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美国准备很久了

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共同创始人葛特曼(Ethan Gutmann)告诉大纪元,希望伦敦“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的判决促使各国政府和医学界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摘罪行。(大纪元图库)
人气: 34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秦越采访报导)伦敦一家独立法庭于6月17日判决,中共仍然在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终止中国(中共)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共同创始人葛特曼(Ethan Gutmann)告诉大纪元,希望该判决促使各国政府和医学界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摘罪行。他还透露,美国国务院已经“准备很久”了。

该法庭是名为“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它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听取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受害者提供的证据。法庭终审判决说,可以排除合理存疑而裁定中共政府是“犯罪政权”,犯下了反人类罪行。

这家独立法庭的主席、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说:“结论表明很多人没有理由地以难以描述的可怕方式死亡……我们生活的这样一个星球上,极度的邪恶可能属于那些当权者,现代人所知的最古老文明之一此刻就在他们的统治之下。”

活摘器官是中共国家行为

葛特曼告诉大纪元,有证据显示,活摘器官是中共国家行为。证据之一就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所做的电话调查。

2006年9月13日,时任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追查国际”调查员假扮中共驻德国使馆一秘向薄熙来询问,是谁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炼者器官的命令。薄熙来亲口承认了是“江主席”(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葛特曼认为,活摘器官是中共国家行为的第二个证据是,薄熙来的手下王立军曾参与数千起强摘器官手术。而薄熙来是中共主席的候选人之一。

据明慧网报导,从2003到2008年,王立军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创建“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曾获得过“中国光华科研基金会”的“光华创新奖”,获奖成果是他研究注射用死亡液的配方,让死刑犯尽快地无痛苦地死去,为的是得到最鲜活的器官。其性质比二战时期日寇的七三一部队还恶劣。王自曝“两年中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

此外,2016年的调查显示,中国全国性扩建器官移植设施成为国家经济规划的一部分。近年,新疆1500万人在九个月之内被抽血测试DNA。葛特曼说:“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许可及其提供的资源,这件事不可能做成。”

葛特曼曾采访大约百人,写成《屠杀》(The Slaughter: Mass Killings, Organ Harvesting and China’s Secret Solution to Its Dissident Problem)一书,揭露中共活摘器官黑幕。

现在需要的是行动

葛特曼认为,中共活摘器官的证据已经非常翔实充分,现在需要的是行动。他希望,伦敦独立法庭的判决能够促使世界行动起来。

“这(伦敦法庭的判决)是否意味着更多国家将禁止本国公民去中国移植器官?我希望如此。这是否意味着更多国家将站出来反对中共的行径?我非常希望如此。伦敦人民法庭指出:如果你跟中共做生意,就意味着你跟一个犯罪国家做生意。我希望看到,伦敦法庭的判决将导致(世界)跟中国移植医生断绝一切关系。”

断绝关系的含义包括:中国移植医生将不会在西方会议受到欢迎,不被允许在西方医学杂志发表文章,不能接受西方的培训,不能从西方购买设备。西方医药公司不再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

制止活摘的最有力手段是什么?

葛特曼认为,跟中共切断联系是西方可以采取的最强有力手段。“为什么?因为中国医生极度需要西方的接纳。他们需要美国的接纳,他们需要欧洲的接纳,他们需要(西方)赞扬他们,他们需要(西方)平等对待他们,但是我们不能那样做。”

葛特曼指出,跟中共切断关系将意味着中共损失很多的钱。而中共最在乎的就是钱。“移植行业每年的经济规模是10万亿到20万亿美元。可这跟中国的制药行业赚的钱比起来都不算什么。但是制药行业要想人们从中国买药,那将要求人们对中国医疗系统有高度信心。如果人们由于活摘器官问题对中国医疗系统失去信心,那将对中共赚钱能力产生重大影响。北京当局最在乎的一件事就是钱。”

“如果每个人都能坚持这么做——如果欧洲、美国、日本、韩国、台湾都团结起来,说我们都切断跟中国移植医生或跟中国移植系统相关人士的联系,这将对北京当局产生巨大影响。”

美国国务院关注数年

制止中共活摘的另外一个有效手段可能是《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该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及国外显着腐败人士实施制裁,例如禁止入境、冻结并禁止官员在美国的财产交易。

“他们也可以使用‘马格尼茨基法案’来惩罚中国移植医生。我们掌握了这些医生的很多信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有关于这些医生的大量数据库,我们经常使用和查询这些数据库。实际上,所有这些医生都适用‘马格尼茨基法案’。这将永远阻止他们进入美国或欧洲。这是西方政府可以做的一件重要事情。”

葛特曼曾经跟美国务院几位官员谈论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葛特曼说:“他们对此事显示了兴趣。但是他们是静悄悄地做。他们已经关注了数年。国务院有几位官员(我不愿意透露他们的姓名)积极参与此事。我相信他们可能现在要采取行动了。所以他们准备了很长时间。”

今年6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表2018年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共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佛教徒、地下基督教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这会震惊每一个人的良知。”这是美国国务院首次由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中,向各国记者公开曝光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行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告诉大纪元,他们从2006年开始,每年向美国政府相关机构,包括国务院递交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和责任人名单,其中包括参与活摘器官的外科医生名单。

“今年有关方面说要我们提供名单。”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2014年12月5日,“追查国际”发布了中共788家非军队系统医疗机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7423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其中包括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任郎韧,浙江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器官移植医生郑树森,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医师黄洁夫等。

2014年10月28日,“追查国际”发布中共军队和武警系统103家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2096名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其中包括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陈新国,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中共军方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敖建华等。

美国非移民签证表格上的问题令中国外科医生心惊

尽管美国政府尚未对任何一位中国移植医生动用“马格尼茨基法案”,但是美国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上的一个问题,却像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问题就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

这个问题是在2011年6月添加的。而在此之前,“追查国际”已经向美国政府连续五年递交迫害法轮功调查报告和责任人名单。2006年7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出版了《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Revised 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

2006年7月25日,正在波士顿参加“世界人体器官移植大会”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长陈忠华收到美国法轮功学会的控诉状。美国法轮功学会指陈涉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同时受到指控的还有参加同一会议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

美国非移民签证表上的问题显示,美国政府已经关注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并采取行动。

记者通过网上搜索,发现在被“追查国际”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医生当中,有在2011年6月之后入境美国的。比如,北京朝阳医院肝胆胰脾外科副主任医师金中奎从2012年5月~2013年5月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担任访问学者。

葛特曼说,可以推测,这些中国医生在入境美国的时候,在活摘问题上撒了谎。但是未来某天,当美国政府决定追究活摘罪行的时候,这些人在入境表格上的撒谎行为本身将构成重要犯罪。#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6-30 4: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