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北京暂缓香港冲突的政治考量

2019年6月16日,香港,参加反送中游行的人潮挤满街道。(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75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6月17日讯】香港局势终于有了缓和迹象,6月12日与13日这两天,中共自家人搭了两架“梯子”,让北京与港府分别下了台阶。

 让北京与港府下台阶的两架“梯子”

第一架梯子是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搭的。6月12日,刘大使接受英国BBC访问时明确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的。”近年来每有大事发生,这位刘大使总是适时在英国主流媒体发表文章或者接受采访,表达“个人观点”。比如2018年G20布宜诺赛勒斯峰会前夕,英国《名流》杂志刊登刘晓明大使题为“高举多边主义旗帜”的署名文章;2019年5月5日,英国《金融时报》刊登刘大使署名文章《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错误的决定》等等。世人皆知,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外交官,由于身份所系,通常不能公开发表私人看法。

鉴于通例,我读刘大使的文章,基本不考虑他说的是否正确,而是将他的文章当作中国政府态度的风向标来观看。因此刘大使接受BBC的采访,重点不在于他为香港政府的镇压辩护,而在于“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明示这麻烦是香港政府自个折腾出来的,与中央政府无关。

第二架梯子是港府自己搭的。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于6月13日接受《Now新闻台》专访,强调港府高层没有参与将金钟冲突定性为暴动及开枪发射橡胶子弹的决定,指称是警方按现场情况决定的。这话半真半假,假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明明将金钟冲突定性为“暴动”,张建宗却硬说港府高层没参与,将林郑特首排除在港府高层之外;半真在于:警方受谁指挥还真说不清,因为驻港部队就在深圳,官兵有个日常功课学粤语,穿上香港警服过来也挺方便。网上关于警号是假的也有资讯。一个叫做“HK-妮珂(新号)@Hk60740379Hk”的推号发表了不少带有图片与视频的此类资讯。

梯子搭好后,下台阶就方便了。张建宗在回答记者关于是否会撤回、推迟表决或延长审议条例时,重申不会撤回条例,审议时间由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决定,政府会予以尊重——梁君彦当然不会在近日内重审,不是已经明说了不是中央指示么?官至立法会主席,这点眼水还是有的。

习近平作为中共当家人的通盘考量

面对香港局势,习近平有他的一番利害考量,因为下香港这盘棋,还得考虑台湾、美国这些不得不考虑的因素。外界比较乐意夸大习的蛮狠,《纽约时报》就用“又杠又横的习大大”这样的标题来报导过他。但一个在长达20多年的政治长跑中获胜,并成功翦除了党政军内一大堆反对势力的人,仅仅只靠“又杠又横”是无法达成这些目标的。言归正传,下面讨论习近平在香港反送中一事上的处置——尽管刘大使声明香港事情是香港自作主张,但稍有政治经验的人都知道,关于香港、台湾的任何举动,不是中南海主人,做不了主。作为中共当家人,习近平的考量包括以下几点:

一、不能破坏台湾自去年九合一选举以来的“大好形势”。

蔡英文总统近几年的执政,确实引发台湾各方面不满,终于导致2018年台湾出现了最大的“政党”——惩罚民进党。就连在党内,蔡英文竞选总统连任也遇到前行政院长赖清德的挑战。就在这时,天上掉下一个韩国瑜,中共当然要扶植,韩国瑜也很识相地接受了扶持,前一段韩国瑜那场有40万人参与的选举造势活动,形势看起来极有利于中共扶植一个亲北京的台湾政权。

就在台湾亲中势力之外的所有人士忧心忡忡之时,香港政府对反送中示威者采取具有杀伤力的镇压,又像当年占中时期一样警示了台湾人:不能让台湾变成香港第二。于是香港反送中示威产生了第一项成果,台湾执政党民进党于6月13日公布总统初选民调结果,蔡英文总统以8个百分点胜出,代表民进党参加2020总统大选。就连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也承认:“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宿命,就在香港人民勇敢地行使他们的权利及使命,为了下一代香港人不用再有这样的负担,同样这一天,民进党经过漫长、相当波折的总统初选,终于产生了候选人”。

二、必须考虑美国的制裁。

这次美国对香港的谴责来得不那么快,西方媒体对此曾颇有微辞。6月12日在白宫被记者问到香港的大规模示威时,川普总统表示:“那真的是很大的示威。那真的是一百万人……那是我见过最大的示威。”在记者的追问之下,川普只回答了:“我希望对中国和香港来说,所有事情都能解决。我相信都会解决的。” 尽管当时不少人指责川普不关心人权,但我觉得,以川普的精明,“一百万游行人数”让他看到了习近平的困境,他应该是在等待机会,对中国进行实质性的制裁。

美国前一段就在讨论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的地位,遇到不少阻力与来自香港的游说,这次香港政府在镇压反送中示威中的暴力行为,终于让这一提案通过水到渠成。6月13日,美国国会两院两党议员重新提出《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该法案将提高评判香港是否享有充分自治的标准,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从而决定是否维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并将制裁侵权官员。

这一提议的法理依据来自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法案规定,在香港主权1997年由英国移交中国后,承认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香港这个独立关税区地位,给了中国大陆对外贸易进出口极大的方便,过去多年来,中国产品遇到品质上的麻烦或者别的关税障碍时,包括中美贸易战期间,绕道香港出口美国几乎是不宣之秘。如今中美贸易战还是未了之局,美国这一制裁,让北京雪上加霜。

中国一直称香港事务是内政,外国不能干预。但香港问题确实不是中国内政,一是香港的历史决定了这点,《中英联合声明》的效力犹在;二是《美国-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的关税特别区待遇,中国既然享受了待遇,就得接受人家监管,过去美国没监管,是人家没认真想过要监管,如今情况变化,人家要提出这事儿,北京还真没法子。

三、习近平必须考虑香港政府暴力升级之后,自己会陷入何种境地。

这次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非常卖力,既将金钟示威说成暴乱,还让港警暴力镇压——据说港警一天之内发射了150发催泪弹、20发布袋弹、数发橡胶子弹等低杀伤力武器,远比占中时期要暴力。如果暴力再升级,真弄出个香港版六四屠杀,习近平其实兜不住。30年前那场屠杀,邓小平虽然兜住了,不仅改革功业攒下的名声付诸流水,还背上骂名、恶名,被称作“六四屠夫”。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既无邓参与中共建政之勋,又无宣导改革之功,更无邓之魄力与手腕,在国际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场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忧内患,实在难以镇住。

香港的抗争再次告诉世人:自由不是免费的。台湾与民进党曾面临两次危机,都因香港人反抗北京暴政警示了台湾人,让他们认识到台湾不应该沦入北京的政治代理人之手,危机终得暂时化解。但历史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台湾与民进党机会,善用这次香港反送中带来的政治转机,承认执政的失误并承诺今后切实改善民生,才是取胜之道。

文章转自台湾上报 #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6-17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