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或开新战线 阻中共监控系统输出海外

日媒指出,中共通过其支持的监控设备公司向海外输出数字威权主义。若美政府最终切断对这些公司的技术和零组件供应,将使他们的海外市场受挫。(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人气: 309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共不仅在国内部署大量监控设备,也正将其监控系统向国外输出。日媒近日发文表示,这让美中贸易战可能会开出一条新战线,而这条战线可以阻碍中共向海外输出其数字威权主义的野心。

“日经亚洲评论”指出,上个月,多个报导说,美国正在考虑切断海康威视(Hikvision)和浙江大华等五家中国影像监控设备公司的重要美国技术供应和零部件供应。日经分析说,美政府如果最终和中共展开这一战线,那对这些监控公司的海外扩张将造成很大冲击,因为这些公司在海外市场推广的先进设备依靠美国的重要元件。

中共政府的订单是打造国内监控业的主要力量

“日经”说,由于中共政府希望到2020年,能够建立起一个“无所不在”的国家监控网络,促使海康威视和其它监控设备公司的大幅增长。

在中共政府订单的支持下,中国的监控设备行业不断在扩大。中共政府需要新技术来监控社会各个领域。虽然最新数据难以获得,但根据北京的“中国安全技术防范行业协会”(CSPIA)的数据,中国监控和安全行业的销售额从2010年的2,350亿元(人民币)增加到2015年的4,900亿元(约合700亿美元)。中国监控产品的销售额预计将再次大幅增长,到2020年将达8,000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的监控公司数量也迅速增加,2015年比2010年增长了20%,达3万多家。

中共近年来在推出“天网”及“安全城市”监控网络后,去年又推出了“雪亮”监控工程(又称“锐眼”),藉由电视和手机实现人人可监视、处处可监控、时时可响应的目标。

有网民说,现在手机和网络都被中共政府监控,人们随时被请去喝茶或遭到限制行动,让人感觉十分不自由。

海康威视在中共大规模的监控系统中扮演关键角色。(大纪元资料室)
海康威视在中共大规模的监控系统中扮演关键角色。(大纪元资料室)

此外,中共还正在建立一个“社会信用体系”作为控制公众的新“有力工具”。该系统将根据各种标准对所有中国公民的“可信度”进行评级,包括信用卡记录、交通违规和对国家的贡献等。社会信用评分较低的公民将受到各种惩罚,例如被禁止旅行。

厦门瑞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conova Technologies)是厦门市政府“双百人才计划”重点引进企业,专业从事人工智能视觉识别技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经营。日经说,该公司表示,已经赢得了京东方科技集团一个工厂的面部识别验证解决方案订单,帮助京东方监视其在武汉的3万名员工的举动。

“我们是‘雪亮’等政府项目的后来者,但我们看到了商业需求的巨大潜力”,瑞为销售主管摩根‧郭(Morgan Guo,音译)表示。

彭博社此前报导说,海康威视、大华及其它监控设备公司从中共监控14亿人口的政策中直接“受益”。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在2016年,中国的街道、大楼和公共场所安装有约1.76亿台视频监控摄像设备。

日经引述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布拉迪‧王(Brady Wang)的话说,中共政府的支出是在中国打造监控设备行业的“一个主要力量”。据Counterpoint估计,这个行业仅在中国的出货量在2017年和2018年就增长了20%以上,预计2019年将增长18%左右,远远超过今年全球市场预测的11%。

中共通过监控设备公司向海外输出数字威权主义

中共除了在国内建立一套完备的监控网络外,近年来还将其监控模式输出海外。“日经亚洲评论”在另一篇题为“中国(共)正在输出人工智能为驱动的威权主义”的评论文章中指出,在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和先进的脸部识别技术的支持下,中共正在向海外输出人工智能驱动的威权主义。

海康威视现在在全球出售其监控设备,是全球最大的视频监控产品制造商之一,也是中共当局为满足其成为全球监控系统最大出口国的野心,积极培植的核心企业。中共政府持有该公司42%的股份。

中共近年来在全球推广“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中国监控公司告诉日经,力求向这些“一带一路”项目的合作国家输出中国的监控技术已经成为一种国家性的努力。

瑞为销售主管摩根‧郭说,“一带一路”倡议大大帮助了中国监控设备公司的海外扩张。

“一带一路”倡议助长了中国监控设备公司的海外扩张。(大纪元资料室)

日经说,中共不仅正在寻求建立一个大规模监控社会、开发一个庞大的系统来跟踪和控制国内公民,而且还在全球范围内推销其监控手段。

以亚洲国家为例,中共的考量是,如果其它亚洲国家走上民主之路,美国将更容易在该地区保持其影响力。然而,如果许多亚洲国家选择威权主义,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秩序基础将逐渐被侵蚀掉。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共推广以人工智能为主导的中国监控系统不仅威胁着世界许多地区的人权,也可能会给那些仍然致力于自由秩序的国家带来严重的地缘政治挑战。

除了非洲国家外,东南亚地区的一些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等,都已经与中国公司达成协议,引进先进的公共监控系统。而在这些国家引入中共的这些系统将很难促进该地区的民主。

根据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去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共向至少18个国家输出了人工智能驱动的大规模监控系统。报告发现,过去两年,一些与中共合作的国家在该组织的国家互联网和媒体自由排名中出现了下滑。

彭博社今年初发表长篇调查性文章,以赞比亚为例披露,中共的“数字丝绸之路”下所倡导的“安全城市”项目,名义上是为当地居民营造更好的环境,但实际更像是让赞比亚走向中共镇压模式的监控“铁幕”。

中共正利用与国内监控项目相同的软件建构一个美国公民资料库。图为一名男子于2013年10月3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检查监视镜头。(Ed Jones/AFP/Getty Images)

报导说,赞比亚的大多数“数字基础设施”项目都是由中资建设和资助的,使该国成为债务危机高风险的国家之一。同时这也让人担心,这个长期以来一直稳定的多党民主国家正在转向中共的镇压模式。

“我们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中国人(中共)。”反腐败组织的负责人格雷戈里‧奇菲尔(Gregory Chifire)说道。

赞比亚独立媒体“the Mast”的编辑拉里‧孟泽(Larry Moonze)向彭博社披露了这些监控新技术给赞比亚带来的恐怖气息。

“作为一家报纸,如果你想要给一名消息人士打电话,那他们(赞比亚政府)就会知道你在给谁打电话。”孟泽说。

赞比亚的独立媒体“The Post”的一位主管莱克左‧卡勇戈(Likezo Kayongo)表示,赞比亚媒体机构带着对政府的恐惧而运行,而这一切,赞比亚政府要感谢中共的“帮助”。

日经分析指,虽然中企通过出售硬件和软件可以赚钱,但钱并不是中共向这些国家输出其监控社会模式的唯一目的。一些中企还帮助外国政府分析大量的面部识别数据。这些数据由这些中企所安装的监控系统收集。这同时也使中共很容易得到这些国家的敏感信息。

美国若对中国监控公司施禁令 中共数字威权扩张将受挫

中共人工智能驱动的专制统治还采用严格的互联网审查制度,对美国领导的战后全球自由秩序构成根本的长期威胁。

在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际,美国上个月中旬已经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限制其获得美国的零部件及技术,致使华为海外业务受到沉重打击。接着,彭博社等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指出,美国也在考虑切断海康威视和浙江大华等多达五家中国影像监控设备公司的重要美国技术供应和零部件供应。这一消息传出后,这些公司的股价大跌。

根据年度报告,海康威视的海外收入从2015年的67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42亿元(增长了一倍多)。其海外分支机构在同一时期也增加了一倍多。据咨询公司IHS Markit说,2015年至2016年间,浙江大华的海外子公司数量也翻了一番。宇视科技(uniview)和科达(Kedacom)等供应商也扩大了他们的国际网络。根据日本研究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的数据,2013年至2018年间,海康威视在全球视频监控市场上的份额从7.7%增长到18.2%,而大华则从6.6%增长到8.4%。

日经引述全球金融服务公司穆迪(Moody’s)高级分析师王英(Ying Wang,音译)的话说,如果川普政府对海康威视实施限制,使其难以获得美国公司提供的零组件,这将会给这家中国视频监控解决方案提供商带来海外运营风险。

王英表示,海康威视使用“从美国进口的芯片等关键元件,生产一些领先产品”。

除了海康威视和大华外,面部识别初创公司旷视科技(Megvii)、网络安全公司美亚柏科(Meiya Pico)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科大讯飞(iFlytek)也可能面临美国的封杀。

《金融时报》6月14日报导,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正在重新考虑他们跟科大讯飞之间的学术合作关系。另一家与科大讯飞有合作关系的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早些时候已经宣布解除双方的五年合作伙伴关系。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正在重新考虑他们跟中国“科大讯飞”(iFlytek)之间的学术合作关系。图为麻省理工学院 (MIT)。(William B.Plowman/Getty Images)

这些公司都是中共政府的主要供应商。中共对中国民众进行大规模监控而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日经指出,如果美国决定对这些中国监控公司进行封杀,那么它们在海外的机遇可能会迅速减少。虽然在中国,这些监控公司已为大众市场形成了一条相当强大的国内供应链,提供中低端监控产品,但他们仍然依赖美国元件来获得含有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面部识别等更复杂技术的高端产品,而这些产品一直是其在海外推广的重点。

王英表示,如果(供应链的)一个环节被打破,整个行业将会感受到冲击。

而美国政府禁令所带来的影响往往很明显。比如,去年8月,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联邦机构购买海康威视、大华和其它几家中国监控解决方案提供商的产品。海康威视在去年的海外销售增长率减半。

“公司所面临的挑战比以前任何年份都要大”, 海康威视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

“自从去年以来,一些美国客户特别强调,它们不想要那些在中国制造的产品,即使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台湾的奇偶科技(GeoVision)公司销售经理艾斯‧刘(Ace Liu)告诉日经。

如果美国限制这些公司获得美国元件,这些公司在中国国内推进最先进的监控技术可能仍然会十分困难。#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18 9: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