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科创板开市前夕A股一波雷潮背后

大陆科创板即将推出,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指,正向大陆当局提议将大陆科创板纳入“沪股通”,认为当局较倾向率先让科创版推出市面,其后才让国际投资者参与。(宋碧龙/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沪市科创板开市在即,官媒紧锣密鼓宣传“科创板带领A股整体走牛将不是幻想”,但近期A股市场“雷声”不断。

公开报导显示,自7月以来,A股上市公司各种地雷连环爆,有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猥亵女童被批捕,康得新的财报造假被开罚(虚增119亿利润也不过罚60万元),也有排队上会的6家企业IPO信息未如实披露等等。

还有2个巨雷,福建闽兴医药22亿应收款转让埋雷,中原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卷入,以及博信股份诈骗漩涡,中信建投证券等10余家金融机构百亿资金卷入,尤其是后者,涉及了A股博信股份、H股承兴国际(与京东应收账款坏帐),还涉及了在美股上市的上海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

据报导,这两起事件牵涉到的金融机构正在滚雪球,现在怕的就是像P2P一样接连的爆雷,引发连锁反应。也就是应收账款(供应链融资)可能成为近期金融业的风险,而且曝险不轻的是牛市的“支柱”证券商

还有股评文章透露,涉险2.42亿元的中原证券5月已知踩雷却没有报警,而且从7月之前的公司股价走势来看,拉高股价诱多出货的迹象意图太明显了,中原证券大股东清仓减持,多少散户成了接盘侠。

除此,当前市场高度关注的要算“400亿大雷终于引爆”的信威集团。

7月12日,*ST信威(信威集团)在停牌930天后复牌,没有意外,开盘一字跌停,封单超360万手,15.5万股民被套了近1000天,想卖都卖不了。

A股能够停牌近1000天的,截至目前只有3家,信威就是第3家,从2016年12月26日至2019年7月11日,信威停牌的时间长达两年半多之久,同时触发了两个退市风险警示条件,成了*ST信威。

而信威这个市值曾突破2000亿元,并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的“白马股”,还是一个埋雷坑散户的典型案例。

信威停牌近1000天是因一篇报导引发:2016年12月23日,网易财经刊发的《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

1999年12月,一家刚刚注册成立的博纳德投资公司,通过增资方式成为北京信威(信威集团的前身)的股东,而彼时的北京信威,是大唐集团旗下核心资产之一。

2010年,信威进行了改制和股权重组,大唐集团减持退出,由博纳德投资公司接盘。

2011年,博纳德投资及其关联公司,将持有的总计90.4%的北京信威股份,“分配”给了21位自然人,信威集团现任董事长王靖就是在这一次“分配”中出现,成为第一大股东。王靖走向台前时,90年代末期后的一段履历就迅速被抹去,即曾任职于中国远东国际贸易总公司及其地方分公司,如厦门远东国际贸易公司、深圳中远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据资料,中远国贸是重点国企,归属中央企业工委,高管任命由中共中组部。

2013年,信威借壳上市,以超过300亿元的资金与资产,注入仅11.71亿元市值的壳公司(中创信测),是A股最大借壳案之一。信威拓展海外业务得益于政策国有银型,海外买家支付给信威集团的销售货款,主要是来自国家开发银行、建设银行等机构的贷款。

2015年6月,信威股价达到历史高点67.95元。截至到2018年末,王靖持有*ST信威8.57亿股份已被全部质押,即停牌期间已甩锅跑路。

网易财经这篇报导不单纯揭露财务造假,而是信威背后“分配巨额财富”的博纳德投资的公司“官影重重”,其主要控股公司指向天合泰富,天合泰富在层层穿透之后,指向鲁能集团、黑龙江电力、中国电力等。天合泰富当时董事长为陈兴铭。陈兴铭名列“百名红通人员”第18号,被指原云南省书记高严“铁杆”。

这家名为博纳德的公司显然与山东鲁能、黑龙江电力、中国电力等国央企电力系统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彼时国电系统的实权人物刘振亚,而刘被指曾庆红“电力管家”说明他的仕途后台。刘振亚曾兼任山东鲁能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庆红儿子曾维涉鲁能国资流失案,被指中共太子党抢钱的经典案例。

市值曾经高达2000多亿的信威,上市圈钱背后官影重重,尤其是20多名根据工商登记循线比对却查无此人的百亿大股东。

从以前到现在,A股市场的食物链最顶端是权贵官员,最末端是散户,不管旧版还是新版。有资深证券研究员以“镰刀论”类比科创板,并奉劝普通人千万不要玩:“满场子都是镰刀,没有韭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12 8: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