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罢工若有预告期 学者:对工会不利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对于长荣空服员无预警罢工,雅虎调查显示八成六网友认为大众运输工会罢工应有预告期,台大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23日表示,民众想要有预告期,是因为罢工影响消费者权益,得不到社会的支持。而劳动部本来倾向于不订预告期,可是社会的压力这么高,可能迫使它做妥协,对工会不利。

辛炳隆表示,他不赞成预告期。台湾工会罢工通常是很长一段时间,本身有预告期效果,而且预告期限缩工会的罢工权,如果有预告期,资方的压力就会减轻。在台湾工会不是那么强壮情况底下,让工会有更多空间比较好。比较令人担心的是,民众想要有预告期,是因为罢工得不到社会的支持。

辛炳隆说,如果罢工劳资双方都感受到社会期待,做些调整引导外界社会的期待这是好的作法,否则,社会期待变成社会力量的反扑,就会压迫主政者去做回应,如订定预告期。台湾的工会干部做任何抗争活动时,社会的诉求很重要,如果没有社会支持,工会很难壮大。

辛炳隆认为,政府介入过深,不但对劳资双方不好,对社会大众也不好。大家认为政府会把罢工处理好,所以缺乏风险意识,就会期待都由政府解决。当民间企业产生劳资纠纷时,政府能够介入的空间真的不大,反到是消费者应该从几次经验中学会,想要去某家公司消费,应先检视劳资关系好不好,消费者要有些意识。

“罢工往往对劳资双方都不利。”辛炳隆表示,如果劳资双方能够透过罢工学得经验,更了解彼此,因此而比较收敛,比较会替对方着想,这样的罢工是比较有意义的。但如果劳雇双方对罢工采取更积极的报复行为,当然就会产生恶性循环。不过,台湾工会的力量没那么强,在罢工期间,公司不付薪水,工会又没办法支撑会员经济损失,比较不会让罢工走上恶性循环。

对于长荣或华航罢工都有外部工会(桃产总)介入,辛炳隆表示,因为内部企业工会,在企业内部比较不敢表达自己意见,《工会法》等相关法律允许外部工会介入。如空服员罢工,外部职业工会经过投票就可代表空服员跟资方抗争或罢工。不过,外部工会把罢工当成社会运动,且透过罢工蓄积社会运动能量,他们的着眼点跟当事者不一样。

辛炳隆说,外部工会介入后,不能取代内部员工的主体性,而空服员工会干部应有主体性,要知道怎么做对同仁最好、未来应该怎么走。外部工会介入最重要是取得平衡,既要让外部工会有介入空间,又不能因此而牺牲或取代当事者本身的主体性,在法律上应做更清楚的界定。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