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冤狱11年半 前大陆律师堂堂正正反迫害  

20年修炼时光,至少11载铁窗生涯。法轮功修炼者、前大陆律师张鹏一直坚持堂堂正正反迫害。(张鹏提供)

人气: 18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赵芬妮报导)20年修炼时光,至少11载铁窗生涯。在7·20法轮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之际,前大陆中南工学院(现南华大学)电气工程系助教、前大陆律师张鹏,讲述了他20年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1999年2月,时年26岁的张鹏阅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为书中“真、善、忍”的法理折服,他认定这是他人生要遵循的真理。“得法后,境界得到升华和提高,真正实修,我能够看到、体会到修炼的殊胜。”他说。

修炼后,困扰他多年的鼻炎消失;打坐时,他感到宁静祥和、美妙,阵阵能量通透全身,颠覆了他一直信奉的无神论。在大学执教期间,有同事多报了他的工作报酬,他如数退还给单位。

然而,宁静的个人修炼时光非常短暂。张鹏得法仅仅5个月,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迫害

为呼吁当局停止迫害,张鹏先后到北京上访、去天安门打横幅,仅在1999年到2000年间,他三次被非法拘留,还遭学校软禁,最后被迫失去大学工作。2001年,他因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重判10年监禁,后又加刑一年半。

11年半冤狱,殴打、吊铐、挨冻、野蛮灌食、剥夺睡眠、关禁闭室等酷刑,从未压垮他的正信,相反,他以律师的角度更加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非法性。在11载的铁窗之内,他坚持背法、发正念、讲真相,不穿囚服、同狱警谈话不下蹲,拒绝奴工。他保持清醒理性,和平智慧反迫害,以大善大忍的胸怀讲真相;在酷刑折磨中仍然修炼自己,展现了修炼人的境界、让邪恶的“转化”阴谋始终无法得逞。

以下是他讲述的正念正行讲真相、堂堂正正反迫害的几段故事。

去天安门打横幅

张鹏早在1997年通过自学考取了律师执业资格,失去大学助教工作之后,他很快在广东一家半官方律师机构获得新的工作职位。之后不久,他向单位负责人讲明法轮大法遭受不公的真相,请假去天安门证实法。

同年初夏,他来到北京住下,悟到应该正念强大、堂堂正正打出法轮大法的真相横幅,这是一种告诉世人真相的形式。

这天,他正念十足地走上天安门广场,和其他二名法轮功学员同时出现在金水桥上,他手举“法正乾坤”的横幅,那一刻时间仿佛定住了。过了好久,城楼监视的武警才反应过来,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说,“你跟我走!”他平静地反驳,“你拽我干嘛?我违反了什么?”那名武警顿时哑口无言。

他继续手举横幅站在原地,金水桥的警察上来抢夺他的横幅,不由分说将他强拉上一辆中型面包车。车上的恶警立即狠狠搧他耳光,严厉讯问斥责。此时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警察命令他们全部要转乘一辆更大的客车。

途中,张鹏最后一个下面包车,顺手抓起一把横幅,并没有跟随其他人再去乘坐大客车,而是从警察眼皮底下成功走脱。

“我出来时没带任何证件,只带了往返的车票钱,就又坐公交车回去了。”他说,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前后几个小时,他感觉身上轻飘飘的。

不过,此行让张鹏看到大批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直接被抓,这样的善意上访对“一言堂”的中共当局而言行不通,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申诉的机会。

此后数月,他利用自身技术优势,与其他学员一起省吃俭用,自发凑钱,买油墨耗材与打印机,加入到印刷法轮功真相资料的行列。后来他回到湖南,协助长沙建立了大法真相资料点。

开创赤山监狱炼功环境

2002年3月,张鹏被关在沅江市赤山监狱教育科入监队,当日炼功时,遭到几名犯人毒打。他认为打人者违反监规,应该受到处理,而且多名打手同时出手,恶行一致,显然背后得到许可,还要查明主使人。

第二天,他去找到教育科副科长反映这一情况,正碰上有犯人伺候副科长洗脚,他认为要反映的事情重要且严肃,表示愿意等待。那名副科长洗完脚,请他落座后,他开始讲述自身修炼经历以及大法真相。

“我是个自由人,我和你是一样的。”张鹏说,他是被冤判入狱,并不是犯人,他享有炼功自由。副科长表示,监狱对法轮功人员执行“不让炼功、不让学法、不让传资料”的规定,如果他下次再炼功,不能保证不挨打。

张鹏继续反映情况,他辗转找到教育科科长,平和智慧地讲述自己的修炼过程和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指出目前这场迫害的本质,并强调被暴力干涉炼功是不可接受并且需要立即纠正的。最终在该科的十多名大法弟子全部可以正常炼功了;而曾指使打人的一名小组长后来也受到了处分。

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

2001年,张鹏在衡阳看守所遭非法关押期间,起草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文件,与其他学员联名写信,他亲自将信递交给衡阳检察院办公室。

在赤山监狱,张鹏还与另外约20名被非法关押学员一起,联名写信给湖南省政法委、“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要求停止迫害,无罪释放被关学员,并恢复大法创始人的名誉。

在非法判刑前,“610”人员明确告诉他本人和他父母:只要认罪,承认炼法轮功是错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之类),就可以不用去坐监狱。

“610”的话就代表法律吗?这让作为律师的张鹏更加看透他自己被重判的非法性,“这本身就说明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的,是站不住脚的。认罪反而被释放,是多么荒谬的逻辑。”这成为他后来向人们讲大法迫害真相的有力素材。

看守所欲对张鹏实施电视认罪,有一次安排中央电视台拍摄录音,请他讲讲所谓“个人的想法”。在镜头前,他如实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希望你们能不篡改、不删减、不做任何处理,放给别人听”。他并警告,中共电视节目一贯删减、编辑、造假,从中央到地方,比比皆是。最后结果是根本没有人敢播放他的这段录音。

以善的力量感动狱警

长期的冤狱迫害中,张鹏经受过各种酷刑折磨,但他心里一直装着法,法轮大法善的力量也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展现。

2004年10月在沅江市赤山监狱,一名学员(贾哲发)成功走出监狱,张鹏被怀疑与之有关,当晚就被关禁闭室。15天之后他被转到常德市武陵监狱,继续关禁闭室,被提审拷问。

禁闭室就是“监狱中的监狱”。这次包括狱警、公安、国保在内六七个人,一起进驻禁闭室,一天24小时不间断轮流审讯,希望从他口中得知已走脱学员的下落。

武陵监狱位于山区, 11月的气温很低,随时都可能降雪,他们却让张鹏坐在屋子中间冰冷的矮水泥石凳上。石凳子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铁环,狱警将他双手分别铐在铁环内,整个人被固定住,却很难直起腰来,七天七夜,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不得不保持这种痛苦姿势。

当夜暴雨大作,气温骤降,他们一直不让张鹏睡觉,不给厚衣服穿。“你不讲出我们要的东西,当然没办法睡觉,我们就陪着你。”这六七人都带足了衣服,气焰高涨,信心满满,准备持久迫害。他们想要加班补贴。

无论谁值班讯问,张鹏一律本着善意讲真相,在对方不说话时,他就背法、发正念。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天越来越冷,第四天下起了雪,警察烤着电炉子,还喊冷。张鹏对他们说,“我那里有冬天的衣服,你们可以去我房间拿来穿。”

其中一名被称为“恶人”的赤山监狱侦查科来的警察(类似刑警)被他的善念感动,“对你我绝对要按照规矩来做,绝不会动手的。”

后来,这六七个人越来越疲惫,气焰全无,而张鹏依旧很有精神,头脑思维清晰,对每个人充满善意。

最后他们全都对张鹏另眼看待,言辞间充满客气、礼貌。第八天早上,他们全部撤离。

“他们都被你打败了。”一名犯人说。

“不是被我打败了,法轮功的真、善、忍是有力量的。”张鹏说。

“我一背法,身体就感觉轻飘飘的,冷热的感觉就没了。而且时间过得好快。”张鹏回忆说,“那几天,偶尔有一点困,继续背法,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寒冷……什么都忘记了。”

最后,当狱警为他打开手铐时,发现已经铐到肉里去了,至今他手腕上还留着当时留下的伤疤。

张鹏在美国参加反迫害活动。(张鹏提供)

奉劝迫害者为自己留后路 不要再迫害法轮功

十年冤狱,又加刑一年半,2012年4月张鹏才离开监狱。

“这是一段被迫走过的路,那些黑暗的日子锤炼了自己,让我看到了坚持正信、正念展现的力量,也更坚定了我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决心。”张鹏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他接触的很多人,包括政法系统的不少人,都通过他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相。

2014年年初他来到美国,继续加入反迫害行列。直到今天,他在工作之余,将大量时间用在讲真相项目上。

张鹏(前排左三)跟随天国乐团,往返美东美西各城市,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希望传递给当地民众,他一如当年,坚持不懈。(张鹏提供)

张鹏认为,当年迫害他的人,他们也是中共的受害者。“他们大多是被动追随、参与迫害的政法系统的工作人员,中共在历次运动中都是挑起一部分人打击另一部分人,其实他们都是受害者。”

“但善恶有报是天理,今日迫害他人就埋下了日后遭恶报的种子。只有真正摆脱中共的思想枷锁,不被中共利用,才能做一个真正自由的中国人。”张鹏希望那些还在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人,“要好好想想自己、想想自己的家人,别再干那些伤天害理、迫害善良,堵住自己后路的事情了。”#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7-12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