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冤狱及秘审亲历者:引渡恶法撕破对中共幻想

中共末日疯狂 2019年见证迫害好人惨剧周年

4月28日民阵及民主派团体发起的第二次反“送中”恶法大游行,有13万人上街。(李逸/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2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骆亚报导)近月来,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民间通称引渡恶法或“送中”恶法)浪潮风起云涌,民间不同界别自发联署遍地开花。港府6月12日将草案直上立法会大会审议前夕,本周几场大型集会游行,包括六四晚会、法律界黑衣游行和6.9大游行,预料将把反抗民意和国际关注推至新高。

本报采访了亲历中共冤狱和秘密审讯的传媒人和学者,请他们揭露中共如何舞弄“法律”迫害善良民众。专家认为,2019适逢中共大规模镇压民众的敏感周年,其在港强推恶法更显其末日疯狂,将唤起更大的抗共民意,携手反恶法。

港府在中共授意下强推引渡条例修订、意图打开将港人移送大陆受审的缺口以来,引发两场大型反恶法游行,法律界、传媒界、学界以至工商界等纷纷发声表示不信任中共控制的司法制度。虽然港府在商界压力下删去部分罪行和提高移交罪行刑期门槛至7年,但被视为小修小补,无法改变大陆缺乏人权保障和公平审讯的事实。

恶法争议亦引起国际层面的关注。继欧盟与美国国会就引渡修例向特首林郑月娥发出外交照会与国会议员联署信后,英国与加拿大政府上周也罕有发表两国联合声明,关注修例将冲击《中英联合声明》所保障港人的权利和自由。

中港警方早有秘密交人

资深传媒人程翔相信,中港两地早已有秘密“交人”渠道。(蔡雯文/大纪元资料图片)

熟悉中国事务的资深时评家程翔指,九七回归不久中共已多次向港府提出协商制订中港二地的引渡逃犯条例,但20年多次协商都谈不拢,据当年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当时港方坚持“5项指导原则”,包括任何引渡安排都应考虑到“一国两制”原则,以及两地法律和司法制度的差异等,但北京不接受。

程翔说,中共一直对两地不对等处理感不满。今次台湾杀人案,港台两地受“钱七条”(指中共已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在1995年发表的《香港涉台问题基本原则与政策》)所限,不能有直接官方往来,要提交到中央去处理,“因此北京将多年来想达到的效果一并解决。”他认为这是中港政府强推恶法的背景。

不过他表示,相信香港移民局(入境处)及警方与大陆警方早有勾结,“早就知道大陆的黑名单,当此人来港时,就自动将他送回去。”只不过恶法通过后,就可名正言顺地移交“逃犯”。

无辜者恐遭“送中” 韩正指明引渡“两种人”

程翔本身就曾因在《海峡时报》披露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卖国的消息,2005年被捕并以“间谍罪”冤判入狱5年,见证中共司法制度的黑暗。他说,国际社会及本地各界强烈反对“送中”条例,相信皆是担忧恶法会引渡无辜的人回大陆受审。

他又指,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早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香港福建社团联会时提到四种人,指明香港向内地移交逃犯的情形不外乎四种:(一)是内地居民在内地犯罪后潜逃到香港的;(二)是香港居民在内地犯罪后逃回香港的;(三)是香港居民在香港触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四)是中国公民或外国人在国外针对中国国家或公民犯罪而身在香港的。

程翔强调后面两种情况令人忧虑。他以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为例,“周勇军拿美国护照,在美国从事民运活动,它认为是危害国家安全。所以周勇军有一次来港就被香港直接送到大陆去。”他强调周勇军是港府主动交人而非中共要求:“这就是韩正口中的第四类人”。

中共舞弄法律打压好人

旅澳的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2017年3月回到中国大陆多座城市调研,与2015年“709维权律师大抓捕”相关人士见面后,一度遭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期间遭秘密讯问。

冯崇义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关注“送中条例”通过后,“(过去)用绑架的方式秘密拉人,今后它就可以理直气壮、公开地把人拉回中国去。”除了严重侵害香港人的基本人权,“(中共)甚至可能安排人驻扎在香港机场,国际上过境的一些人,都可以拉回去。”

冯崇义分析,问题关键在于中共没有符合普世价值的司法独立,是行政部门——公安、国安、国保掌控的法律,其法律的主要功能,“不是控制社会犯罪,而是为了镇压民众的反抗,镇压异见,来巩固共产党的政权,所以它的法律性质是不一样的,用法律专业语言讲就是恶法、非法。”

黑手伸港显中共末日恐惧

2019年适逢中共打压人权、迫害好人的多个周年纪念,包括1989年六四镇压手无寸铁学生30周年、1999年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无辜法轮功学员20周年等。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共今年加剧管控民间,并将黑手伸至香港,凸显中共恐惧垮台的末日心态。

冯崇义说:“(中共)年初就把今年定为防范颜色革命的一年,一开年就开政治局会议、全国公安局长会议,全面部署。特别是再过几天就是六四,很多人讲‘逢九必乱’,还有镇压法轮功等很多纪念日,中共是很担心这样的纪念日会引起全国规模的民众抗议运动,所以动员了所有的资源去防范垮台。”

冯崇义表示,如今中共伸手在香港强推恶法,将推动更多人出来参与悼念六四等集会,在大陆各地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这也是中共最惧怕的。

台湾“一国两制” 幻想破灭

另外,中共借台湾杀人案推动引渡恶法,令外界对其高喊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更添疑虑。程翔认为,香港“送中”条例风波为“一国两制”作了很坏的示范,呼吁台湾人要警醒,“我希望台湾同胞尽早觉悟到,中共是不会遵守一国两制,哪怕它当初信誓旦旦,说会严格按照一国两制方针。香港的经验已很明显。”

他指中共近年来不断重新定义一国两制,“比如高度自治,现在说不是全面自治,又说中央对港有全面管治权,它掌控话语权及解释权。”他强调设计一国两制原意是一国下有两种不同制度,但中共又解释为一国大于两制,“希望台湾不要重蹈香港覆辙。”◇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