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香港魂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15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后,民主派议员表明不接受,16日再发起游行,共约2百万人参与,人数空前。(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2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8日讯】说实在的,6月15日之前,我绝对没料到中共和香港政府会暂缓修例,更没料到林郑月娥会向港人道歉。不仅我,恐怕大多数人都没料到。

现在,虽然送中条例还没撤回,但已被无限期推迟,香港人民可以说基本已经获胜了!

这个胜利实可谓来之不易。它是上百万香港人民两次上街示威游行用脚一步步走出来的,更是他们顶着迎面而来的警棍、胡椒喷雾、辣椒水、橡胶子弹、催泪弹、塑胶子弹和布袋弹,冒着判刑坐牢的风险,用誓死捍卫自由的意志和勇气拚命争取得来的。这种意志和勇气在反送中的整个过程里表现的是那样醒目和顽强,如果说香港有自己的灵魂,我想这就是香港魂吧!

如今,上百万人的大游行虽然已经落幕,但连日来媒体报导和网络记载的那些感人的细节,普通参与者的一言一行,不时仍在激荡着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的心,让我们难忘,回味再三。

我忘不了一个叫洁平的参与者记述的6月9日大游行的现场:“103万香港人身穿白衣走上街头,从维园到金钟,3.7公里的距离,队头到队尾走了整整8个钟头。若从高空看,几乎就是流动的人群一层一层铺满了半个港岛的主体街道。这是1989年以来,更是主权移交以来,香港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游行。香港登记选民人数380多万,算上非永居的成年人,这数字意味着,几乎每5个成年人就有1个走出来,在酷暑之中上街。这也是我来香港14年,第一次在街上看见这么多的人——男女老幼,年龄、性别分布极为均匀,是真正能广泛代表香港社会的样子。”

我忘不了一名叫妮珂的新移民,她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这一次我们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对面的、真正的抵抗这个共产党。不是哪个人、哪个团体,个个都有份。因为共产党,我们都知道它不可信。这个条例通过以后,它可以抓人,想怎样就怎样。我们觉得还是抵抗它,留我们的三权分立。这次香港人非常齐心,很难得。大家都不想香港死。他一定要过,那我们就鱼死网破!

我忘不了一位名叫阿正(化名)的22岁的大学生。5年前,当年只有中五(中学五年级)的他参与雨伞运动时,曾被警察用警棍打到头破血流。6月10日凌晨,他与大批年轻示威者一起占领了香港湾仔告士打道,很快遭到警察围捕。事后,他对记者说:“这一代年轻人实在积累了太多无力感,既然怎样做都是无力、社会都会一直败坏下去,倒不如豁出去。是以卵击石,但有些事,一定要有人做。”“回归多年一路礼崩乐坏,普世价值一路消失,的确令人非常失望;但香港一日未变成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我们就要为她奋斗到最后一刻。”

我忘不了6月12日,在香港摩天大楼栉比鳞次的天际线下,一个天主教学生组织的示威者唱起圣诗。其中24岁的Sunny Leung对采访自己的记者:“或许香港会死亡,但我们不能死得无声无息,我们会抗议,直到最后。”

我忘不了6月12日夜晚,一群香港妈妈为回应早前林郑月娥呼吁支持《逃犯条例》修订的“母亲论”,发起联署,并在中环遮打花园集会。上台发言的陈锦美说激动的表示:“我们是天安门母亲第二代,我们要在孩子还没被杀死前站出来,不要30年后要再跑出来要求这不是暴动!我们要在第一时间站出来!”

我忘不了一家婚纱店在IG上宣布612罢市的消息时贴了一则讯息:“为了孩子,为了未来,请允许我们勇敢。”

我忘不了28岁的刘女士告诉英国《卫报》记者:“在本周之前,我从未参加过抗议,但我是老师,我意识到如果我不来,我将无法面对我的学生。这是他们的未来。”

我忘不了香港知名住家王迪诗因为《信报》拒绝她在自己的专栏“阑开夏道”上开天窗,刊登“人神共愤”4个字,就毅然终止了与这家报纸长达11年的合作。

我忘不了香港警察总部食堂经理Ricky因为612警察镇压示威民众愤然辞职,不惜赔上一个月的工资。

我最难忘的是网上热传的一张小女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她瘦小文弱到叫人怜惜,而她身后全副武装的警察则壮硕强悍到叫人惊心,可她就那样从容淡定的盘膝而坐,毫不畏惧的挡在一群警察的前面。

类似这样的人和事还有许许多多,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里都有一颗不屈的香港魂。

我相信,只要这颗魂在,香港就永远不会沉没,东方之珠就会永远璀璨!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18 1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