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新闻界静默游行 抗议警方阻挠采访

七个传媒工会和组织发起新闻界静默游行,抗议警方在反修例示威中多次阻挠记者采访。(林怡/大纪元)

人气: 2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不少记者在采访反对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示威活动时,多次被警方无理驱赶、推撞、辱骂、甚至被警棍打伤、被布袋弹击中。7个传媒工会和组织今日举办“停止警暴捍卫新闻自由”新闻界静默游行,由金钟夏悫花园出发,游行至特首办。要求警方尊重新闻自由,并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履行竞选承诺,捍卫新闻自由,记协表示超过1,500人参与。

记协表示超过1500人参与“停止警暴捍卫新闻自由”新闻界静默游行。(李逸/大纪元)

发起组织包括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大专新闻教育工作者联席、明报职工协会、壹传媒工会和香港电台制作人员工会。他们在游行宣言中表示,自6月9日以来,记协收到29宗具名投诉,指证警方涉嫌针对记者使用过度武力及阻挠记者采访,其中27宗已交监警会调查。记协和摄影记者协会在6月11日,已约见警察公共关系科,要求警方依照警例配合传媒采访,但6月12日的大规模冲突,以至夜间的驱散清场,记者多次成为警方驱赶、辱骂以至打击目标。到最近7月7日的九龙区游行,记者再次在毫无理由下被警察用盾牌阵推撞。

宣言质疑,记者自身的安全一次又一次受威胁,威胁的主要来源竟是在场执法的警员,传媒怎样能够充份发挥第四权的角色,监察公权力运用?除了驱赶、辱骂、甚至攻击,他们近日更发现,警方一而再用自行拍片的方式公布消息,行政长官多次出席活动都没有通知传媒,令人怀疑这些做法是为了回避记者,单方面发布消息,试图将记者变成传声筒。

他们强调:“记者不愿意成为新闻主角,但我们要站出来,用沉默表达我们的愤怒。”今次的游行是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履行她2017年竞选特首时,签署《新闻自由约章》承诺过要捍卫的新闻自由,亦是基本法27条承诺保障的公民权利。他们深信,言论、新闻自由是香港的基石,是不容破坏的核心价值,行政、执法的权力亦必须受到监察。

记协将成立“保护记者基金”

他们要求林郑以至警队高层,正视警队一而再滥用权力,阻挠以至攻击记者的行径,尽快由独立人士作具公信力的调查,彻查警方对传媒的无理干预是否系统性的指令,林郑和警队高层亦必须停止以发稿发片方式单方面发布资讯,而是应该要站出来面对质询。又期望林郑和警队高层明确回应,而非对求视而不见,或用几句官话蒙混过关,更不是躲在前线警员的防线和水马后闭门不出。

记协将成立“保护记者基金”,资助在工作中受到不礼貌对待的从业员寻求法律援助。记协主席杨健兴表示,多次反修例示威活动后,相信有大量业界从业员需要寻求协助,基金详细内容稍后公布。

吕秉权:警民冲突始作俑者是北京当局

独立评论人协会召集人吕秉权。(林怡/大纪元)

独立评论人协会召集人吕秉权表示,今日除了代表独立评论人协会,亦以传媒工作者、评论人的身份参加游行。他表示,传媒作为第四权,是一个独立的监察者,对于整个社会的有效运作是很重要的,不论是对官还是民,一个监察的声音,对一个文明社会都是必要的。他强调,在任何冲突中,记者都不是敌人,即使任何人有情绪都好,包括警员,都不应针对前线记者。他希望,在警民发生冲突时,警方和政府要确保到采访自由不受到侵害。

吕秉权又认为,“反送中”运动中出现多次警民冲突,背后最大的始作俑者是北京当局,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北京当局后面的立场比较硬。林郑月娥本身都有问题,她不能够体责民意,不能够做一些缓和社会气氛的有效措施,例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真正“撤回”。他觉得,如果当局愿意这样做,能缓和对立的气氛,但是官方相对强硬,不妥协态度的底下,令示威者和警察都成为磨心。

他并指,警察长年累月去处理政治问题,是绝对不恰当的,“因为这是政治问题,需要透过政治和高层解决。示威者不断诉求,但得不到政府的有效回应,他们只能透过各种途径去表达自己的意见。”过程中警察也相当疲劳,以及在那么多次执法累积的互相不满底下,他相信警察心态和情绪都有对示威者的仇视,而示威者也都有对警察的仇恨,两者是很不健康的。

他又认为,示威者是有责任,但是警察作为一个专业的执法队伍,其实他是受过一个相当严谨的训练。“而且他拿了公饷,是纳税人养起一队警队,其实应该用一个高度专业的态度,不应该受到情绪的影响,都是应该确切保持政治中立。”他相信这样有助缓和现时警察和示威者之间的紧张气氛,警方都应该希望特区政府高层从政治方面去解决现在的争议,长此下去只会令香港自己内斗。

吁林郑用更超然态度处理

被问到觉得游行有没有用,吕秉权表示,香港市民的希望其实都很卑微的,用各种途径表达意见。“我觉得是大家应该去做的事情。有时很多东西计算不到那么多的,香港人有一丝的空间,一丝的自由,就做一丝的工作。”

林郑多次的会面,都表达了撑警队,不出卖警队。我觉得她作为一个公务员、特首来讲这番说话,我明白。“但是她作为一个全香港人的特首,她应该用一个更加超然的态度去看这件事。因为其实这件事根本就是整个政治问题,令市民、警队都是磨心,她更加应该站在700万市民这边,而不是站在几万的警队这边。她不是警务处长,她是全香港的特首。”

他希望林郑用更超然的态度去处理今次的事件,亦都是用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既支持警队,但是任何团体,一个那么大的团体一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的。“我认为大家实事求是,如果警队的做法值得赞扬的吗,我们要去表扬、肯定。但如果有执法上的问题,例如过分使用武力,例如情绪失控,我们都要处理,不可以用一个盲撑的态度,警队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又说:“我们应该看清楚整件事,示威者不是完全对,也不是完全错。警队也都不是完全对,也不是完全错。”

尊子:林郑错判形势 未能平息事件

著名漫画家尊子。(林怡/大纪元)

著名漫画家尊子今天也有参加游行,他希望与一些记者朋友表达一些意见,因为记者前线上做了很多的工作,记录反修例这种中的事件,如受到不公平对待,应该出声的。

他相信,大家都看政府的反应,然后有一些后续的行动,“如果政府懂得做事的话,早点把那件事平息的话,答应一些诉求,有一些合理的安排的话,这个运动是可以结束的,主动权也是在政府那。”

政府在修例过程中的处理手机,尊子认为反映了政府过往这些年来做过些什么事,如何第一时间作出一些最紧急的部署,和解决一些最大的矛盾,后续便是逐步把过往做错的事平反或改进,例如DQ人,或者是立法会内补选议席的安排等等,其实也是需要处理的。还有西环(中联办)在香港的角色,其实也是导致今时今日有这些现象出现。

对于早前林郑以“寿终正寝”形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尊子相信不知道谁帮她出主意,未必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以为能够用这种方法去平息。“我相信也是他们摸索、错判形势之下,就以为用这个方法可行,但现在证明她这种公关处理手法,是不能够平息事件。”

前线记者指采访环境更恶劣

主办单位邀请现职或前新闻工作者、新闻系教职员及学生、大专校报编委参加今次的游行。

前线记者沈先生表示,自己遇到的情况比较轻微,主要是被人搜身,但是看到同事受伤,例如警方在清场时使用盾牌。他又说,一次警方在搜身的时候,会说很多认为是对的事情,例如警察有权搜身,记者在地铁范围里不可以采访。沈先生指,警方可能是针对一些人,但他们未必一时间可以反应过来,他们未必有这个权力去做这些事。又认为,情理上警方并不是“大晒”,但在现实,记者都要就着当时的情况反应。

他强调,记者的价值是将他看到的东西报道出来,但这件事情是越来越难。例如有时清场行动的时候,记者想去拍摄一些警察执法的情况,警方可能要他们走到很远,或者用不同的方法使记者很难拍摄现场。

前线记者沈先生。(林怡/大纪元)

另一前线记者韩先生表示,与2014年“占领运动”时比较,情况很明显差了,因为当时虽用了催泪弹,但是警察并不会肆无忌惮地用警棍一棍一棍打下去,但现在可以看到就是他们凶神恶煞,恃着自己拿着警棍就是“大晒”,打所有人,包括记者,情况是差了很多。

他说幸好暂时没有被警棍打,但是看到有很多记者其实都曾被警方搜身或被警棍击中,他强调:“不希望发生在任何一个行家身上。”又批评,警方虽然口口声声说“记者朋友、传媒朋友”,但他不相信一个正常人会打自己朋友。

前线记者韩先生。(林怡/大纪元)

李小姐曾经在报社担任体育记者。她认为,现在的警察,或者前线的警察,他们针对不单单是示威者,而是前线的记者。从不同的片段可以看到,如果警方说针对示威者的冲击,但是记者是绝对有需要在前线去采访,但看到无论前几次的示威,警方无论是在旺角清场,或者昨晚在上水清场,他们用一个不合法的,或者不需要的武力去冲击、推撞前线记者,令他们受伤,或者针对性,用胡椒喷雾去喷他们的眼睛,“这件事是绝对不容许。”她又说,一些摄影记者,或者文字记者,已经戴上头盔,但是他们一直以来已经“硬食了很多拳”,有前线记者反映他们被人打,被人撞,或言论辱骂已变成基本。

虽然有人觉得体育没有政治,但李小姐说,都会不断感受到有关系,因为每件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近年更加严重,前线的记协不停发声明,表示新闻自由受冲击。又认为,罪魁祸首一定是政府,其实香港政府只是傀儡一样,到最后其实是西环控制一切,这次“反送中”只是一个爆发点。

前体育记者李小姐。(林怡/大纪元)

彭志铭:要捍卫新闻自由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林怡/大纪元)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表示,记者是监察社会和报道事实的,“如果我们一个社会,需要有人监察整件事的时候,而有些冲突的时候,最好的见证者就是记者。最好的记录就是记者。”他感叹,警方自己报出来的消息都很偏颇,反而最好的是记者,他质疑警方现在每一次有冲突的时候,都不停粗暴对待记者,是不想记者在现场看到事实。彭志铭说出版社也是传媒之一,一定要捍卫自己的自由,捍卫新闻自由之余,捍卫香港人的公民知情权,要彰显事实。

他认为,香港最近的动乱,始作俑者当然是林郑月娥,“她的无能,她种种的对市民或对香港的破坏最大。”第二是警务处处长卢伟,现在警方失控达到两种层面。第一是制度的崩溃,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所讲的东西已经失效,好像警察已经不听他指挥。第二是现场的警察都有些失控,失常,好像昨日上水游行的时候,有警员前面没有示威人,但他都大叫叫人散开,“这些已经有些失常,或者是一个团队的失控。”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07-14 3: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