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盾牌女孩”:我们有多爱香港这个家

“我不想伤害人,只想和其他香港人一起站出来保卫这里”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一位年轻女孩在一群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前闭目打坐,以柔弱的身躯阻挡警察武力向前的照片,感动全球。她被西方传媒称为“盾牌女孩”。(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51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在香港“反送中”行动中,一位年轻女孩在一群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前闭目打坐,以柔弱的身躯阻挡警察武力向前的照片,感动全球。她被西方传媒称为“盾牌女孩”(Shield Girl),或者“香港坦克人”,成为今次反送中的标志人物之一。

大纪元采访了这位26岁的年轻女孩林嘉露,讲述当日的故事以及她的心路历程。

一名年轻人写上心声,贴在金钟民主墙上。(Carl Court/Getty Images)

“我只想保护比我年轻的人”

访问是在一个她平常喜欢打坐的房间。抗议当日照片中的她,柔弱的身躯,有着无穷的力量,真人则如邻家小女孩般清新爽朗。

6月11日晚间,尽管警察在金钟站严查身份证,林嘉露和其他年轻学子一起,晚间前往港府总部金钟区参与抗议。这是响应香港民间发起的“包围立法会”倡议,旨在阻止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12日在立法会二读。

一过午夜12时,立法会示威区发出黄牌警告,警车一辆辆的驶进,全副武装、头戴钢盔、配带枪支的防暴警察,将立法会示威区包围,现场气氛凝重而紧张。

在警民对峙中,站在前排的林嘉露,选择冥想静坐,背后紧贴的是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静坐数小时,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离开。(立场新闻)

“我就想保护比我年轻的人。当晚我纯粹是见到警方的防线不断趁机往前,我就背对着他们坐下。纯粹目的是想告诉他们,我们不想你再前进,但我都不会想攻击你。”林嘉露说。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静坐数小时,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离开。(立场新闻)

这一刻仿佛时间停顿,非常安静,只有“咔嚓咔嚓”不停的相机摄影声。林嘉露一直安静地坐了数小时,直到凌晨,中间一度睡了过去。

正能量战胜恐惧

林嘉露坦言也感到恐惧:“由我站出来坐在那里,被不同媒介拍照开始,都会有恐惧。恐惧最主要是担心影响到我身边的人。”

不过她说,所有事物都有正反两面,“在我觉得我很恐惧的同一时间,其实我是看到我可以很坚强地去跨过这个心理难关。所以虽然我觉得我是有些迷惘,有些坚定,但我觉得为了香港美好的价值,我就要坚持。”

林嘉露6月12日凌晨起在防暴警察前静坐数小时,阻止警方前行,直到早上才离开。(立场新闻)

林嘉露曾参与2014年79天的雨伞运动。伞运后,她想要沉淀自己,就前往印度学习古老的打坐方法,当中曾经历加德满都的地震,而打坐却让她奇迹般地避开灾难。

这一次,在香港警察面前打坐冥想,也帮助她战胜恐惧。“当时脑中真的可以发挥正能量,专注呼吸,让人平静一些。因为我觉得所有事物都有关连,所有粒子运动都有关连,所以自己尽量心静一些,希望附近那些乱的气氛可以静一些。”

林嘉露是香港数以百万计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草案的人之一。他们担心,一旦香港与大陆达成引渡协议,中共“党管司法”的黑暗最终将笼罩香港。

“我的取态是真的不想伤害人,我的取态是想和学生,和其他香港人一起站出来保卫这里,不是让他们觉得我们只是为了努力工作,赚钱买楼,不是的。生活、家人、朋友、社区,这个民生,所有事物就是显得出香港人有多爱这个家,多想这个家是一个美好、生活的地方。”林嘉露说道。

12日天亮后,更多年轻人赶去金钟,向全副武装的警察,举起象征和平的鲜花,也有人坐到林嘉露身边。

“那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先做自己的本分,就真的或者可以激励到身边的人做多一点。可能这样慢慢慢慢,你不知道蝴蝶效应可以去到多远。”她补充。

12日上午,上万人将立法会周边围得水泄不通,场面相对平静,林嘉露也回家短暂休整。但下午3时半后,事态骤然升级,警民爆发冲突,警方采用过度武力镇压,总共发射了150颗催泪弹,数发橡胶子弹和20发布袋弹,导致80多人受伤。

6月9日,103万人游行后,立法会外仍聚集了大批市民。半夜警民冲突时,一名市民坐在防暴警察前。(蔡雯文/大纪元)
金钟夏悫道清场后的现场。(Getty Images)
6月12日立法会大楼外的防暴警察向集会市民喷射胡椒喷雾。(Getty Images)

在电视机前看到警察开枪那一刻,林嘉露的感受是“自责、愤怒”。当她再到达金钟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清完场,现场一片狼籍,空气中还弥漫着残留的催泪弹的气味。

带着“无奈、无力感”,林嘉露回到家中。经过一晚的沉淀,她意识到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的情绪。“那时候发生的事都让我知道真的解决不了问题。警察人数太多,政权力量太大的时候,冲击真的不是最终可以达到好的结局的一个方法。”

“运动到这一刻,我未看到一个成功的结果,未看到一个我们想为自由得到的结果,但希望我们香港人知道,为了自由,我们可以用生命去抗争。”林嘉露说,政府和人民之间缺乏信任,但相信一定有一条路可以令大家向前行。

人人可按神意做事

截至20日晚,港府仍未回应大专院校的“撤回修例”等四项诉求。但林嘉露并不灰心。两周内,两次百万人游行,被外界称为奇迹。金钟民主墙上满布“天祐香港”、“香港加油”的字条,她感受到港人内心的力量。

“温暖、有爱、开心的能量是存活在每一个人里面。人人都可以做神希望我们做的事。”本身无宗教信仰的她,却真实感觉神就在她身边。

她还说,经过这次运动之后,“香港每一个人都更加接近神”。

“以前哪有这么多人出来游行。我知道游行在很多人心中可能是不够有影响力的一个表征,但你肯走出来,由走出来那一下,去感受到其他香港人带出来的讯息或者自由的气氛,其实那一个种子是可以长到茁壮的树出来的。所以今次这个200万人游行我是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美好的将来,因为每一个人透过这一次所散播的讯息又可以好像蒲公英一样散开去。”林嘉露最后说道。◇#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6-21 6: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