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融市场密布地雷 中共加紧让外资接盘

目前大陆有10多家银行财报出不来,引发外界担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18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许梦儿报导)美中贸易战持续一年多以来,中国经济持续放缓。近期,中共加快金融市场的开放,然而大陆金融市场密布“地雷”,连部分银行都问题重重。

中共加速开放金融市场 包商银行出现信用风险

7月17日,精功集团有限公司爆出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合计约21.1亿元。7月15日,大公评级宣布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A-。仅仅一天之后,7月16日大公评级宣布决定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C。

精功集团位于绍兴,连续多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

这只是中共金融市场中债务爆雷的众多例子之一。近期,中国总体债务再次大增。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7月15日提供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总债务攀升至逾40万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4%。该机构称,2018年底负债比率达到298%之后,中国第二季度成为新兴市场中债务比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

伴随着金融市场不断出现的“爆雷”现象,7月2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中共将提前一年于2020年取消金融业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届时,外商投资期货、证券和寿险公司的股比不再有限制。

此举被认为是中共加速让外资接盘。

在约1个半月之前的5月24日,中共以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为由,决定对其接管,期限为1年。这是继1998年海南发展银行宣布关闭后被接管、清算后,大陆20年来第一家被宣布接管的商业银行。

与此景类似的是1997年至1998年间,亚洲金融危机时泰国的表现。当时的泰国累积了大量的外债、同时银行坏帐较多。1997年泰国政府勒令部分金融机构停业整顿,恐慌蔓延。但银行仍需要有资金注入,泰国政府就大力开放金融业以吸引外资,最终在国际金融大鳄的狙击下,泰铢崩盘。

5月,美中第十轮经贸磋商在京举行。当时中共就在谈判中提出开放银行业和保险业,但外媒指美国对此“兴趣不大”。

中共同时加紧开放的还有汽车领域。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推出的措施还包括,放宽汽车领域外资持股比例。

与之对应的是,2018年4月至今,大陆汽车销量一直在下跌,车企遭遇寒冬。中国汽车工业协会7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大陆汽车销量下滑至205.6万辆,同比下降9.6%,为连续第12个月下滑。今年上半年汽车销量滑至1,232.3万辆,比上年同期下降12.4%。

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被抓 中共机构或“踩雷”

在中国经济不断下行的情况下,中共主导的这个金融市场中,企业的债务、股票都呈现出一种不稳定的状态,投资者常常意外“踩雷”。

以A股上市公司为例,7月3日起不到一周的时间,大陆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证实遭调查,包括江苏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ST鹏起董事长张朋起及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他们分别涉诈骗、性侵、内幕交易等罪名。4人被抓后,其上市公司的股票大跌,连中共自己的证券机构也可能已“踩雷”,受到牵累。

7月3日晚,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被刑拘。10日,王在上海被逮捕。王振华旗下的“新城系”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在A股上市的新城控股和在港股上市的新城发展控股和新城悦。

7月4日晚间,多家机构下调新城控股估值。8日,新城系旗下3家上市公司市值已暴跌471亿人民币。

从一季报来看,新城控股前十大股东中陆股通持股1.35%,证金持股1.23%,QFII中的瑞银(UBSAG)持股0.56%,公募基金中有交银施罗德精选持股0.26%、华夏回报持股0.25%,此外东方红的两个资管计划分别持有0.45%和0.25%的股票。

证金公司为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简称,是2015年股灾期间,中共“国家队”救市主力。

不仅如此,7月16日,陆媒爆出王振华操控金融机构的丑闻,更是揭示出中共金融市场的千疮百孔。

财新网的报导显示,王振华的商业布局不止于房地产,其通过隐蔽的关联关系,实际控制了镇江农村商业银行。

报导说,王振华在做实镇江农商行控制权之后,其关联公司立即将刚到手的镇江农商行股权,反手质押给该银行获得数亿元贷款。为了规避监管禁令,由该银行内部员工主导成立、注册资本仅有50万元的壳公司为这些贷款提供担保,相关公司再以银行股权质押提供反担保。

上市公司董事长罗静被拘 引发相关公司股价“连环炸”

7月5日午间,江苏博信股份发公告称,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及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25日在上海被刑拘。

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A股博信股份、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新加坡主板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受该消息影响,7月8日博信股价开盘一字跌停,承兴国际股价暴跌近90%,股价从8港元下挫至约0.5港币。截至7月8日,罗静旗下两上市公司市值蒸发已超80亿元。

罗静被抓后引发“连环炸”,不仅拉下了承兴和博信,还牵涉到了纽交所上市公司诺亚财富、京东。

受此影响,诺亚财富股价开盘后大跌,收盘下跌20.43%,报35.60美元。

7月16日,上市公司法尔胜公告称,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与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以及由中诚实业和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第三方存在业务往来,两者共计有逾29亿元的保理融资款本金尚未清偿。

房企融资渠道被收紧 危机隐现

此外,大陆房企资金渠道被不断收紧,包括信托“暂停”+银行“暂停”,地产融资愈行愈难,中小型房企面临危机。

5月17日,中共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23号文》(简称“23号文”),其核心内容是:住房不炒之下,绝对不许违规给房企融资,拿地、开发、项目并购都不行。

7月4日,《证券时报》旗下媒体报导,监管层特别要求“信托圈”大面积暂缓、暂停地产信托融资。

《经济参考报》7月11日报导,近日至少有十家信托公司陆续收到“窗口指导”,被约谈、警示,还被要求控制房地产信托规模。

业内人士表示,狂飙突进的房地产信托业务收到监管层收紧信号,压力自然迅速传导至被管制对象——高杠杆、高周转的房企。

7月10日,《中国证券报》又爆出消息,监管部门已向部分房地产贷款较多、增长较快的银行进行了“窗口指导”,要求控制房贷规模。

银行贷款是大陆房地产融资的重中之重,规模达10万亿级。

作为大陆房企,能持续有钱拿地、有地盖房,有房卖钱,有钱还债才能持续经营周转,其中一环断了就危险,这是地产界的常识。在中共收紧信托的时候,房企会找银行借贷;当银行收紧借贷的时候,会发债融资。

但中共发改委7月12日发布的一个通知,又几乎堵死了房企海外发债之路。这个题为“关于对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规定,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

大陆房产业界普遍认为,中小型房企的资金危机已隐现。有专业人士认为,如果未来房价普遍下降,房产公司或会爆债务“连环雷”。

中共部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

继5月包商银行被接管惊动金融市场后,有中共官媒引述消息称,大陆再有部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问题。

大陆《证券时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5月29日引述金融监管人士消息称,部分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

根据《央行金融稳定报告(2018)》,2018年一季度,中共央行完成了对超4000家金融机构的首次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其中,评分结果在8级至10级的高风险金融机构达420家。

但此消息在大陆各大网页上被迅速删除及被迫道歉,据称报社遭遇压力。

5月30日,“券商中国”公开道歉,称稿件中“有关监管部门人士对城商行、农商行信用风险状况的表述内容不实”。

5月24日,中共为应对愈来愈严重的银行坏帐危机,出资100亿成立存款保险基金公司。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担任法人、经理、执行董事。此举在业界被解读为,中共在危机前紧急搭建存款善后平台。

时政评论员任重认为,像包商银行这样,被银监会评定的首批风险最小城商行之一,曾经的典范银行尚且如此,大陆境内其他成千家上万家的大小银行及其分支机构,窟窿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7-18 9: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