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报告显示 低收入者仍然很难租得起房

Anglicare报告称,对许多人来说,很难租得起房,更不用说买得起房了。(简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朱丽娅悉尼编译报导)近期发布的第十份Anglicare租房承受能力报告显示,依赖政府补贴者和最低工资收入者租到房住是个不能实现的梦想,如果不紧急增加社会住房,这种情况将会持续下去。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 Anglicare报告称,对许多人来说,很难租得起房,更不用说买得起房了。

今年的报告再一次凸显了领取新起点津贴(Newstart)的居民的困境。整个澳洲69,485套房中仅有两处对领取新起点津贴的单身人士而言是负担得起的。

领取养老金者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衹有0.8%的房产他们可以负担得起并且适合他们住。

与去年一样,如果拥有伴侣,可负担性可能会好一些,3.8%的房产价格实惠并且适合领取养老金的夫妇。

即使这样,这些数字背后也隐藏着灾难,领取新起点津贴的单身可负担得起的两个地方,实际上是位于新州Orange或Howlong的合租房

任何一个首府城市都没有领取新起点津贴者单身人士可以负担的待租房,领取养老金的单身人士也衹有144套可租的房,其中63套在珀斯。

报告还发现,过去两年中养老金领取者家庭和单身人士的可负担能力在下降。

对于有一名成年人在挣采矿工资的家庭来说,生活会好些。即使在这里,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在悉尼,衹有7%的住房价格实惠,适合最低工资的家庭,这比墨尔本的25%低很多,反映出悉尼与其它城市相比租房费用颇高。

在过去十年中,悉尼的平均租金价格上涨了40%,远高于墨尔本的29%,高于全国总体的23%的上涨率。

过去几年租金的涨幅急剧放缓,但已经造成损害。虽然租金随着通货膨胀上升,但2008至09年悉尼的租金价格飙升远高于通货膨胀率。

Anglicare报告指出:“澳洲政府过去常常投入社会公房以满足需求。这被视为减少贫困和不平等的公共资产。但近年来,政府已经放弃了这一责任。社会公房的库存量根本没有跟上人口增长的需求。”

数据也支持这一点。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非私营房产占所有住房建筑的10%左右,现在仅仅超过1%。

显而易见,公共政策缺乏明确的解决方案。报告认为,“解决方案很简单,但事实证明难以解决,其实政府必须重新承担起住房责任。”

在这次大选期间,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的争论、利率和住房负担能力是重点话题。但最新的Anglicare租房报告显示,对于太多的人来说,住房负担能力方面的真正问题是这一问题很少被给与足够的关注,而这一问题已经更加紧迫了。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