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让新西兰奶农可持续地发展?

图片来源:Dreamstime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编译)新西兰乳酪业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30 %,可见它对新西兰经济的重要程度。

统计数据显示:银行给农业部门的贷款额逐年增加,从2000年的120亿纽元增加到目前的630亿纽元,其中三分之二给了乳酪业,合每头奶牛得到 8,300 纽元。奶农们的平均按揭接近500万纽元。截止到5月份,乳制品占了新西兰出口总额的27%。

如果储备银行当前的提案一旦实施成为一个争论点,那么利息边际 – 即银行支付的金额和收取的费用之间的差距将会加大到何种程度?据估计这会处于银行自定的20到40个基本点到最高的125个基本点之间的水平。

Dairy NZ 认为整个百分点的利率将带给普通奶农多达每年新增31,000纽元的成本,差不多有4%的奶农无法负担他们的银行按揭。乳酪业的债务规模占到农业全行业债务的三分之二。

银行利率只是农场主们面临的众多风险之一,他们还会有碰到诸如产品出口价格或纽元汇率波动到令他们陷于不利地位的一般风险,还有对(牛、羊)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排放完全放任时代的结束以及牛支原体疾病的担忧等。

农场主联合会(Federated Farmers)在向政府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从历史上看,低利率对于农场主在充满挑战的条件下应对高额债务非常有帮助。“任何大幅上涨的利率都会给许多农民带来压力,对一些农民来说会造成严重的困扰。”这份报告说。

“基于对借贷成本日益增高的担忧,农场主联合会希望银行在处理借贷申请时采取更为谨慎保守的做法,加入更为严苛的限制性条件……尤其是对待农业方面的借贷。”该报告特别指出。

Dairy Holdings Ltd 在新西兰南岛拥有75家农场,该机构认为,所有主要的交易银行明确希望,他们想把增加本金需要引起的各种成本悉数转移到他们的客户身上。“事实上,随着现有设施的成熟完善,有些交易银行已经开始对定期贷款利率和利润高于批发浮动利率执行高达50个基本点的提升,超过和高于他们在资本充足辩论开始之前收取的费用。 ”

但是,最严厉的警告来自 KPMG审计事务所,该所的农业经济全球负责人 Ian Proudfoot 说, KPMG 的最佳估计是澳大利亚拥有的最大四家银行和 Rabobank 将给农场主的贷款减少15%~25%,受影响的主要是奶农。并将剩余农业贷款的利润率提高100到125个基本点。

Ian Proudfoot表示,KPMG将有效地破坏农场市场,并使资本化最弱的奶农失败。

“它将摧毁新西兰农业人口老龄化积累的资本状况,以促使乳酪业内部的新老交替,要求老年农场主将农场出售给年轻人经营,因为年轻的农场主们掌握了管理不断变化的风险状况的技能。”

“更为重要的是,KPMG将防止严重拖延给优质奶农及其他经营有效农场主的贷款,因为他们需要在这些地区投资以提高农场经济、环境和动物福利等方面的业绩,这一点至关重要。”

然而,真的可能是抵押贷款利息成本的增加会在正常的利率变动范围内,会发生如此可怕的后果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乳制品行业的债务日渐膨胀呢?

咨询经济学家Peter Fraser是一名对农业产业政策持批评的前政府官员(前财政部和农林部官员)。他最近在维多利亚大学管理与政策研究所网站上发表的题为“启示录牛”(Apocalypse Cow)的演讲中提出的论点如下:2001年的乳制品行业重组法(The Dairy Industry Restructuring Act 2001)给予Fonterra有效垄断权力设定牛奶价格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

Fonterra 的资本结构具有神秘复杂性,它基本上是一家10,000个农场主拥有的合作社类型的公司。因此,它有着很强的鼓励措施,可以最大化地收购奶农的牛奶、向奶农支付他们的所得;同时以本公司的利益为代价,使其能够为国际同行管理的牛奶增加某种价值。

这是一个有利于数量增长而不是附加值提升的模型。Fonterra对奶农们相对慷慨的鲜奶收购价,有点盲目鼓励奶牛场的不断扩张,甚至于像Mackenzie这类环境条件本来并不适合发展奶牛养殖的地区(编者注:Mackenzie位于南岛中部山区),都开始了高度集约化的经营方式。奶农们对Fonterra高额支票的期望被资本化为土地价格。这对于那些出售和退出该行业的人来讲,或许是利好消息;然而对于那些不得不靠负债累累购买奶牛场的农民来讲,却未必是什么好事。

公平地讲,奶牛场土地的高价格反映了它将温室气体排放等环境外部成本社会化的能力。它们也可以被视为全球性极低利率现象的一个局部例子,导致高负债水平的资产价格膨胀。所有这些都使储备银行陷入两难境地。

银行希望将所有债务转给奶农们,尽管存在结构性挑战,但可以看出,由于纳税人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提供的支持清晰地表明,Fonterra这个乳酪巨人存在大得难以倒闭的道德风险,因此这无疑收紧了获得贷款的条件。

但另一方面,乳酪行业对于整体经济的重要性以及债务水平起点的事实表明,储备银行的改革步伐应该更为小心谨慎。

澳大利亚监管机构Apra经协商后决定,将其资本要求的增幅从拟议的4-5个百分点缩减至3个百分点,并允许其采取二级资本,即正常时期的债务融资,只有当银行面临损失、其股东权益损失时才会变成股权。这或许是新西兰储备银行今后应该考虑的。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