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细说于溟拍摄的移植医院之307医院

中共总后勤部,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将这血腥、残暴的罪行产业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此牟利。(大纪元制图)

人气: 2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8日讯】法轮功学员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几家器官移植医院,冒死录制的现场视频录像中涉及三家移植医院:武警总医,解放军第309医院,解放军第307医院

于溟说到视频里的解放军第307医院:而在北京的解放军第307医院,怎么样对付来调查器官移植的采访者,医生显然都是经过有针对性的培训的。我们能看出很多事情在这里都是严格保密的。当我们一询问到器官移植价格和等待时间时,他就马上警觉。

于溟遇到的上述情况,是大陆移植医院的“通病”。供体来源、等待时间、移植量 、价格、床位等都被视为敏感信息,院方避而不谈,告诉患者挂号去门诊面谈。但是也有不少医院为了拉住病患,掂量风险大小后,酌情透露实情。因为向医院提供受体也能得利,介绍成一个病人能得好处费一万元。而像307医院这样宁可不接单,也不能破保密规矩,确实不多见。

307医院自称是最早一批获肾移植资质的医院,但是在医院简介中,医院的特色优势中没有器官移植。在医院重点科室中,也不见移植科,而是由泌尿外科取代了。有移植资质的医院连个移植科都没有,这不是反常吗?

中共活摘器官,解放军总后勤部是核心机构。307医院级别地位虽不及309医院高,但也归总后管辖,总是比地方医院优越,有恃无恐。307的移植业务如此反常,医生个个如惊弓之鸟。这或许和2007年追查国际调查员对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的电话调查有直接关系。

调查录音中,对方清楚地承认,他们是以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运作方式在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保证可以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该电话调查是在2006年苏家屯活摘黑幕曝光之后的2007年7月打的。当时,苏家屯活摘器官罪恶震惊国际社会,引发对中国器官移植界的强烈质疑。中共百般抵赖,面临巨大压力。公布出的307医院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电话,给了中共当头一棒,戳破中共否认“活摘”的谎言,再次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正在发生着。

调查电话披露的真相令中共江氏集团大为恼火,因为是自己捅出的漏子,也只能装聋作哑。更恼火的是,这个调查录音在互联网上到处可见,删也删不掉,十多年来令中共如芒在背。307医院原本不出名,因为这个电话录音早已臭名远扬。这或许是器官移植业务在307医院被有意低调淡化的原因之一。

307医院深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从他1999年后快速发迹崛起也现端倪。307医院始建于1957年,前身是国家卫生部同位素医院,1958年移交部队,为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附属医院。2005年9月,医院从北京海淀区搬迁到丰台,新院址面积和建筑面积都比原来扩大3倍,床位规模扩大1倍。

建院近五十年、北京人都不知道的一个做肿瘤放疗的专科医院,突然整体搬迁入驻一个崭新的时髦大医院,鸟枪换炮,这在医务界应该不是件小事,其背后一定发生了什么。如果注意到它搬家的时间,是在2005年前后,正是中国器官移植市场规模爆发时期,那么307医院的大发展和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大力开展移植就不无关系了。

至于那个泄密的器官联系人陈强,他的下场会很惨,估计这个人早就找不见了。很显然,中共要想推翻陈强的证人证言,会让这个污点证人尽快失踪。这在民主法治国家是严重违法犯罪,有极大风险。但中共为了“活摘器官”得以继续运行,叫一个人在人间蒸发,轻而易举。

当年那个器官联系人陈强,可以说是现在各医院OPO(获取器官组织)组织成员的原型。而现在器官来源的渠道比陈强那时更多了,除了从监狱、法院弄来的司法器官外,还有来自民间的,五花八门。现在找器官的环境也比那时宽松多了,无论什么渠道来的器官都被命名为“脑死亡”捐献器官。因为搞不法器官风险小,利润大,OPO成员十分活跃。

中国OPO组织的主席是郑树森,执行主席是叶启发。这两个活摘屠夫领衔主管的中国OPO组织,能是什么货色,就不言而喻了。值得提醒的是在下面找器官的OPO成员,陈强是前车之鉴,谁找的器官越多,来路越邪门,谁就倒霉的越快、越惨。不要忘了,中共一惯卸磨杀驴。郑树森、叶启发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跟着他们干,不是害人也害己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18 4: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