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无国际法约束力?一文看懂《中英联合声明》

中英两国关于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如今是否具有国际效力的争论,成为反送中运动中的焦点之一。(网络图)

中英两国关于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如今是否具有国际效力的争论,成为反送中运动中的焦点之一。(网络图)

人气: 58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剑宇综合报导)持续至今的港人反《逃犯条例》(坊间称“送中条例”)修订运动,仍如火如荼。中共陷入了香港主权移交以来的最大危机中。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注。而中英两国关于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如今是否具有国际效力的争论,也是焦点之一。

6月26日,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再次表明立场,说“香港是中国未来试金石”,重申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具有国际效力,英国会继续捍卫对香港的立场。稍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于6月12日指出,香港的《逃犯条例》须符合中英两国在1984年签订的联合声明时所定下的权利和自由。

同在6月12日,中共驻英国大使在接受BBC采访时放言《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称这是“历史文件,已经完成了其使命”。中共大使的言论并不新鲜。早在201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20年之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

那么,《中英联合声明》到底讲了些什么,今天究竟有无国际法约束力呢?让我们来看一看。

《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

通过两次鸦片战争,清政府将香港岛(1842年)和九龙半岛(1860年)永久割让予英国;1898年,又将香港新界及其二百多个岛屿,租借给英国,租期为99年,至1997年。风云际会,在港英政府的治理下,香港作为自由港,150年来发展为世界金融、航运、资讯中心之一,被称为“东方明珠”。

1978年中共开始改革开放。从1982年9月起,历时两年,经22轮谈判,中共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于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正式签署《中英联合声明》。1985年5月27日,中英两国互换批准书,协议随即生效。1985年6月12日,中英两国政府把《联合声明》送交联合国登记。

《中英联合声明》的主要内容

《中英联合声明》包括《联合声明》正文与3个附件及备忘录。

《联合声明》仅8条。在《联合声明》内,中共声明决定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而英国政府也声明定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共。中共声明,中央(中共)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如下:

• 在中共恢复行使主权后,香港将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
• 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政府。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 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和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在回归前的法律基本不变;
•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当地人组成。原在香港各政府部门任职的外籍人员可以留用;
• 回归前香港的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各项权利、自由、私人财产、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以及外来投资均受法律保护;
• 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持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地区的地位;
• 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资金进出自由。港币继续流通,自由兑换;
• 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持财政独立;
• 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与英国和其它国家建立互利的经济关系;
• 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以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单独地同各国,各地区及有关国际组织发展经济、文化关系;
•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社会治安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维持;及
• 上述方针政策将在五十年内不变。

附件一,订明中央(中共)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附件二,列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职权范围和工作安排;联合联络小组运作至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为止;附件三,就保障土地权利和未来的土地契约作出规定,并订明设立中英土地委员会,而中英土地委员会运作至一九九七年月三十日为止;及中英两国政府英国属土公民的地位所交换有关《联合声明》的备忘录。

《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国际条约

两国签署的联合公报或联合声明多是不具法律拘束力的国际文件,但是《中英联合声明》却不同,它是一项双边条约。

根据国际法,判断一项国际文件是不是条约,核心标准就是它是否创立、更改或废止了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从文本内容来分析,《中英联合声明》就香港问题在中英两国之间设定了相关权利义务。

同时,中英两国具有缔结条约的意图。第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联合王国政府同意,上述各项声明和本联合声明的附件均将付诸实施”。第8条规定:“本联合声明须经批准,并自互换批准书之日起生效。批准书应于1985年6月30日前在北京互换。本联合声明及其附件具有同等约束力。”这两条表明中英双方将《中英联合声明》视为条约加以遵守,并同意尽快交换批准书推动《中英联合声明》早日生效。

因此,《中英联合声明》之国际条约的性质,为法学界和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事实上,《中英联合声明》在联合国登记,载于《联合国条约集》第1399卷,也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条约集》。

《中英联合声明》并不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而丧失法律效力

一种观点认为,香港主权已交还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年,《中英联合声明》中的内容已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加以规定,《中英联合声明》已不再具备效力。

其实不然。牛津大学在读政治学博士徐小白撰文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序言中说:“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已由中国政府在中英联合声明中予以阐明。”这说明《联合声明》是治港的政治与法律文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香港的宪政基础。

《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两份文件的适用范围和作用都不同,不存在一个文件取代另一个文件并使其自动失效的问题。而且在国际法中,国际条约具有优先级别,其存废仅取决于条约自身的规定,或者缔约两国的修约,不因缔约国国内的立法而废止或失效。

《中英联合声明》没有对自身有效期做出明确规定,但第三条第十二项指出:“上述基本方针政策”将以“基本法规定之,并在五十年内不变。”也就是说,《基本法》无论从立法到实施,甚至其最短时效,都属于《联合声明》的规定和承诺范围。

按照这一表述和逻辑,《联合声明》的有效期至少应到香港回归后的第五十年。在此期间,中英两国都有义务遵守并履行《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各项事宜。中方不得在这五十年中修订《基本法》使其不再符合《联合声明》中阐述的基本方针政策,或者以其它方式违背“五十年内不变”的承诺。

《中英联合声明》长期有效

虽然,从条约履行角度来看,中英联合保证香港主权移交的事宜已经完成,双方在这一层面的权利义务履行完毕;就此而言,《中英联合声明》的相关部分已经失去“现实意义”。

但是,另一方面,从法律角度而言,《中英联合声明》仍然是一项有效的条约,中国政府在《中英联合声明》第3条中所作出的承诺,如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一国两制”、香港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等,仍然有效,并需要中国政府切实加以履行。

中共这一承诺既带有法律效力,也带有政治效果。

香港执业大律师胡鸿烈,早在1997年就撰文指出,“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是一项国际条约,有拘束中英两国法律效力,因此其效力原已超越两国的宪法。香港特区基本法所规定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是我国根据联合声明所承担的国际性义务,并在联合国登记了这项承担。”(“香港回归的法律基础”,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7年第6期)

因此,英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英联合声明》自30年前签署以来,时至今日依然有效。这是一部在联合国备案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现在也具有效力。作为缔约国之一,英国政府致力于密切监督其实施情况。”(原文为“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remains as valid today as it did when it was signed over 30 years ago.”以及“It is a legally binding treaty, registered with the UN and continues to be in force. As a co-signatory, the UK government is committed to monitoring its implementation closely.”)

英国和国际社会有权监督中共有否落实《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或许感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2017年6月30日关于《中英联合声明》的言论太离谱了,8天后,即7月8日,中共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徐宏在香港出席国际法研讨会时换了个说法。

徐宏指《中英联合声明》“不能说没有(法律)效力”,但当中没有条文赋予英国就回归后的香港有任何权力。徐宏又称,若英国认为对回归后的香港仍有责任的话,这是在违反国际法中要尊重别国主权及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基本原则,“中国人的内政,不需要英国人来说三道四”。

这位中共外交部官员的新说法合理吗?曾在香港大学任教的宪法学者戴大为对媒体表示,《中英联合声明》第7条已订明,中英两国同意“声明和本联合声明的附件均将付诸实施”,清楚显示《声明》中所有条款均对两国有约束效力。戴大为指出,中共当年拿着《声明》游说各国承认香港是独立关税区和出入境管制区,各国以实际行动支持。他质问:各国难道不能监察中共有否落实《声明》和《基本法》,以确保自己的利益不致受损?

当今中共又宣称《中英联合声明》“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意欲何为?

早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为阻止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就《中英联合声明》落实情况的香港调查团赴港,中共驻英大使馆公使倪坚于是年11月28日就对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德.奥塔韦(Sir Richard Ottaway)明言:中英之间的联合声明目前已经无效,该份签署于1984年的声明,有效日期只维持至1997年。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保华认为,“由于这是个人之间的谈话,媒体虽有报导却未重视,尤其英国政府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要求中国政府(中共)澄清,以致中国流氓政府(中共)得寸进尺,干脆透过外交部正式废弃中英联合声明(于2017年6月30日)。”林保华指出,中英协议当厕纸,这是中共挑战现行国际秩序。

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公然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不具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这说法泄露两个重大信息:第一相当于承认中共已经不再遵守在过去二十年已经逐渐不再遵守的中英联合声明,不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另一个重大信号是中共准备对香港加强控制,准备进一步破坏一国两制。

而今,在香港市民倾城反“送中条例”、数以百万计的港人怒吼之际,中共借其驻英大使之口,再次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已经完成了其使命”,其用心不得不令人警惕。#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6-28 1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