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司改无用? 民团:应建立陪审制度

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吴景钦(右)、法治时报社长黄越宏(左)表示,台湾司法急需重大改革。(中央社)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法治时报》社长黄越宏表示,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司法独立调查中,司法独立性中国是第46名,台湾却在其后第48名,人民对司法没有信心,认为司法会受到政客及财团影响。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吴景钦认为,建立“陪审制度”及“民选法官”才能真正落实司法民主化。

吴景钦说,职务法庭在这次修法中,除了3名官以外,还增加2名外部参审员,但参审员还是有可能是司法院、法务部自己找的人,职务法庭在评议的时候适用《法院组织法》,但台湾没有参审员的相关制度,所以还是采用原本的过半数决,“这是简单的数学问题,不论这2名参审员够不够外部,2比3你再怎么举都不会赢”,司法改革有名无实。

吴景钦认为,在台湾有关政治人物的案件,不论判决后面到底有没有人干预,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常常碰到同一个案件中,一审判决有罪或无罪后,到了二审就会不一样,最高法院又发回再审。马英九泄密案无罪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面对的事实证据都一样,所有法官所受到的法学训练也是一样,大家读的法条也是一样,这次案件中,一审及更一审的两次无罪判决,理由也不一样,但为什么不复杂的案件却会如此反复,根本不可能让人民信任。

黄越宏说,不幸的是,他在2年多前就报导过,总统蔡英文执政后对于政治案件会采取“放马打扁”,结果12日的判决完全应验。他也不希望预言马无罪会应验,但是当民众认为政治力会介入司法时,最理想的解套方式就是陪审团制度,让民众做心证,这是台湾目前最大的困境。

“品格证据”非常重要。黄越宏说,在外国法庭,当证人坐上证人席时,第一个就开始检视他的前科,用以往的行为来证明人格的瑕疵,但在台湾法庭,所有人都没有人格可言,一个人若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而陈述以往的行为,或想要以前科证明被告有犯罪嫌疑时,法官一定会说:“与本案无关。”但陪审团制度不同,陪审员一定会好奇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的过往事迹,因此,所有进入法院的人,人格都要接受检验。

吴景钦说,据司法院公布舆情调查结果,人民对执政党司法改革满意度不到三成(27%)。司改建立一个大法庭统一见解,试图解决问题,但由上而下的改革始终无法落实司法民主化,真的要让人民参与审判就是要采用陪审团制度,也是最根本的改革。陪审制度适用的案件,100件大概只有5件政治案件,剩下的95件由于是刑事、民事的轻微案件,应该要由民选法官审理,这是司法民主化很重要的一环。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