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京生:纪念1989年的牺牲者们

2019年6月1日晚,上百人在华盛顿DC的中共驻美大使馆前举办“六四”大屠杀30周年烛光纪念会。图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林乐予/大纪元)
人气: 6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3日讯】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1989年的那场民主运动。轰轰烈烈的场面和血腥屠杀的场面,是中老年以上的那几代人难以忘却的记忆。全国各大城市上百万的人,学生、市民、知识分子和党政机关的干部,在街道上形成了声势浩大的自发的游行抗议。这给共产党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也给全世界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随后在六月四号的凌晨,枪声响起。广场上,街道上一片血肉狼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市民倒在了机枪坦克的铁蹄之下。为了民主自由的理想,为了这一代人和后代更幸福的生活,无数勇敢的人们用血肉之躯和武装的军队对抗,付出了牺牲。

在这场屠杀中,有些军人表现出了作为人的良心,他们的代表人物是三十八军的徐勤先军长。他因为拒绝执行屠杀人民的命令,而被送上了军事法庭。也有很多军人抬高了枪口,避免伤害父老乡亲。但也有很多虎狼一般没有人性的军人,用机枪坦克无差别地屠杀人民,连十几岁的中学生也不放过。

三十年来,中共害怕谈论这场毫无人性的屠杀,导致很多年轻人似乎忘记了自己先辈的历史。但是也有很多人没有忘记自己亲人的牺牲,他们在纪念,在抗争,在寻求政府的平反和赔偿。也有很多人,以海外民主运动为首,每年公开纪念这些英雄和牺牲者。更多的在国内的人,迫于共产党的压制和迫害,只能在内心里和私下的场合纪念他们。

共产党和他们豢养的五毛也不是不谈论民主运动,他们的一个论调就是:三十年了你们还没有成功。并且集中攻击海外民运说:三十年了你们都干了什么?借此挑拨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不满。

人类四分之一的民主和自由,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吗?建国时只有几百万人口的美国,也是在先贤们奋斗努力了二百多年才成功。为什么中国人就必须在三十年内成功呢?我觉得我们这几代人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给后几代人的成功打基础。

在自己无所得的前提下默默奉献,出钱出力牵连亲属,而能坚持为他人做嫁衣裳三十年甚至四十年,这些人才是民族的精英。国内的同道们更可敬,他们还要时不时地去监狱里报到,甚至被疾病死。除了为了五毛钱就能吃掉良心的人,有人会对他们苛责吗?没拿钱就跟着特务瞎起哄的人,更是蠢得忘了自己是谁。

从网络上看,人们普遍有一种梦想心态,以为天上终究会掉下馅饼来。中共的文化特务也在极力推动这种心态的发展。所以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什么和解智库,什么党主立宪之类的大忽悠,便风行一时。这些都是利用人们善良的梦想设计的,其前提就是天上可以掉馅饼。

和平演变,当然是我们的最高理想。但是没有暴力斗争的严重后果作对照,人家凭什么让你把他们的特权演变掉呢?没有以命相搏的决心,流氓暴徒们会向人民让步吗?和平演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和平演变。

甚至民主之后,每一个好的结果,也都是人们通过斗争并且付出代价得到的。民主、法制,只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斗争环境,不必经常进行流血的斗争。专制暴政提供给人们的,除了压迫和剥削,就是不讲理的暴力政治斗争。不但对老百姓,对当官的也是一种残忍的政治。天上掉馅饼,永远只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梦想。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03 3: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