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十年前的7·20 北京青年郭为民彻夜未眠

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郭为民。(受访者提供)

人气: 24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报导)夜深了,北京城却没有宁静。郭为民往天安门方向走,走到虎坊桥时,已是凌晨5点了,街头上有联防的在巡逻,查问路人……彻夜未眠的他到了天安门后,在那里待了一整天,炎炎烈日下,气温高达41摄氏度,人都被晒晕了,这一天是1999年的7月21日。

之前一天,7月20日,家住北京市的郭为民经历和目睹了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天。

7·20当日 警察用公交车拉人 北京体育场变拘留所

郭为民回忆说:“我和一个年轻男同修一起先去了府右街,就是4·25万人上访的地方,我们想还像4·25一样大家聚集起来。那里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还有用来装人的公交车,他们几乎见人就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叫法轮功的人上公交车,装满一车就拉走,我们也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去了。”

那是在法轮功学员4·25和平访之后,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宣布取缔和镇压法轮功,首都北京一时间乌云密布,全城警察不由分说地抓捕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

那天,郭为民从家里出来,因为不是外地人,他没有成为警察抓捕的主要对象,但最终还是被抓了,“快到永定门火车站时,碰到一帮警察对行人搜身,他们从我们身上搜出了《转法轮》书籍,就这样我们也被抓了,然后是登记个人信息。”他说。

“之后,我们也被送上一辆公交车,车里装满40、50人左右时就开走。我们被拉到了丰台区体育场。”眼前的情景郭为民至今记忆犹新,“体育场的场地上一片一片地坐了很多人,有警察在场,按不同地区的人分开坐,在车上就问是哪里的人,然后就归到那一片人群去。当得知我们是北京的,就又把我们拉走。我们一行三人被带到了永定门附近一个宾馆的院子里,那里有很多警察,当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 ”

“然后有三个警察分别一对一地向我们三人问话。”与其说问话,不如说骂人,郭为民形容道:“他们满嘴酒气,说话带脏字,胡搅蛮缠不讲理。”前两位学员试图和问话的两名警察讲道理无果,结果是在他们的骂声中离开了。

他也试图和警察解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思路一直很清晰,说话一直很有逻辑性,他找不到丝毫破绽,最后他自己说不下去了,理屈词穷,没趣地走了。”这时大概已是凌晨2点多了,他们最后让我离开。

苦苦寻觅 找到人生的意义

和千千万万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一样,郭为民修炼法轮功的原因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寻觅一种提升身心健康的功法。

“我年轻时喜欢武术、气功,那时又有气功热,有关气功的杂志、书籍及各种功法在社会上传,我很喜欢看这方面的书籍。”他说,“但没有一种功法是我满意的,我总认为它们里面有不对的东西。那时我20多岁,也常思考一些人生问题,感觉人的道德在整体下滑,不知人为什么活着,心里很苦。”

迷茫中,郭为民给自己定了人生的原则:“不抽烟,不喝酒,不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孝敬父母,本本分分、平平淡淡过一生。”

1996年5月6日,郭为民清楚地记得,一直反对他看气功书的父亲,一改常态,给他带回家一本气功书,“他也不看,就放在了桌子上,那也是当时很有名的功法,我就翻了翻,觉得里面没讲什么实质的东西,我就放那不动了;第二天下班,我父亲像昨天一样又拿回另一本气功书,也是当时有名的功法,我又翻了翻,对里面讲到的东西也不认同,就又放那里不动了。”

第三天,“我父亲又拿回来一本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次不同的是我父亲主动对我说,‘我拿回一本书你看看’。我以为还跟以前一样,就漫不经心地拿到自己屋里看去了。”读完后,郭为民大为振奋,“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觉得真是太好了,这就是我要的!”,“父亲还跟我说,书摊上还有几本这个作者的书,你可以自己去买。”

于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书摊买回来了《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就这样,郭为民开始了修炼法轮功,经常到北京天坛公园的西门炼功点去炼功。

没有犯罪 却被判刑十年

好景不长,在郭为民开始修炼的第三年,中共启动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迫害,从1999年到2002年三年间,他因为坚持炼功和讲真相,多次遭警察非法关押,最后一次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判刑10年。

1999年7月20日后,就不断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郭为民和家人自愿接待了一些来自外地的同修。“1999年9月17日,我因为给一些外地同修送衣服时,被警察抓了。一个警察拽着我的耳朵,让我带路去找同修。”他为了不出卖同修被拘留了28天,“警察审问了我一天一宿,这一天一宿没吃没喝没睡觉,也不让上厕所。”

他的父亲,也仅仅因为好意接待外地同修而被拘留了15天。“在看守所里,我隔着牢房的铁栅栏门,看到自己60多岁的父亲,光着脚,双手抱头,像犯人一样被警察叫出去提审,我心里真是很难受。”

2000年黄历新年期间,郭为民和当地同修大概20人左右,重新开始每天早晨在外面集体炼功,“炼到第七天时,来了一帮警察把我们都抓了。这次我被拘留了30天。”

2000年底,郭为民因为做真相资料又被当地警察分局下令抓捕。拘留了37天后,因为警方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只好放人。

多次的被拘留并没有影响郭为民讲真相的决心。他回忆道:“2001年大概3、4月份时,一位学员找到我,让我负责真相资料的转递。这个学员主要负责制作真相资料,印制各种真相小册子,刻录光盘等,还有制作真相图片、横幅等,为了资料点的安全,这些资料都由我转给其他学员。我在不同的地方租了几个仓库,让和我联系拿资料的学员去仓库取资料。这些资料大概要供给1000多位学员用。”

“2002年8月,我们被抓了。这次我被判刑10年。”2002年8月9日,郭为民和法轮功学员张振忠在福州因讲真相再次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和法轮功学员王益,但凌,张鸿儒,李海,晋源涛,徐若辉和白丽丽一起, 9位学员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作为同案进行所谓的审理,9人中除白丽丽被非法判刑三年外,其余8位被非法判刑9至14年,郭为民被非法判刑10年。

冤狱8年半受尽折磨 母亲也被非法劳教两年

郭为民在8年半的冤狱中,承受了很多的痛苦和折磨。每天被4个犯人24小时贴身“包夹”看管,长期做奴工,长期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视频,连续多日不让睡觉,不让洗澡,不让理发,不让剪指甲,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坐小板凳等等。

“坐小板凳是长时间不许动,有人屁股都坐烂了。有一次我泻肚子,警察却不许我去厕所,我脸色发白,浑身出虚汗。”

2011年2月9日,郭为民提前一年半回到家中,得知母亲朱秀珍也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2007年5月至2009年5月期间被非法劳教迫害两年,73岁的父亲因此受到很大打击。“身体一度出现严重病态,却根本无人照顾他”。

郭为民还披露,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修炼而被警察活活打死。2002年8月至2003年2月期间,郭为民被关在北京大兴一个所谓“法制学习班(洗脑班)”内,一天晚上他清楚地听到隔壁房间有两个警察谈论法轮功学员王益。“其中一个警察说,王益被“熬鹰”40多天,怎么也不肯转化,是个难啃的骨头。另一个警察大声说:哪那么多废话呀,不行就打,我都打死两了。另一个警察马上说,隔壁有人,说话小点声。”

自监狱回家后,郭为民仍时刻处在当地司法所、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的轮番监管下,不准郭为民离开北京市,还要经常向他们汇报动向。“我仍然像生活在一个大监狱里。”

2013年2月16日,郭为民辗转来到美国。2015年7月14日,郭为民从美国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法院寄出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及反人类罪。

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即将来临之际,郭为民说,“这20年来,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而失去了生命,有多少本应是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法轮大法弟子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这个冲破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如今还在继续。而这一切的发生,仅仅是因为大法弟子遵循‘真、善、忍’这一普世价值观,做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我相信有良知的人都会选择站在正义这一边。”#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7-09 10: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