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举办战车游行集会 纪念六四30周年

2019年6月4日,墨尔本民运团体及众多自发集结的爱国人士发起“民主战车”大游行,并在当晚于墨尔本中领馆门口举行了六四烛光晚会。(Peter/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采访报导)2019年6月4日,为纪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30周年,“澳纽地区华人六四30周年纪念委员会”举行支持爱国民主运动的“民主战车”游行以及烛光集会,呼吁人们正视历史真相,铭记那些逝去的爱国英魂。

图为墨尔本的“民主宣传车”。(Peter/大纪元)

6月4日下午,为引发各界关注、还原“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真相,墨尔本民运团体及众多自发集结的爱国人士发起“民主战车”大游行,队伍中首辆“民主宣传车”车身赫然印有“中国共产党≠中国”“反中共≠反华”“爱中国≠爱中华人民共和国”等标语。

下午3点,由近30辆车组成的游行车队从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出发,途经Lonsdale St街、Swanston St街、Bourke St街、Flinders St街等,穿越繁华的市中心,引来路人驻足张望。4点30分左右,车队抵达集会所在地——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战车游行持续近一个半小时。

当日晚5点30分,六四烛光晚会在驻墨尔本中领馆门口举行,澳洲政要、各界领袖以及上百名民主爱国人士肃穆而立,集会在献花仪式、向英雄祭酒后开始。

2019年6月4日,墨尔本民运团体及众多自发集结的爱国人士在墨尔本中领馆门口举行了六四烛光晚会。(Peter/大纪元)

人民需要否定中共政权

澳洲绿党参议员莱斯(Janet Rice)在“六四”集会上发言。(Peter/大纪元)

澳洲绿党参议员莱斯(Janet Rice)在集会上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为‘不公’发声。”“我们要一直努力争取,直到中国重获公正、民主、人权,直到每一个在天安门被迫害、杀害的受难者成为每个人的回忆。”

澳洲全国公民委员会主席韦斯特摩尔(Peter Westmore)在“六四”集会上发言。(Peter/大纪元)

澳洲全国公民委员会主席韦斯特摩尔(Peter Westmore)将“天安门”中“天安”二字理解为“天堂般的宁静”,和平请愿的学生却遭到了炮火的屠杀。他表示,“今天,我们不仅仅为30年前的一场悲剧来到这里,那是中国(民众向政府)问责的尽头。”“对于1999年起遭受(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于西藏人、维吾尔族人、基督徒来说,这是一场在不同群体中延续的悲剧。”

“他们(中共)可能摧毁了一场抗议活动,但摧毁不了中国人、以至全世界人民对自由的向往。”他说。

30年前的这一天,历史没有选择沉默;30年后的今天,人们没有选择遗忘。

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六四”集会上发言。(Peter/大纪元)

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发言中说:“作为从天安门广场走过来的人,心情很沉重,不仅仅是因为失去生命的同学朋友”,“中共发展到今天,让整个中国充斥贪污腐败、环境污染、道德堕落,史无前例,我们每天都在为这个国家忧虑。”

“中国追求民主,第一个条件就是否定中共政权,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

遗忘式教育很恐怖

杨晓鸥是本次“六四”活动的负责人之一。(Peter/大纪元)

杨晓鸥是本次活动负责人之一,30年前,他在墨尔本(通过外媒的镜头)目睹了六四屠杀后,海外同胞的悲愤与绝望,“感情上、理智上没法接受。”“当时,澳洲SBS(电视台)7号台、9号台、10号台都在转播,太多人在流泪。我在国内当过三年的教师,我知道杀害学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1989年6月5日,墨尔本市中心的城市广场举行了全澳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杨晓鸥回忆说:“近40万人步行绕市中心一圈。从王子桥离开后,我走在队伍第一排,回头一看广场起点处还有人在排队等待上街。”游行队伍从市中心一路步行行进到中领馆门前,“当时我们要求中领馆降半旗、接受抗议信,但没人出来。”

“共产党执政无非两条腿,一个是谎言,一个是暴力。”“很多人认为,没有屠杀,就没有今天的经济。逻辑、理论以及良知上,这都没有因果关系。中共的经济发展是白左政策、掠夺式发展造成的,而非正常的市场经济。”

“中国出现的所有问题,贫富差距也好、贪官也好、司法不公也好,都是(中共)政治制度造成的。”“如果89年有步骤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有权力制衡,就不会有贪腐。”

“现在很多90后、00后不知道‘六四’,这是共产党历来的做法,就是遗忘。”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敏感词还有300多万个,遗忘式的教育很恐怖。”

中共控制不了“墙外的过去”

陈鑫是一名80后的IT专业人士,从事项目研发,他负责本次“民主宣传车”的车身标语设计。(Peter/大纪元)

陈鑫是一名80后的IT专业人士,从事项目研发,他负责本次“民主宣传车”的车身标语设计。他表示,唯有“震惊”二字可以形容自己知道六四真相时的感受,“我们那会儿上学时,互联网还没有敏感词,没有‘(防火)墙’。”

他说,中共认为,把历史毁灭掉,中共就以为能控制了过去、现在与未来。“但他们(中共)控制不了‘墙外的过去’,必须有人做这个事情让人知道真相。”

“我们不能让主流社会以为:只要是中国人就是跟着共产党的。我们是另一边的。”

“民主战车”首次在墨尔本车队游行中露面,由旅居日本的中国民运人士相林首创。#

2019年6月4日,墨尔本民运团体及众多自发集结的爱国人士发起“民主战车”大游行,并在当晚墨尔本中领馆门口举行了六四烛光晚会。(Peter/大纪元)
2019年6月4日,墨尔本民运团体及众多自发集结的爱国人士发起“民主战车”大游行,并在当晚墨尔本中领馆门口举行了六四烛光晚会。(Peter/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