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嫁到韩国的中国媳妇:守住善就能走出困境

聂兰女士近照。(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685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安景韩国采访报导)一颗真心,感化了挑剔冷漠的韩国家人,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正轨;一腔善意,解除了电话彼端的防备,将真相传播到中国民众的心中。

2010年1月1日,聂兰离开中国,踏上了韩国的土地。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坐在先生身边的她向车窗外望去,天空中飘散的雪花似乎预示着全新生活的美好。但生活,总是事与愿违。

去私存善 同甘共苦

聂兰初来韩国时,家中经济条件十分优渥,可好景不长,家里的存款被人席卷一空,经济一下子紧张起来,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从事会计师工作的先生在这紧要关头突然失去了工作,一家人因而也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

聂兰回忆道,“那时我先生非常颓废,每天沉迷在电子游戏里,长达六年没出去工作,他和社会脱节了,对外界有强烈的恐惧感,做什么事情必须拉着我,导致我的压力也很大,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也看不到未来……”

从衣食无忧到一无所有,又寄宿在小姑子家,冬天没暖气,夏天又不透风,寄人篱下的生活令她苦不堪言,巨大的落差让她无所适从,劝不动丈夫,更不能指望年迈体弱且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婆婆,孩子幼小,这日子怎么过啊。

聂兰带着年仅3岁的儿子离开家,开始了独立的打拼生活。

“我靠闲余时间做一点小生意维持家用,当时只够我和儿子两个人用,生活非常拮据,一分钱要掰两半花,导致我那时对先生怨气很大,婚姻几乎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虽然面临巨大的生活危机,但当聂兰看到先生难以面对社会的无助,她心中不免生出怜悯,良久思考后,她主动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状态,带着儿子回到了韩国全州的家。

往事如烟,聂兰娓娓道来,“我当时看到先生特别可怜,就觉得‘不能再依赖他了’,既然他无法撑起这个家,那我来。”

即使在最艰难的情况下,聂兰也从未生过离开先生的念头。她说,“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离婚,是因为法轮功师父告诉过我们,修炼的人要善良,要遵循传统,遇事要先替别人着想。如果没走入修炼,可能连活着的信心都没有了,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回家以后的聂兰,尽量体谅先生,照顾患有痴呆症的婆婆,之后家里的环境很快发生了改变。先生的工作重新走上了正轨,对聂兰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我先生出手阔绰,亲戚朋友结婚的时候,礼金都给几十万上百万,可我们落难的时候向他们借钱,却都找托词不愿借。后来我们的经济状况变好了以后,那些人又主动和我们联系,我先生就说,这些人都不可靠,只有不离不弃的太太是非常可靠的。”

她还惊喜地发现,在得到大法的护佑后,丈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支持她修炼和讲真相。“每次去美国参加法会我要赶早班的飞机,他都是半夜2点多起来送我,我其实自己坐火车也可以到机场,但他没有丝毫怨言,每次都主动这样做。”

以善待人 家庭和睦

韩国的婆婆在家中充当一家之主的角色,聂兰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婆婆也不例外。

“以前我做什么我婆婆就不吃什么,整天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还指手画脚。我对她有诸多抱怨。一次和法轮功学员交流过程中,我察觉到这是自己的私心在作祟,于是决定去掉它,时时刻刻先为他人着想。”

人随念动,境随心转,当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用真诚的心态去照顾婆婆的时候,婆婆的转变让聂兰受宠若惊。“她一回家就刷碗、倒垃圾。有的时候出去买些紫菜包饭,回来后拿盘子摆好,面包也摆上几个给我端过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事情。”

不仅婆婆对待聂兰的态度让她既惊讶又欣慰,令她更为惊喜的是婆婆的痴呆症有了很大的好转,让聂兰亲身体验到法轮功书籍《转法轮》所讲的“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以前婆婆没有钱的概念,记不清账目,但最近我有一次没带现金,向她借了2万块韩币,她记得清清楚楚,回来之后还问我要,能记住事了。”聂兰笑着说。

小姑子的婚礼上,婆婆烫了发,化了妆,穿着漂亮的韩服,精神状态很好,平时不常走动的亲戚知道她患有老年痴呆症,看到她的样子都很吃惊,围过来问她怎么这么精神,她说:“儿媳妇对我很好,对我很好。”从此,亲戚们都对这位中国媳妇聂兰刮目相看。

小姑子比聂兰大六七岁,但在韩国,出于辈分上的差别,对嫂子说话时应使用敬语,但聂兰的小姑子自见面起,很少和她说话,即使开口也不说敬语。

聂兰的心放得很淡,“我也不在意这些,就做好我在这个家中的角色。有一天,小姑子带人突然拜访我们家,虽然很意外,但我还是决定包一顿她最喜欢吃的饺子,边包边煮,出锅后一次次端给他们,他们吃了一百多个,我和儿子就在一旁等着,等他们走后把剩下的吃了。”

小姑子本来不愿成家,但聂兰在家里的言行带给她不小的触动,让她感受到了拥有家庭的踏实和温馨,决定走入婚姻。

就这样,善念化解了怨气,让心灵变得纯净。聂兰欣慰地说,“小姑子现在不仅开始对我用敬语说话,而且以往十分吝啬的她还总给我们家送泡菜,今年更是主动提出由她出钱带老人去美国旅游,变得很孝顺了。”

聂兰女士炼法轮大法的第五套功法。(本人提供)

真相电话打进中国千家万户

顾全了自己小家的同时,聂兰并未忘记中国千千万万的“大家”。

自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以来,大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上亿人遭受不公正的对待。而近年来,数以万计或主动或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受了各种灾难,如癌症、事故、家庭不幸等。

聂兰觉得曾经参与迫害的警察因跟随上级的指示而做出了错误的行为,才导致遭恶报甚至连累家人,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应给这些不明真相的人们指出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2016年10月份,在美国参加了法轮功在旧金山法会的聂兰通过现场一位学员的交流,了解到向可贵的中国人打电话讲真相的重要性,她也拿起电话,加入了向警察拨打电话讲真相的行列。

聂兰曾在景点向从中国来的游客们讲真相,但是当拿起电话的那一刻,她发现这完全是两回事。“这和面对面讲完全不一样,你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不知道他的年龄、喜好、表情……什么都不知道,要找到一个适合对方的切入点,很难很难。”

反复的练习和实践后,聂兰掌握了要点。她说,“讲真相就像放风筝一样,决定对方命运的线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不得不慎重。我一般开始讲海外的形势,中共高官向海外转移资产的行为,以及国内参与迫害的人不同选择对应的不同后果,这时,风筝线已经放得差不多了,需要往回收了,就慢慢将话题引向劝对方三退。”

据聂兰介绍,辽宁是中国对法轮功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而本溪在县级市里面又是最严重的,在参与拨打电话的过程中,当地警察的反应却出乎聂兰意料。

“这个警察姓闫,为了不让他太拘谨,我以聊天的方式和他进行交谈,刚说没几句,他立刻表示‘大姐,我也支持法轮功!’”但是当聂兰谈及退党的时候,该警察却频频转移话题。

聂兰察觉他并未真正了解退党的必要及严重性,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告诉接听电话的警察,“迫害法轮功这事谁走到最后谁是承担责任的人,四川频繁的地震,过年前的猪瘟,苏州的爆炸事件,以及虫灾等,都是因为人不治天治,大灾大难面前,谁能躲得过去?很多警察因为迫害法轮功去世了,但警局不会开会告诉你‘谁谁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报应死了’,所以只有明白真相的人才能躲灾避难。也希望你们守住善念,保护好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对你们是有利的。”

闫姓警察听到这里,沉默半晌,终于选择用真名实姓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共产党。

为了告诉一个人真相,聂兰甚至会给同一个人拨打十几遍电话。她说,“如果一个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能明白真相,从此以后不参与迫害了,不仅利己利人,也减轻了大法弟子在中国的被迫害。”

回想起无数次拨打真相电话的过程,聂兰唇角漾起浅浅的笑意:“打电话虽然难,但在任何人、事、物和环境面前,如果对方能感受到你的善意,这时双方的场就是相通的,我似乎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就知道该怎么讲。”

面带微笑,一举一动无执著;心存善念,一颦一笑皆生花。为他人着想的善意,化解了对方不信任与戾气,很多人记住了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连连向聂兰表示,“谢谢你的良苦用心。”#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8-20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