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8万港人参加六四烛光晚会 抗议中共暴政

支联会宣布,有18万人参加六四事件30周年烛光晚会,仅次于2009年的20万人,创下2014年雨伞运动后新高。(李逸/大纪元)
人气: 63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梁珍香港报导)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中共至今仍掩盖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暴行,但悼念死者、承传真相的烛光,再一次在香港燃亮。创五年新高的18万人逼爆维园,传递这30年来的夙愿——平反六四,谴责中共暴政及残酷镇压。参加者同时表达反对中共强推《引渡条例》修订进一步侵蚀香港的自由法治,强调6月9日将再上街反恶法。

今日(4日)天气阴雨无常,仍无阻人们参加支联会在维园举办烛光悼念晚会。下午5时起市民陆续进场,不到8时已坐满6个足球场。许多下班赶到的市民被拦住,需前往旁边的草地,这时仍有大批市民不断从天后站及铜锣湾港铁站出来,要“打蛇饼”等进场。

支联会宣布,有18万人参加六四事件30周年烛光晚会。(李逸/大纪元)

随着蠋光燃起,不少市民仍未能入场,在大台后的篮球场安静等候,这份守序为他的精神令人感动。

悼念集会约8时开始,首先播出“‘六四’三十周年:香港人的‘六四’”片段, 接着向民主烈士纪念碑献花,燃点火炬。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致悼辞,指当年在机枪下、坦克前牺牲生命的人士,三十年来启发大陆国内外各类抗争,成为更多运动的力量,并将传承下去:“我们记住政权的恶,否认杀人的政权,谴责当局的暴行,誓为你们讨回公道。”之后全体默哀一分钟。

会上播放“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六四遇难者王楠母亲张先玲的讲话,她向参与悼念活动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虽然三十年来,中共执政当局一直不敢与天安门母亲们对话,但她们仍会本着和平、理性的原则,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管路有多崎岖,我们将奋力向前!”

当年以学联代表身份上京的六四幸存者李兰菊分享亲身经历,不禁伤心泪流。她强调,30年来她都尽力记着当年每一条人命的最后体温,虽然她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绝非是中共所指的“暴徒”。又说,六四记录中共残暴及无耻的谎言,不但要悼念六四亡魂,还要坚持平反六四;她表示,自己在多伦多支援民运工作,纵有困难,但维园烛光能给予他们力量支撑下去。

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及资深传媒人程翔则分享今日正式出版的《我是记者——六四印记》一书,由60位传媒工作者撰写,强调多位传媒人印证当年天安门附近死伤无数,而非近期中共官员及亲共者的扭曲言论。程翔指,中共由最先的否认有死人到近期承认镇压是必须的,已是承认今日的繁荣是建立在血腥屠杀的基础上。

支联会常委朱耀明牧师也上台分享,他表示,维园烛光让受苦的人知道,他们并不孤单,香港人没有忘记他们。他讲述,1989年被通缉的民运人士逃亡来港时,时任法国驻港副总领事梦飞龙先生和总统外交顾问燕保罗先生不顾一切,将个人的前途押下,以生命实践自由,给予逃亡人士签证避难法国,救回了许多的生命。他最后强调:“我们要有信心、勇气起来行动;以爱、以良善,以公义对抗不义的政权!”

大会安排以歌曲展示不会忘记六四、对平反六四的坚持,包括齐唱《自由花》、《民主会战胜归来》,歌手黄耀明献唱《回忆有罪》等。并发表因“八酒六四”案被判刑三年半的陈兵的狱中书。

陈兵剖白:“此次‘酒案’,我也只是用一种形式表明,我,我们八九一代人并未忘记历史,并未忘记为此付出了生命和自由的学子和民众。时间必让真相显露无遗,世界潮流奔涌向前,我只是其中的一个水滴。”

晚上9时50分,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分别用粤语、英语及普通话宣布:“根据我们的估算,今天晚上有超过18万群众参与今天的集会!”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宣读《大会宣言》,指三十年来,港人凭借仅有的自由,为大陆被灭声的人民发声,为被消失的屠杀事实,维护历史真相:“香港悼念六四的烛光集会,创下本地群众运动的纪录,为人类文明史留下一项伟绩!”他并批评中共专政的魔爪一直不断伸展来香港,“近日更想在港强行通过《逃犯条例》修订,企图摧毁香港的法治,威胁港人的人身安全。为香港未来,我们一定抗争到底。”大会并呼吁市民一起继续反对送中恶法,6月9日上街游行。

大学生反恶法 6‧9上街

今年支联会活动加入反引渡恶法的元素。不少大学生、中学生结伴前来。Winky和Emily是大二学生,第一次参加烛光晚会,她们皆批评中共当年残暴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们,Winky说:“天安门事件明显是一件错的事,但它(中共)仍不断讲大话去掩饰。”

她们也担忧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打开将港人引渡回大陆受审的缺口,势将冲击香港的自由以至经济,因此6月9日会上街反对。Winky说:“我觉得(恶法)会很大程度影响我们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还不断会干涉到香港的内政,这是不好的⋯⋯届时这么多人上街反对条例,一定有其原因,希望政府可以重视。”

Emily也说:“想用行动告诉政府我们是反对这个条例⋯⋯因为如果实行,可能有很多外国的投资香港的商家会撤资离开,可能会对经济很大影响。”

中学生:中共已“怕到一个地步”

张同学。(梁珍/大纪元)

18岁中学文凭试考生张同学,几年前曾参加过两次六四集会,今年再走出来的原因,一是因为30周年,也是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即将通过,“《逃犯条例》说的就是想将中国(中共)的法律引用到香港,令到香港人在香港违反中国(中共)法例也有机会被人引渡。”

对于那些不觉得六四和《逃犯条例》事关重大的人,张同学会问他们,为什么还要用大陆封锁的YouTube、Instagram等海外软件,“如果他还想用的话,我真的不觉得他能在大陆生活。”

他认为,无论是宗教自由还是经济,中共政权真的是在倒退中。它在香港强推引渡修例,张同学认为反而凸显中共十分恐惧,“中共如果真的强大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理这些小事,但是他们是怕到一个地步,他们认为《逃犯条例》或者六四一定会很影响到大陆。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做好一点呢?”

六四参与者批林郑在港推恶法

顾小姐。(林怡/大纪元)

从大陆移民香港多年的顾小姐,六四当年二十多岁,从天津赴北京参与学运,见证过天安门最大的游行。30年后,她不满六四尚未被平反,也目睹香港的民主和法治正在被践踏,“尤其是林郑月娥搞的这个(引渡)恶法,大家一定要出来反对。”

她强调,港人能坚持悼念六四全赖有法治和自由,一旦恶法通过,香港将失去民主自由,屠杀学生的中共独裁政府便可以用很多借口抓走香港人,“6月9日一定要上街,一定要用脚去反对这个恶法。我一定会来。”

她认为如今中共政权已被少数家族独裁控制,是很恐怖的情况,“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被解体,中国民族应该振兴。”@#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