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撤不散” 墨尔本千人再集会声援反送中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Peter/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周日(6月16日),逾千名墨尔本市民再度聚集在澳洲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前,坚决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痛批香港特首林郑逆民意而行,抗议者强调“不撤不散”。

为阻止恢复二读辩论修订《逃犯条例》,集会提出四点诉求:

  1. 不接受暂缓,必须撤回《引渡条例》;
  2. 释放被捕示威者,并且永不追究;
  3. 追究暴警,向受到不必要伤害的示威者、记者和救护员道歉;
  4. 平反示威合法性,取消定性为“暴乱”。

昨日(15日)晚9点,一名身穿黄衣的35岁香港男子,为抗议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在金钟太古广场高处工作平台挂起写有“反送中”、“我们不是暴动 释放学生伤者”等字句的标语,晚上不幸坠楼身亡。

6月16日下午1点,在墨尔本集会现场,上千名抗议者身穿黑衣、面带口罩、手持白色花束以及黄衣标识悼念这位男子。有示威标语写道“只有暴政,没有暴民”。据主办方估测,今天参与集会的示威人数在1200至1400人。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民众为遇难者献花。(Peter/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Grace/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Peter/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Grace/大纪元)

活动主办者潘女士(Jane Poon)在集会上说:“6月9日,香港有103万人参加大游行反对《引渡条例》,占1/7的香港人口,是史无前例的最大游行,可见恶法受到极力反对。”

她说,在6月12日的武力镇压中,“警方用棍棒殴打手无寸铁的民众,使他们被迫用手保护头部;有伤势严重者抽搐吐血、目光呆滞;有中学教师头部中枪流血,可能导致右眼失明。”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中发言者为活动主办者Jane Poon。(Grace/大纪元)

潘女士认为,警察武力镇压作为纳税人的示威者和未成年学生,极为“讽刺”,并对政府此举“十分失望”。

“林郑月娥指警方执行职务是理所当然‘天公地义’,又认为当日示威是‘暴乱’。”“证明林郑无诚意、无悔意,一味拖延。”潘女士指出,港府的缓兵之计无异于“计时炸弹”。

澳港联(Australia-Hong Kong Link)负责人罗先生(Zion Lo)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大家走在一起,我相信现在所有的香港人都明白(暂缓修例)是个权宜之计,我们希望香港政府撤回修例,而非搁置。”

同时,他表示,目前的事态不容乐观,“澳洲政府应该考虑,让香港留学生留在澳洲,否则,他们将再也走不出来。”

在超过一个小时的集会期间,20余名抗议者自发发表演说。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抗议者自发发表演说。(Grace/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抗议者自发发表演说。(Grace/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一名来自香港的澳籍女士发表演说。(Grace/大纪元)

一名来自香港的澳籍女士表示,“今天,我们不是为政治而来,而是为了我们这一代,我们香港的家人、朋友。我们的生活不应该被改变,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一名台湾学生发表演说。(Peter/大纪元)

一名来自台湾的学生说:“在台湾,所有的学生都在关注这件事,而它也证明了,中国的‘一国两制’确实是不可行的。在磨灭民主思想的统治之下,这件事情已经违背了他们一开始给的承诺。”

“在大陆,政府不会给学生(真实的)信息。中国学生会觉得,香港又在闹‘港独’了。”他鼓励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主动通过自由的网络获取真实的信息。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抗议者自发发表演说。(Peter/大纪元)

一名男士在发言中表示,他曾经受到错误信息的误导,“我曾经和很多中国人一样,以为香港人认为自己更优越,看不起我们。当我到了信息自由的澳洲,我明白事实并非如此。”“香港年轻一代并没有受到(中共)洗脑,今天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这是香港人的未来。”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图为抗议者自发发表演说。(Peter/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千余名墨尔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行集会,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条例》修订案。墨尔本大学的香港学生严小姐和朋友沃腾手持标语抗议。(李奕/大纪元)

严小姐(Veronica Yan)和朋友沃腾(James Valten)是墨尔本大学的在读香港学生,集会前,他们和数名同样身穿黑衣、头戴口罩的香港学生沿Swanston St街手持标语,静静站立。“这关乎香港的自由,我们应该站出来。”严小姐说。

她感叹说:“香港曾经是那样一个和平、民主的社会,发生这种事超出了我的想像,情况比以往还要糟糕,这很令人难过。”

沃腾出生在新加坡,在香港住了六年。他表示,自己戴的“白色口罩”象征着和平抗争,同时,也代表香港人的凝聚力。“在香港游行时,面对催泪弹等武器,人们也带着它们(长伞、口罩)保护自己。”

下午2点,粤语歌曲《海阔天空》在人群中缓缓唱响,熟悉的旋律传递着希望与能量,激励着那些为捍卫民主而聚集在一起的爱国人士。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