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六四”30年 勿再误判中共

“六四”30周年之际,中国民众和世界都应放弃对中共的幻想。摒弃邪恶,才是对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真正尊重与纪念。图为2017年6月4日香港举办纪念“六四”28周年烛光悼念活动。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人气: 58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4日讯】“六四”30周年之际,中共当局严密封杀网络,抓捕和监控大陆异见人士,其强力手段表明:中共的冷血与残暴,一成未变。

当人们为受难者点燃蜡烛,在沉思中探讨中国未来之路时,无论大陆民众,还是海外政要或专家学者,都需要看清一点:对中共的轻信和误判,曾经为邪恶输血、助长淫威,招致严重的祸端。

误判中共 美国渐醒

中共自诞生至窃国,一直依赖谎言生存,靠暴力维持政权。它欺骗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民族资本家,欺骗国际社会,为政治压迫、经济压榨、资讯封锁和人权迫害编造理由和借口。中共在建政后的几十年里,大搞政治运动,残害知识精英及敢言人士,疯狂破坏传统价值观,导致举世罕见的大饥荒和文化灾难,也使得经济发展滞后。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共在经济、出版及言论等领域略微松绑后,国民生活与自由空间皆有所改善,令国人及外界对中国的发展恢复了信心、抱持热切的期待。然而,1989年6月的枪声打碎了善良人的希望。中共再度收紧铁链,西方对中共的谴责和制裁纷起。当时,美国的一些人权组织和国会议员提议取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但建议未被采纳。

1993年,上台不久的克林顿总统曾经宣布,中国必须满足一些关键人权条件才能获得最惠国待遇的延续,可是由于美国国内工商界的压力,这一政策并未得到认真的推行和落实。

西方多国天真地以为,向中国敞开双臂,不仅能够促进中国的经济繁荣,还可促进民主、改善人权。事实上,中共依靠国际社会给予的优惠条件、巨额外资及本国人民的血汗,迅速地聚敛财富,一方面养肥了权贵利益集团,另一方面积累了对内镇压、对外渗透的物质基础,有恃无恐。面对中共的利益诱惑和胁迫,众多外国政府和商企选择了对中共的人权罪行保持沉默,甚至接受了欺骗宣传,沦为“帮凶”而浑然不觉。

2018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回顾美中关系历史时说:“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然而,“这个希望落空了”。

美国前外交官施大伟(David Shear)在“六四”期间任驻华使馆官员,他表示,“六四”加强了他对于中共“不自由”的一贯看法。他说,“我从来都不相信,只要中国更融入国际体系,就能变成民主国家。”“我从不相信共产党会自我改革,革去自身的权力。”

说到对中共的认知,美国政府头号“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Millsbury)的态度转折很有代表性。白邦瑞现任华盛顿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在里根政府时期曾担任国防部主管拟定政策的助理部长,经常访问中国大陆。他在上世纪70年代倡导美中进行军事合作,但是自90年代起,在研究了大量中共官员和学者的文章后,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白邦瑞认为,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被中共“牵着鼻子走”,原因主要来自五个错误的假设,例如认为与中共交往会带来全面的合作,以为中共正在走上民主转型的道路等。他指出,中共领导人引诱美国进入自满状态,而中共企图到2049年超越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而且中共一直欺骗美国,试图以合作的幌子窃取美国的科学和军事机密,从而加速美国的让位。

白邦瑞警告说:“西方精英与舆论引导者让公众在看待中国时戴上了玫瑰色的眼镜。对中国(中共)来说,这当然正中下怀。”

30年后的中国人权

著名记者和作家高瑜是“六四”被捕第一人,几次因言获罪。1994年11月,她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6年徒刑,2015年4月又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5年徒刑,监外执行。

2019年4月23日,高瑜服刑期满后,马上被当局强制“旅游”。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表示,他希望高瑜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他说,“我也是刑满释放的反革命犯,但是刑满了并没有释放,而是又把我关到另一个地方差不多一年。”

5月7日,北京市民孙宝妹在废墟中搭起的栖身之处——凉棚,被警察和保安给拆了。13年前,孙宝妹在西城区的一套公房被盗卖,她暂时住进了丰台区的周转房,可是去年周转房也被强拆,她无处可去,只得在户外搭帐篷过冬。现年60岁的孙宝妹说:“夏天帐篷里像个蒸笼,太热了待不了,搭个凉棚都给拆了,连活都不让活着,太恶毒了。”

在孙宝妹露宿5个多月期间,北京当局每天都派车子和警察监看她,孙宝妹把这些情况录成视频,对外公开。她说:“让人们知道在丧尽天良强拆、灭绝人性的贪官污吏迫害下的被强拆人,他们在流离失所的苦难中挣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国梦吗?”

5月14日凌晨,河南省洛宁县法轮功学员陈少民含冤离世。陈少民因为坚持信仰,两次被非法劳教,2017年7月再遭冤判,在河南新密监狱遭受酷刑折磨。经医生检查,他的肺部已全部烂掉。陈少民的大哥陈跃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两次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并被注射毒针,2010年不幸离世。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因为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14年被判刑4年。

5月29日,联合国任意拘留(arbitrary detention)问题工作组审查了余文生律师的案件后,做出结论:余先生被剥夺自由,是因为他和平行使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权利,以及他履行政府赋予的权利,(中共行为)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第7条。工作组说,应该立即释放余文生,并根据国际法对他提供补偿。

余文生是709案被捕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2018年1月被中共非法拘捕,至今已被关押超过16个月,其律师执业证也被当局注销。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8月被中共非法抓捕后,已经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了将近四年。中共一直无理地拒绝王全璋的家人及律师探望他,也拒绝透露他的下落。今年1月28日,中共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判处王全璋律师有期徒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审判过程完全是黑箱作业:不通知家属、不准听审、不公开审讯、不准报导及转载。

“六一”前夕,河南疫苗受害儿童家长李新发表文章,呼吁当局停止打压维权家长。李新的女儿接种疫苗后罹患急性脊髓炎,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伤害,双手和双脚致残,不可逆转恢复正常,也没有药物能够医治。妻子何方美为女儿维权,被当局刑事拘留。李新写道:“他们只知道维稳,只知道保自己的乌纱帽,问题久拖不决,却把为孩子维权的母亲抓起来,至今三个月了,孩子见不到母亲,不知他们的人性和良心被狗咬掉吗?”

抛弃中共 开创未来

“六四”血迹已干,中共暴虐未止。如今,香港“一国两制”蜕变为“一国一制”,中共还企图在港岛推行引渡恶法,进一步打压人权。此外,在台湾、美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欧洲等多国多地,中共大举渗透,蚕食西方的文明根基,并且威胁社会安定。在经贸领域,中共毫无诚信和原则,公然窃密并破坏运作秩序。在华为事件中,中共肆意抓捕和重判加拿大公民,以求报复。显然,今天的中共对内、对外都表现得愈加猖狂、妄为。

此际,让我们重温两位美国总统的演讲片段。1983年3月8日,里根总统在福音教派全国联合会的年会上说:“我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悲惨而诡异的篇章——即使这一章已经临近终结。”他说,“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真正危机是精神上的;从根本上说,它是对道德意志和信仰的检验。”

2017年9月19日,川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从苏联、古巴到委内瑞拉,在那些实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地方,其结果都是痛苦、毁灭和失败。那些宣扬可耻的意识形态教义的人,只会继续让生活在这些残酷的体制下的民众受苦。”2018年9月25日,川普总统又说:“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

回顾往昔,放眼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中国民众和世界都应放弃对中共的幻想,不能再让它的阴谋得逞。摒弃邪恶,才是对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真正尊重与纪念,也是在拯救自身和人类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04 7: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