,八名法警介入,口头训诫魏德丰,还将他反铐半小时,最后将两人驱离法院。谢阳律师透露,此次阅卷的内容涉及临湘市政府违法的证据。

谢阳律师代理了一宗当地渔民起诉临湘市政府的民事行政诉讼案。“我们发现,在另外一个民事案件中,有很重要的证据可以证明,这名渔民的生产设施、场子被拆除的行为就是临湘市政府干的。”谢阳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们想调取这样一份文件,临湘市法院肯定是使尽了招数阻止。”“因为如果我们把这个材料调出来后,那么我们在起诉临湘市政府违法的案件中就有了强有力的证据材料。”

谢阳回忆道:“当时我们依照临湘市法院的内部规定,也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但当我去了以后,他们就以我的当事人已经复印了这个案卷,为了节约司法资源为由,不准我复印。”

谢阳跟法院方说明调阅这个案卷是因为:一、此案有七名当事人,当事人随时都可以复印。二、档案室仅是按照法院的要求,允许当事人对案卷的部分内容实施拍照,而不是复印。三、对于有被允许复印的一小部分,也没有加盖档案室的公章,那就不能作为原始证据使用,如果没有原始证据,法院对证据的真实性是存疑的,就不会采信我们所提供的证据材料。

谢阳认为,“现在我作为律师,阅卷权是律师本身的调查权,关于诉讼代理人查阅民事阅卷的有关规定,只要我们凭委托人的代理手续和律师事务所的调查函,有关单位就应当配合调查,当事人和律师的权利是分开的。”

就在双方僵持的过程中,法院方叫来了八名法警,他们使用执法监督仪拍摄,为了保证对发生的事情双方都有一个真实的记载,谢阳让魏德丰律师拍照。“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拍照,但我们认为,司法警察也是警察,警察在履行职责的时候,只要不妨碍他履行职责,应当允许相关人拍照进行监督,公安部门是有明确规定的。”谢阳说。

随后,就发生了文章开头一幕。

谢阳指,中共的集权体制下,法院就是政府的一个附庸,只是政府的帮凶,跟社会的正义和公正没有一点关系。

记者了解到,事件发生后,邵阳市行政司法局打电话给洞口县司法局,让他们告诉魏德丰所在的律师所主任,希望他不要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

近期,各地频频发生律师在办案过程中遭到粗暴对待,甚至被殴打致伤的恶性事件。

13日下午,广州付爱玲律师与当事人赖日福前往广州市铁路运输法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时,也被十余名法警围困、威胁,之后两人被拖出法院。

前几日,上海彭永和律师去江苏淮安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王默,当谈话进行到涉及案件相关内容时,被看守所强行终止,彭永和离开看守所后,遭到数名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推搡,这些人还企图抢夺他的手机。

2016年12月,临湘市政府强行摧毁了洞庭湖渔民的渔业养殖生产资料,迄今均没有给予渔民任何补偿。据谢阳律师介绍,当局对洞庭湖渔场的毁坏,致使渔民损失上亿元资产。两年多来,渔民不断维权鸣冤,却得不到当局的合理解决。#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6-15 1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