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七个会议(上)

作者:池井户润(日本)
坂户总是迎着阳光上坡,原岛则是在阴霾中一路走下坡。(Fotolia)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场没有议程的会议悄然来袭,

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当面对抉择时,虚浮的繁荣,

还是真实的清贫,你会怎么选?

1

例会固定于每周四下午两点举行。

会议开始的时间,偶尔会因为业务部部长北川的行程进行调整。但原岛万二参加这个例会两年了,从没遇过取消或变更为其他日期的状况。

北川严格遵守订好的时程,总是准时出现在会议室,固定坐在中央的位置。出席会议的人为业务部一课到五课的课长与组长,加上各课负责统计业绩的人,总人数约二十人。也因为北川个性严谨,例会总是一开始就充满紧张的气氛。

对原岛来说,没什么比例会更痛苦的了。

业务部各课是以不同商品领域进行画分。原岛担任二课的课长,主要负责住宅设备相关商品。冰箱和洗衣机这类生活家电的利润较低,业绩容易受景气影响。夏天遇到酷暑时,冷气就卖得比较好,能创下还不错的业绩。但晚上开始变凉之后,冷气需求就会一口气降低,接着几个月的业绩都很难看。

“这是怎么一回事,原岛!”

北川骂起人来毫不留情面。

“达不到目标,就要想尽各种解决的办法啊!如果只是来报告没办法达成目标,那还需要出席例会吗!”

对北川来说,目标是一个绝对必须达成的“成规”。

面对无法达到目标的部属,北川不是一个会鼓励人再接再厉、正面给予支持的主管。他总是在众人面前把未达标的部属骂到臭头,用最严厉的方法将人逼到底。

虽然有人私底下批评这种严厉的主管风格已经不符合时代潮流,但这是北川的做法,也是他的信念,不允许部属有任何借口。

原岛并非不努力。

当然他也不是偷懒。

原岛的部属们每天从早到晚拚命跑业务,拜访负责区域的量贩店及电器行,跑到鞋底都磨平了,就是为了争取订单。都做到这地步了还达不到业绩目标,原岛认为是工作量订得太高了。

“反正你就是得达成目标,原岛,我再也不想听到什么未达标!”

面对北川这种语带威胁的语气,原岛忍不住开口:

“我知道,不过生活家电的消费低迷主要还是因为夏季业绩太好……”

话一说出口他就觉得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

北川锐利的眼神像锥子似的刺向原岛。

“不要推给景气!”

他的声音充满怒气: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景气不好,大家的条件都一样。连这个都不懂的人,根本没资格出席这场会议!”

原岛觉得难堪极了,瞬间面如土色。北川这股怒气不是开玩笑的,丝毫没有任何反驳的空间。

他的胃传来尖锐的疼痛感。

“够了!换业务一课。”

终于报告完毕,原岛全身无力,几乎要瘫倒在地。

听见担任司仪的副部长森野唱名,一课的课长坂户宣彦精神抖擞地起身。三十八岁的他比原岛小七岁,素有业务部王牌之称。虽说东京建电只称得上是中型企业,但他也创下公司内最年轻课长的纪录,并做出优秀的成绩。

看见原岛报告完叹了一口气,坐在隔壁的佐伯浩光悄悄地说了句:

“课长辛苦了。”

佐伯是二课的副课长,和一课课长坂户是同一年进公司的。

“接着由我来报告业务一课的上周营业额及本季累计营业额。”

坂户以清亮的声音搭配自信满满的表情,环顾着会议桌前的每一个人。

在坂户的带领之下,业务一课握有知名大型企业客户,是公司里最会赚钱的部门,带动着东京建电的业绩。相较于一直以来业绩不佳的二课,有了“光采一课、地狱二课”的说法。虽说卖的东西不同,不过如果一课拿的都是光鲜亮丽的大单,那么原岛所带领的二课就是走投无路、只能挨家挨户拜访的零星业务。

坂户语调平稳地报告日渐攀升的业绩。明明是听着会让人忌妒的佳绩,但因为他懂得做人,所以即使那么能干,公司里却没有人不喜欢他。就在这个时候……

“还真是悠闲啊!”

佐伯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说,暗示原岛往另一边看去。

“你看那边。”

佐伯用眼神指了指会议桌的另一头。只见有个人双手抱胸,看似在听坂户报告,但其实正在打瞌睡。

“你是说八角?”

原岛接着说:“他一直都这样。”

这个人的名字叫八角民夫。

八角,本来应该念成ㄅㄚ ㄐㄩˊㄝ(八觉),但不知为什么公司里大家都叫他ㄅㄚ ㄐㄧˇㄠ(八脚)。

八角,今年五十岁,比原岛大五岁。每家公司都有这样的人,“万年组长八角”总会算准在开会时打瞌睡。

一旦脱离出人头地的路线,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即使在北川面前,也能光明正大地打瞌睡,这种毫不遮掩的摆烂态度反而令人敬佩。也因为这样,“瞌睡八角”的称号便不胫而走。

但是,八角不怕北川是另有原因的。北川和八角同年龄,也是同时期进公司。

除此之外还有个不知真伪的传言,听说北川欠八角“人情”,只是没人知道是怎么样的人情。二十年来他们一个是业务部部长,一个是组长,这样的关系从没变过,作为一个上班族已是胜败分明,但因为欠了人情,北川始终拿八角没辙。

原岛很不擅长和八角相处。

虽然八角是万年组长,但年纪毕竟比他大,态度又傲慢,总是表现出好像自已才是业务部头头的样子。二课难得举行联谊餐会时他还会来露脸,而且霸着主位,装熟跟原岛和部属们聊天。

“欸,原岛,上次那笔生意好像不太妙喔!”

“佐伯,亏你还是副课长,得好好照顾下面这些同仁啊!”

八角经常这样对二课的事情指手画脚,并沾沾自喜。看在他人眼里,会觉得这么做根本只是放着自己该做的事不管,但本人却不自觉。

坂户继续报告中。

他讲话的方式充分展现出超强的工作能力,没有赘言,而且准备的资料详尽程度完全不是原岛比得上的。有时候坂户必须从手上的资料找数字,但身为辅佐的八角却一副事不关己,自顾自地打瞌睡。或许是老早就放弃了吧!坂户看来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靠八角帮忙,而北川更是对八角的态度视若无睹。

“坂户还真倒楣。”佐伯语带嘲谑地说:

“那样的老头居然是自己课里的组长。”

“一课有这样的累赘也好,反正他们的客户那么多。”

从原岛的语气听来,似乎已经完全放下刚才被骂的坏心情。

不久后坂户结束报告,回到座位准备坐下时,就传来北川满意的声音说道:

“靠你继续努力了。”

这样的景象再熟悉不过。

坂户总是迎着阳光上坡,原岛则是在阴霾中一路走下坡。

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现况。

他心里有个角落默默接受这样的处境。

原岛的人生一直都是这样。

就跟他的名字“万二”一样,“万年不变的老二”。无论如何就是当不了第一名,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待续)

——节录自《七个会议》/ 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察觉到楼上有个小孩的声音,是男生,想到也许我会归零重来,陪伴一个新的男孩,我就暗自心惊。这不会是我的使命吧?如果我有了伊森以外的男孩,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我就变成坏狗狗了。
  • 那一年的冬雪让我乐歪了。雪可以支撑我的体重,就像水一样,只是更冰冷,感觉更畅快。我会站在外头的雪地,闭上眼睛,舒服到我觉得自己可能睡着了。
  • 当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选择。你会更了解,怎么去做“选择”,怎么在自己选择的人生中活得快乐、无憾。
  • 我很喜欢一句话:“做一个懂得世故,却又不世故的人。”我们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们不用黑暗面去对人。
  • 每走过一次难关,再次看到阳光时,我都很庆幸自己当时挺过了,我走过来了!如果你也是过来人,你一定懂,还好,我们都没有放弃自己。不是吗?
  • 家里的老狗迎接我回家。它也已经十五岁了。或许照顾完母亲,接下来就得照顾老狗了。它身为我们家的一分子,陪伴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须好好地照顾完它这辈子才行。
  • 有一家团体家屋,我们兄妹一致认为“这里应该会适合母亲”。它位在离家距离适中的郊外,就在田地正中央,窗外的景致也不错。附近有幼稚园,日常生活中也会与幼童进行交流。最重要的是,那里的方针是“与老人一起生活”,而不是“管理老人”,在各方面都不会过分拘泥规则,我们觉得很适合母亲。
  • 世上有所谓“恶魔的呢喃”,在我这样的精神状态中,所谓的恶魔肯定就是我自己。这呢喃就是精神即将因为压力而崩溃的声音。
  •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着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