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文:惨烈的迫害在呼唤着人间正义(3)

——二十年来遭受中共惨绝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三

神目如电,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中,不乏有据可查的实例,果报昭彰,正是上苍警示世人。(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人气: 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

内蒙古田心全家六人共陷冤狱四十一年

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报导,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了中共非常残酷的迫害,一家人十五年来从未团圆过,相继不断地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据粗略统计,全家六口人累计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父亲田福金(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年半后被迫害致死。母亲刘秀荣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大姐田芳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送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办理保外,后来被非法判刑两次分别四年、五年。三妹田苗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非法关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弟弟田双江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判刑三年。

这个六口之家,经常是刚刚释放,又被抓走;一个出狱,另一个又进去……几年来,曾经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离,生意破产,钱财荡尽,已一贫如洗。(详情请看《公诉人伪造证据通辽法院再次对田心非法开庭》一文。)

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报导,通辽市科区法轮功学员田心,四十二岁,女,原通辽市教印厂装订车间职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在单位正常上班,田心无故被通辽市科区国保大队王波等恶警绑架,抄家,关进看守所。她的儿子还不满十八周岁。天天盼着他妈妈早日回家!可是,在看守所第十一天公安局国保大队就下了逮捕令。为了制止迫害,她的家属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共开了四次庭,最后还是被枉判了三年。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田心被送往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田心及其一家六口都修炼法轮功,均遭到了极其严重的迫害,一家人从未团圆过,饱尝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田心本人多次被绑架、判刑、劳教、拘留。一个美满的家庭被拆散,她幼小的孩子失去了宁静、安全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放回家后,丈夫与她离婚,从此,她孤身一人与小儿子相依为命。

父亲田福金,一九五一年出生,原通辽市皮件厂技术厂长,为人善良,忠厚。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恶毒攻击诽谤大法师父,迫害打压法轮功修炼者,她的父亲去了长春省级政府部门上访,反映事实真相,证实大法,回来后,被通辽市国保大队警察邵军、包吉日木图、王波、崔连成等警察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绑架拘留,被非法关押在通辽市行政拘留所四十八小时后被放回。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她的父亲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关押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她的父亲田福金去保安沼第二女子监狱探望三女儿田苗,身上带有大法经文,被监狱发现后将田福金扣押在保安沼,几天后押回通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监号里被犯人毒打。半年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送到五原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奥运期间大搜捕,她的父亲又被绑架,关押七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在保安沼监狱一年半后,也就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她的父亲田福金死于保安沼监狱,终年五十八岁。

田心的母亲刘秀荣,一九五零年出生。原通辽市科左中旗保康文化馆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母亲被无故从家中绑架,并疯狂抄了家,关押在通辽市看守所。

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押送呼市女子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严重的灌食迫害,多日食水未进,劳教所值班队长却端来一碗浓盐水,强行让她母亲喝下。喝完后,口渴难忍,极度痛苦。还有双手被手铐吊起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当地公安国保警察利用奥运,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居委会主任李凤芹打电话给她母亲,说要给大姐田芳找工作。心地善良的父亲,于是下楼迎接,下去就被几个便衣推进一个黑色的轿车里。不一会儿,有人来敲门,她母亲打开门,突然一下子闯进来好几十人,有永清派出所民警才兴刚、居委会主任李凤芹伙同国保大队王波、包吉日牧图、永清派出所孙民等人,一拥而入,一下挤满了小屋,马上有两人将她母亲和大姐一起按倒在沙发上,不让动,开始大肆抄家。并且将抄到的物品,由进来的这些恶人迅速搬走,成为枉判她们的罪证。年末,她父亲被非法判刑三年,她母亲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大姐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田心母亲和姐姐田芳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在那里,被强制洗脑迫害,后来送监区做廉价奴工。二零一零年她母亲被放回家。这期间母亲的退休金被原单位停发,只因为判刑进过监狱。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她母亲因在一小区楼道张贴了一张带有“真善忍好”字样的黏贴,警察不但将她绑架,还要非法判刑。当地检察院因构陷母亲的资料漏洞百出,两次退案,但国保警察仍不放人。妹妹田心去要人,国保大队队长王波威胁妹妹田心,让她小心点。最后母亲再次被判刑四年后,送往呼市女子监狱迫害。

弟弟田双江,男,三十七岁,一九七九年出生。毕业于呼和浩特市税校,学市场营销专业。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弟弟田双江被无故绑架关押在当地看守所,被惩罚戴猪镣,不能直立行走只能弯腰走。不能自己上厕所,非常痛苦。又被绑上“死人床”折磨四天四夜。这期间被当地国保警察邵君等恶警所外提审,刑讯逼供,上绳迫害三天。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通辽市监狱非法奴役,干重体力活,砖厂推砖,每天累的精疲力竭。最后快到期时,又被押送赤峰监狱迫害,被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到期才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被当地和开鲁国保王波、刘立喜等恶警,在他自家楼下一家三口被非法绑架。他妻子和三岁的孩子晚上十点多才放回家,将他非法关押到开鲁县看守所,现已非法开完庭。家中的弟媳领着孩子靠打工,艰难度日,他仍在通辽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大姐田芳毕业于通辽市艺术学校-美术专业。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她去了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询问,被硬抓上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三个多小时后,被通辽驻京办警察非法绑架押回当地,关押看守所,那里吃的是猪狗食,喝的是冷水,大小便在屋里的大塑料桶里,当着全屋人解手。完全丧失了做人的尊严。一个多月后,由亲属担保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她姐在地摊上卖货,被国保大队警察邵君与照日格图,骗到警车上拉到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在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期间,因身体出现病状办了保外,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她姐无故从家中被抓,关进看守所八十天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姐姐去呼市女监探望小妹田苗,归途中在火车上讲家人遭受迫害的情况,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通辽市看守所。当地公安局邵君,王波等二十多恶警,伙同派出所,居委会,几个警察从七楼阁楼破窗而入,非法搜查她家。他们还在地下室摆上被褥和鞋子拍照,制造假相。姐姐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迫害。他们用四棱铁棒撬嘴,嘴角两侧,立即裂开半寸长的血口子,鲜血直流。大牙被撬掉。

同年九月十二日,姐姐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邪恶的呼市女监迫害。在监狱期间被迫害,遭到镣铐、罚站折磨,铐在床上站不起蹲不下,非常痛苦。因不穿囚服被扒光衣服打开窗户吹寒风,被罚站两天一夜,脚肿的穿不进去鞋子。为了让姐姐放弃信仰,用烟头烫脸,电棍电嘴巴,用刷厕所的刷子刷嘴。用胶布贴嘴。打耳光,拳打脚踢,往身上浇冷水。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当地奥运大搜捕,父母与姐姐三人被同时绑架,姐姐被非法判刑五年,再次押送呼市女监进行迫害,在狱内被洗脑迫害;被下到监区奴役,每天顶着星星月亮出工、收工,中午一般不让睡觉,晚上加班,十二点多才睡觉。每天非法奴役十二-十四小时,手被勒出血,浑身累的快散架子了,每晚吃力的爬上上铺(上下铺),休息一宿,手好一些,第二天再接着干活,干的活上、白色的围巾上都是点点血迹。

妹妹田苗,女,四十岁,一九七六年出生。毕业于通辽市内蒙古大学数学系计算机专业,原通辽河西镇高中微机老师。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被当地恶警下班途中绑架。抢了钥匙,开了门,非法抄家,将她大姐与她母亲一起带走,田心的儿子从幼儿园回家一看,家里一片大乱,大人都不在家,大哭。晚上将她大姐放回,照顾孩子。小妹和母亲被关在拘役所。当晚她大姐领着五岁的小外甥打车去探望她们,大雪夜,车迷了路,孩子冻得哇哇大哭,很久才找到拘役所。那里门卫不让送东西,只存了钱。后来她母亲与妹妹又被关进通辽市看守所,小妹被关押了一年,期间遭到当地国保警察所外提审,上绳迫害。最后被非法判了六年。押送到保安沼二女监迫害。

全家六人共陷冤狱四十一年,从田心一家的悲惨遭遇,我们就看到了二十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么严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和精神摧残有多么惨绝人寰,结束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有多么刻不容缓!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14 1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