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李长芳遭公检法司迫害 离奇死亡

2019年7月13日,德国法轮功学员在法兰克福举行反迫害20周年烛光守夜活动,悼念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88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于2018年10月23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2年6个月、勒索罚金1万元,于今年7月12日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报导,7月12日下午6点左右,李长芳的家属接到电话得知,看守所和东关派出所人员强行在医院拔掉了李长芳的氧气管,把她的尸体抢走放进了殡仪馆,然后告知家人晚上到东关派出所谈判。

李长芳手术前的照片。(明慧网)

当晚10点,家属来到关东派出所时,里面除了值班人员,其他人都下班走了。

2018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进行打击报复。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法轮功学员66岁的邢西美,2017年11月7日在兴旺庄集市发送法轮功真相台历时,被岸堤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于11月20日被迫害致死

2018年8月28日,沂南公安国保大队、依汶派出所、巡警等,绑架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刘乃勋、王西兰夫妇(70岁左右),隋树昌夫妇,还有两个不修炼的普通老百姓。

同年10月23日早晨6、7点,沂南公安局又出动三十多人、九辆警车,以“扫黑”为名,对隋家店村进行第二次洗劫,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祖培勇和李长芳,将祖培勇劫持到沂南县看守所非法刑拘、李长芳劫持到临沂看守所非法刑拘。

非法庭审

2019年1月24日,正值中国新年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的“法庭”,进行所谓“庭审”。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仍以刑法300条即“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刘乃勋、祖培勇、李长芳等6名当事人。

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

2019年3月27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突然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市民秘密判决。祖培永被枉判3年6个月、罚金3万元;刘乃勋被枉判3年、罚金2万元;李长芳被枉判2年6个月、罚金1万元;王西兰被枉判2年、罚金1万元。

病危 被逼迫开刀

2019年7月5日晚上10点,李长芳的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人员在临沂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

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医院,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家属问发生了什么事,李长芳说肚子痛了15天,一个星期不吃饭,后期水也不喝了,也没有排便量。然后被看守所送医治疗。

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是胃穿孔。家属问,是阑尾炎的话,为什么李长芳的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家属又问她牙齿为什么松动时,临沂看守所张队长说,是因为她在看守所没吃水果,缺营养导致的。

家属怀疑她是被强行灌食导致的,就逼问到底怎么回事。医生说,现在还查不清,需要做微创,需要开刀,强逼家属签字开刀。家属说,没查清之前不签字。

家属欲拍照留证时,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冲进来近二十个便衣警察。他们威胁、强逼家属,还动手抢夺他们的手机,强行删除手机里的相片。

7月6日下午,李长芳被强行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之后她昏迷不醒,靠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7月9日,李长芳的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给沂南县公安局打电话,沂南县公安局又给依汶镇派出所打电话,依汶镇派出所再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让村里去人把她领回家,准备好衣服。

被逼迫出院

7月10日早晨8点30左右,在临沂市医院突然开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分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让她出院。

家人拒绝签字后,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家人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

王小飞挣脱后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妈妈迫害得昏迷不醒,还打我,想把我也抓进去。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强身健体没有错……”

他告诉在场的人,警察2018年10月翻墙入室,把他妈妈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现在突然告诉家人,他妈妈身体不行了,要住院开刀。家人问原因,医生说是阑尾炎;开刀后,他妈妈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开刀位置是从胸腔往下开刀的;家人再次问病情时,医生说,他妈妈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如今他妈妈还没被治好,家人被强逼签字,让他妈妈出院。

来医院看病的人纷纷拥上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长芳的儿子也拿出手机,对着刚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抓我?”那个人谎称自己是看病的病人。当李长芳的儿子对其他便衣警察录像时,他们都纷纷称自己是病人而回避。

围观的老百姓听后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走。

迫害致死前 家属遭绑架

阴谋未得逞之后,沂南法院又以伪善的面目登场,询问家人有什么诉求。家人要求:对迫害李长芳的所有人员绳之以法,撤销所有诬陷李长芳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的罪刑。临沂法院谈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轮功有关,都好办。家人愤怒拒绝。

7月10日下午2点30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3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

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认下,分别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女儿王娇及王娇的6岁儿子、儿子王小飞以及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

家属问他们以什么理由抓人时,警察声称家属扰乱了医院秩序。事实上,是他们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扰乱治病。现场的警车牌号为: 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7月11日凌晨,李长芳的家人、亲属均被放回家,她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

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的家属谈判,说只要他们签字,同意李长芳出院,就会给予他们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7月12日,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临沂看守所趁李长芳家属不在,拔掉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被抢救的李长芳身体上的各种仪器管子与呼吸机,将李长芳抢走;下午6点左右,他们打电话告诉家属前去谈判,并声称,管子已经拔掉,李长芳的遗体将会放在殡仪馆,让家属快去签字、谈判。

家属并未被告知,李长芳的遗体将被放到哪个殡仪馆。

李长芳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16 1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