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大规模反送中 凸显中共体制脆弱性

美媒指出,香港反“送中”大游行让人关注到中共政治体制的脆弱。(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75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香港近日爆发空前的反“送中”大游行,不仅引发全球对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关注,也让中共政府在这一事件背后扮演的角色登上国际舆论焦点。美媒6月20日发文说,香港事件让人关注中共政治体制的脆弱性。

香港近两周来连续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涌动,反对香港政府修订中共支持的《引渡条例》(也称《逃犯条例》、《送中条例》)。抗议活动在上周日(6月16日)约200万人的规模达到高潮。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香港在2018年底有大约748万人口。200万的游行规模意味着每不到4个人中就有1人走入了抗议队伍。周五(6月21日),抗议者包围了政府总部,要求当局回应包括撤回恶法在内的四项诉求。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法瑞德·扎卡亚(Fareed Zakaria)发文表示,虽然很难预测这个事件最终将会走向何方,但它凸显中共政治体制的脆弱性。

中共政治体制变得更具镇压性 并加强审查制度

扎卡亚表示,几十年的政治科学研究表明,经济增长与民主之间存在着相当强的联系。随着各国追求经济现代化,通常也会被迫改变他们的社会,最终改变其政治制度,使其更加开放、负责任和民主。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并非如此。中国虽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仍然保持“绝对的非民主”。近年来,中共的政治体制变得更加具有镇压性,并加强了审查制度。

彭博社报导,就在近日来巨大的抗议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涌动,反对中共支持的引渡条例之际,另一场战争却在大陆展开。中共的防火墙正在封锁中国互联网,网民对香港抗议者表示支持的帖子被删除,让中国人没法看到这场自97年以来最大规模香港抗议游行的照片和信息。

2019年6月16日,200万香港市民以各种自制标语要求撤回送中恶法。(余钢/大纪元)

大陆一位搞IT的工程师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对香港游行的封杀十分严密,绝大多数的大陆人一无所知。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屏蔽手段非常高级,应该是动用了人工智能。所以这次活动大陆人没有感觉。”

李先生说,自己翻墙出来看到香港这么壮观的游行队伍时很震撼,“非常受到鼓舞,支持香港人民反抗暴政”。

中共的政治体制正面临压力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扎卡亚表示,中共的政治体制面临着真正的压力。中国共产党通过承诺国家增长和动用武力来维持其权力。它利用精心设计的审查制度,并对其本国人民进行日益复杂的间谍活动。而目前,中共面临着数百万明确要求民主民众的挑战。对中共领导人来说,这个问题可能会比中美贸易战更大。

分析指出,中国民众对民主体制的诉求凸显中共的镇压式政治体制的脆弱。

香港“连侬墙”,市民以文字和简单图画抗议港警的暴力行为及表达反送中的心声。(余钢/大纪元)

“我们无法知道大陆公民对自由和民主体制的态度是什么,因为在(中共)严格控制公民的制度下,外界不可能对这些敏感问题得到诚实的答案。”《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梅根‧麦卡德尔(Megan McArdle)6月19日撰文说,“但如果你质疑目前是否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想要民主,你只需看看上周日(16日)香港的照片。”

“我们所知道的是,在香港,人们愿意公然反抗(中共)政权来维护自由。也许自由主义制度是一种后天的品味,也许一旦你有了品味,你永远不会满足于其它任何东西。”麦卡德尔写道。

她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中共想把香港变得不那么特别、加进更多行政管理的举措,会遭遇如此强烈的抵抗的原因。

香港“连侬墙”,市民以文字和简单图画抗议港警的暴力行为及表达反送中的心声。(余钢/大纪元)

港人对中共政治体制下的大陆法治极度不信任

BBC、美国之音等媒体都发表了相关报导表示,反“送中”大游行揭示了中国人对中共政府的不信任,对中共政治体制下的大陆法治的极度不信任。

在中国大陆,任何被视为是对中共政府或中共“威胁”的人都可以被禁声、消失或被投入大牢。此类案件的讨论基本被禁止。但在香港,此类案件可以被公开讨论、分析和批评。

报导指出,“一国两制”模式本是应该保证香港能够保持独立的司法体制,以及1997年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交还给中国时享有的自由。但北京方面近年来采取激进措施,制止香港民主的发展。现在反对人士认为《引渡条例》修订可以让任何人成为中共政府的压制对象,这就让人担心,“一国两制”的保证正在快速消退。

中共体制受到大陆新移民的抵制

特别引人注意的是,这次香港抗议行动中,有不少从大陆到香港的新移民积极参与。其中一名叫妮珂的新移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以前不关心政治的新移民,这次都积极参加抗议,要争个鱼死网破。她还说,她身边的很多人都在把港币换成美元,以防不测。

在被问及新移民为什么要参加这次大游行时,妮珂表示,原因很简单,她只要和大家说,“大陆法律搬来香港”,这一句话就搞定让大家都出来(抗议)了。“他们(新移民)说,哦,那就不行喽,我千辛万苦才来到香港,为什么要让香港和大陆一样呢?”

“这一次我们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对面地、真正地抵抗这个共产党。不是哪个人、哪个团体,个个都有份。因为共产党,我们都知道它不可信。这个条例通过以后,它可以抓人,想怎样就怎样。我们觉得还是抵抗它,留我们的三权分立。这次香港人非常齐心,很难得。”妮珂说。

2019年6月16日,游行期间,人群很守秩序,数次有救护车、担架床、救护电单车、轮椅队伍,大家都自动让开,还会为感谢救护人员的努力,以及支持伤健人士身体力行,欢呼拍掌。(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中共低估了香港人对一党专政的不信任

《日经亚洲评论》表示,中共领导人似乎有信心,大陆已经加固了对香港的控制,但中共似乎低估了香港人对大陆一党专政的不信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15日宣布了中共政府支持的无限期暂缓修订《引渡条例》。在这之前,她先是前往深圳与中共政府官员会面,并带回来了这个在不失脸面的同时,力求恢复秩序的决定。

暂缓而不是撤回修例。《日经》分析说,对于中共领导人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折中,中共很可能希望让这个事件暂时平息下来。

然而,中共领导人错估了香港人。第二天,大约200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要求完全废除修改《引渡条例》。

报导说,香港的政治动荡在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后没有任何松缓的迹象。港人对北京强硬战术的多年不满正达到沸点。

6月16日,有200万的港人参加游行,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等5项诉求。 (Anthony WALLACE / AFP)

反“送中”抗议令中共领导人为之震荡

《经济学人》说,香港的强烈反抗令香港政府和北京领导人为之震荡。文章总结了香港人民上周抗议的三大特点:

其一,人数空前;其二,参加抗议的大多数人是年轻人,他们对北京对香港的严厉管制不满,并非因为怀念英国殖民时期统治的缘故;其三,本次抗争显示了香港人民非凡的勇气。自从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中共曾明确表示将不再容忍“犯上”行为。但香港抗议者顶住催泪瓦斯、橡皮子弹以及法律报复的威胁再次走上街头抗争,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抗争关系到香港的未来。

《华日》引述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 Yeung)的话说,香港人并不愚蠢,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斧头会砍下来。

报导还引述25岁的活动人士罗冠聪(Nathan Law)的话说,香港人对逆境的容忍度很高,但一旦你越过了他们的底线,他们便会强势爆发。罗冠聪表示,过去几年紧张局势一直在发酵,直至达到沸点。#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22 9: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