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莫忘六四抗暴者 孙立勇:用良知抵御残暴

《“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2019年5月出版,集结108位六四抗暴者资料。(孙立勇提供)
人气: 18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林岑心采访报导)时值六四学运30周年,曾任职北京市警界、亲历六四、现流亡澳洲的孙立勇出版《“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一书,呈现108位在六四期间捍卫学生的北京市民,他们部分是在监狱里及出狱后接受的访谈,盼以此书纪念这批抗暴者当年的壮举与苦难,作为对中共政权永久的控诉。

孙立勇从2007年开始撰写六四抗暴者的苦难生活。他1990年因出版地下刊物《民主中国》、《钟声》,被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五监区11队。这些抗暴者被关在12队,他们在监狱里遭受的酷刑、强制劳动,孙立勇都历历在目,这些人出狱后的困苦更令人鼻酸。

枪林弹雨中 北京市民对抗残暴

孙立勇是恢复高考后北京市公安学校的第2届毕业生,毕业后进入北京市公安东城分局工作,86学潮后因同情学生、得罪领导,被调职到北京橡胶供销公司保卫科工作。89民运爆发时,他每天都去天安门观望、思考,广场上很多警察也都是他的同学、还有很多秘密警察。

6月3日晚上,他抱着2岁多的女儿去天安门,亲眼目睹中共屠杀民众枪林弹雨的血腥场面,看到当场倒下的无辜学生、市民,并看到无数的石头扔向开来的坦克车。他当时拍摄了许多在屠杀中受难的死者照片,其中在一处就有57具尸体。

1989年六四事件,北京市民加入捍卫学生行列。中共镇压民众的血腥画面震惊世界。(六四档案照)

他注意到,非常多的市民6月3日晚上站出来捍卫学生,阻拦戒严部队进城,“市民们的想法非常简单,是为了保护学生,觉得你坦克不能开到天安门去,不能去杀害学生,国家不能动用坦克、装甲车、戒严部队、冲锋枪来对付学生。”

这些前去抗暴、阻拦的北京市民,后来都被共产党判刑,从有期徒刑、死缓到无期徒刑,他们出狱后回到社会上生活相当悲惨。孙立勇说:“在北京找工作,必须要有‘无犯罪证明’,你到派出所开证明,你是放火队、你烧坦克,拿这么一个犯罪证明,你去哪儿找工作?根本没法找。”

被遗忘的群体 不能遗忘的壮举

“当初那些北京市民,他们为了保护学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他们今天的困苦,在这个世界上是被忽视的,当年的学生领袖们也很少提及当年的北京市民的抗暴举动。”

孙立勇受邀参加余志坚纪念奖颁奖仪式并致词。(孙立勇提供)

有鉴于六四事件中这些北京抗暴者的事迹不能被遗忘,孙立勇开始着手搜集资料,包含当年的判决书、起诉书、逮捕证、释放证的所有法律文书原本扫描,一共收集了108人的法庭档案,于今年2月份寄给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图书馆系宋永毅教授。孙立勇得到他的鼓舞,这本书在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出版成册,填补了中国现代史对这些草根人物的记录,于2019年5月10日出版。

孙立勇认为,这是对共产党永久的控诉,“把中共对这些抗暴者的判决书保留下来,实质意义上,是给共产党准备一份起诉书,起诉它在这场镇压中如何迫害这些抗暴者,留下了一个历史的见证。”

发起人道捐助 让下一代感受温暖

此外,他也发起对六四抗暴者子女的成长基金,从2010年至2018年,捐助了1.7万美元给抗暴者的子女,捐了5.7万澳币帮助66位当时被判刑入狱的六四抗暴者的孩子,“希望通过这种人道主义的救助,使这些抗暴者的孩子知道,他们的父辈曾经为中国的民主奋斗过。”

今年三月份,一位六四抗暴者张燕生因心衰、肾衰需要救助,孙立勇捐助他几百块钱,让他得以接受治疗。张燕生当年被以抢劫罪判处无期,而所谓的抢劫罪,就是六四时中共军队要进城,他们不让军队开进城内、互相争夺,张燕生因此被判无期。孙立勇表示,“这些人都是中国历史的活化石,他们能够活着,就是对共产党最有利的一个指控。”

2019年4月10日,多位六四人士探望张燕生。 (孙立勇提供)

孙立勇表示,现在这些在中国推进大陆民主自由的异议人士、当年的抗暴者,大约有2000人左右还在监狱里,能够送给他们一份温暖、关怀,实际上,也是对中国民主自由进程添砖加瓦。#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6-03 4: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