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企老板遭悬赏通缉 金融诈骗还是受陷害?

专访中国广东东辉珠宝集团董事长汤晓东

被中国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警方悬赏100万(人民币)通缉的广东东辉珠宝集团董事长汤晓东。(刘菲/大纪元)

人气: 6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艾尔蒙地报导)近日,中共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警方发布了一则100万(人民币,下同)悬赏通告,被称为是目前中国国内金额最高的悬赏通告。通缉的对象是广东东辉珠宝集团董事长汤晓东

汤被指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已身在美国的汤晓东也在海外高调回应,向各大中文媒体爆料自己成了汉阴县公安局长“杀鸡儆猴”震慑其它企业家的牺牲品,并称要悬赏200万征集警方罪证。

周四(6月13日),汤晓东来到洛杉矶大纪元报社接受采访,他介绍了自己16岁离家南下打工、在广东功成名就后回乡创业的过程。

汤晓东自称,他在珠宝行业做了24年,通过将宝石加工机械化,在广东等地建立了中国几大珠宝基地,市场份额占到70%,并当上了政协委员,还是广东四会市玉器商会会长,下属8000个会员单位,覆盖15万人,“领导都要排队见我”。

东辉珠宝紫阳店开业。(汤晓东提供)

陕西省汉阴县政府从2008年开始到广东招商,2014年他决定回去建设家乡。他否认自己是非法集资,称其商业投资模式曾向政府报备,都是在政府支持下经营的。

他还说,因为从银行贷款很难,“中国民营企业家全部在民间融资,只是政府想说谁有问题,谁就有问题”,“在中国做民营企业家,它已经给你定好原罪了,想收网就收网”。

汤晓东与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签约投资6亿元建设东辉珠宝小镇。(汤晓东提供)
汤晓东参加开幕仪式。(汤晓东提供)
汤晓东在安康市汉阴县的厂房。(汤晓东提供)
厂房内部设备。(汤晓东提供)

官方指控:以入股为诱惑非法吸存、500余人报案、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

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公安局去年10月立案侦查,于今年5月悬赏100万元追捕汤晓东。6月6日,汉阴县政府官网发布《关于东辉珠宝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情况通报》,披露了相关案情。通报称,截至2019年4月1日,汉阴县报案登记的投资人共500余人,涉案金额7000余万元。

汉阴县政府办曾于今年1月9日通报了查封东辉珠宝公司的情况,除了抓获并刑事拘留10人,还查封房产6处,查封一处位于涧池镇工业园区的东辉珠宝产业园及2家汉阴辖区东辉珠宝玉器店;扣押珠宝玉石半成品4吨、翡翠原石14.67吨、翡翠饰品35箱、玉器等各类物品31包装箱、大摆件21件、吊坠等小饰品700余件、金银首饰及珠宝玉石1万余件、金条7根(共1291克)、价值160余万元玉器一批、红木家具一组、红酒4箱、车辆10辆、白酒210件。

汤晓东:商业模式是政府支持的

对上述指控,汤晓东予以否认。他说:“2014年,我觉得把别人的家乡建设起来了(广东珠宝业出口2000多亿)。我也有这个能力和水平把家乡也带动起来。我有的优势是原料、设备、技术、市场。但是(汉阴县)当地没有产业配套,唯一的优势是劳动力。是领导提出来用大众创业的模式:劳动力加资本。投资协议、股权协议、证书,资证和资料都给了汉阴县县委书记——在市安康市一区九县开珠宝店,在汉阴打造珠宝产业园,10年建成珠宝小镇,建立珠宝学院……领导很赞同,资料也报备,召开会议确定认同了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也去了当地金融办、工商局、公安局做了报备。”

他还说:“我在广东做了24年没有融资。出这么大事儿,广东没人爆料我在其它地方融资。又不是我在广东做不下去,我的总部还是在广东,投资汉阴后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广东。(汉阴县珠宝公司)是我当地的股东们投资经营管理,我指导他们,我提供原料设备技术货品。”

汤晓东表示,他们在当地找了大股东成为发起人开了第一家珠宝店,后又开了6家珠宝店,一个珠宝产业园和4个交易中心。“这种商业模式一路经过政府招商监管运营支持做到今天。特别在西洽会上和县政府有做珠宝小镇的签约。当地官网报纸电视台都对我们有推广宣传。明确鼓励老百姓以资金和劳动力加入东辉企业。在县招商会也有签协议。”

2018年换了公安局长

他说:“转变是因为在2018年元月,县公安局长换领导了。元月县委书记(周永鑫)打电话给我让我跟新上任的公安局长搞好关系,要送礼。说‘不打点他,你为民间做得再好跟他没关系,他也需要打点别人。’我元月不在汉阴,我是4月28日回到紫阳县,珠宝店开业,办完事5月回到汉阴。产业园比较忙,没去拜访他。2月和3月书记又提醒了我。当时我大意了,做了四年了,带动了300多人的就业,成绩都是看得见的。按道理没必要没有必要贿赂领导,我已经做出业绩给你们了。因为习主席提出的是清洁廉政,打击贪腐。我在当地做了这么大贡献应该表扬我才对。

6月7日,他们给我下了“死亡通知”(整改通知),要我在3个月内完成对股东清退。我的股东在里面经营管理,股东投资1.79亿,我投资3个多亿,都打水漂了。股东肯定不愿意。我说书记你下这个通知,你不是要把我企业弄垮吗?我非常震惊,当时我是干得风生水起、踌躇滿志的。书记也感觉不对,6月18日,召集当地副县长、金融办副主任、公安局政法委等十多人开会,针对这个通知做了两个决定,第一、清理投资小的股东,清理年龄大的股东。第二、给一年时间整改。我觉得很好,企业可以平稳过渡,一年时间可以招聘新人。但没有会议记要、没有盖章埋下隐患。领导意识到这个通知会导致企业关门——突然要清退整改股东会害怕,所以要开会的人全部保密。但是开完会第二天,开会的人和公安局就给我股东打电话威胁恐吓让他们清退。”

汤晓东称他在汉阴县的股东“做的好好的,是公安威胁恐吓人家报案”。

“9月3日我离开了汉阴,回到广东。我在塞班岛有投资房地产,刚好海外有企业想投资我们。我到塞班以后,我公司的人10月4日把查封视频发来,说抓了我12人,6人证据不足取保候审,6个人超期羁押。在这个期间我和公安局长沟通:安康地区查封没关系,广东总部不要查封,有收入就可以把汉阴的股东清退。条件提到这里了,他一边拖延我,一边派70多公安查封我广东、深圳、西安(的公司),抓了我弟弟(和我企业一点关系没有),把我总部财务,小孩妈妈也抓了,房产冻结,一台宝马车、在广东的奔驰路虎都开到陕西去了,总部货品也拿走了……快的很,6月到9月,三个月就把我企业搞垮了。”

汤晓东在安康市汉阴县的厂房被查封。(汤晓东提供)

汤晓东说,自己被扣的资产超过3个多亿(元),可以用来给股东做清退,变现偿还投资人:“(去年)11月12月期间我在跟领导沟通,写了清偿申请,还请省领导跟他们沟通:先清偿再追责。答应了。但是当我执行清偿时出现问题了:找到投资方购买产品,他让先打5千万到指定账户——我的冻结账户。投资方要看货、清点,怎么对接?不吭声没下文了。”

汤晓东认为,汉阴县领导“在当地无法无天搞惯了,没有商业社会效应头脑。他都不知道会产生这样的负面效应和结果。但是他们将错就错——公安就要硬,就要打击你。这里面有两个他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下了(整改)通知威慑一下我,谁知道发酵了、闹大了将错就错索性就把你企业收了,立功还可以给国库增加几个亿。第二就是百万悬赏。我们建国迄今为止,有多少真正的腐败分子都没有用百万来悬赏,唯独我做实业的经他查处,7000万悬赏1百万,怎么计算出来的?什么标准?”

据陆媒《华商报》报导,6月7日,汉阴县委书记周永鑫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汤晓东的说法予以否认,称汤晓东偷换概念,将“入股”“众筹”与民间筹款混为一谈,入股后,公司应修改章程,并向工商局报备,汤晓东并未如此,而是许诺百姓“保本又返利”,“哪个产业一下就能有15%的收益呢?显然就是庞氏骗局(对金融领域投资诈骗的称呼)”。

出身翰林院家族 没钱上学南下打工

1977年,汤晓东出生于陕西汉阴县蒲溪镇凤凰山下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我们家族是清朝翰林院出身,49年后被打成地主。我是三个中的老大,还有弟弟妹妹。我上学时成绩很好,当过大队长,因家里没钱,初中毕业南下打工。表哥在一家台湾企业做珠宝行业高管,我进去1个多月就发现商机。我发现大陆人开车排队送货去加工,就问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加工?同事告诉我他们设备不精密,产量很低,达不到国际标准没法出口。我就想提供设备技术。于是我就回西安读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三年读了一年。理论学会了就和广东当地老板合作:我出技术,他出资金生产设备。海丰县可塘镇的宝玉石加工,就是因为这个设备在当地供不应求。”

2000年,汤晓东在广东海丰成立了东泰宝石机械有限公司,生产四大系列设备:圆珠机械、成型系列、超声波雕刻设备、手镯系列。以给玉石打孔为例,用超声波打孔,一个人5分钟可以生产6000粒产品(而以前五天工人都钻不完),大大降低了成本。两年后,汤晓东成立了东辉珠宝集团有限公司。

经加工打磨后的成品玉器。(汤晓东提供)
经加工打磨后的成品玉器。(汤晓东提供)
经加工打磨后的成品玉器。(汤晓东提供)
经加工打磨后的成品玉器。(汤晓东提供)

汤晓东要求撤回通缉令 汉阴县官员不回应

采访过程中,汤晓东摆出4个手机,说他有两个中国号,天天在给国内相关的办案人员打电话,已无人接听。

发稿前,大纪元记者致电汉阴县县委书记周永鑫、公安局局长邝吉学、检查院院长万浩,亦均未获得正面回应。县委书记电话无人接,打公安局长的电话一男子回应“打错了”,检查局长则以“我在开会”谢绝了采访。

汤晓东认为悬赏通缉是在国内“法力无边”的领导们“玩一玩、震慑我,让我闭嘴,结果我没有闭嘴。百万悬赏成了中国各大媒体的头条,闹大了,他也害怕了,天天给他打电话也不接了”。

他向国内官员提出两点要求:“一、把我资产给股东做清偿,二、释放关押我的股东。”并要对方撤回通缉令:“不通缉我,我就不吭声。这样我们就相安无事。如果要(继续)通缉我,我一定要在媒体发声。”◇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9-06-15 1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