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台湾系列报导——媒体篇(下)

台媒被赤化有四大影响 辨别红媒有三种方法

6月23日,台湾数十万民众上凯达格兰大道反红媒。(大纪元)

人气: 58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紫馨、施芝吟、张原彰专题报导)中共2009年起发动“大外宣”计划,当年就投入450亿人民币的资金,企图在国际间“夺回话语权”。时间过去十年,全球媒体的报导方向逐渐赤化,此现象已引起各国政府严重关注。

美国政府今年初强化“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将红媒从新闻领域剔除,以“外国代理人”为红媒作定位与监管。台湾紧邻中国,是中共“大外宣”计划的重灾区,台湾媒体赤化已是台湾民众无法不正视的一项议题。

台湾立法委员黄国昌与知名的网络社群红人“馆长”陈之汉在6月23日发起“拒绝红色媒体 守护台湾民主”集会活动,诉求企盼台湾政府强化法规管理红色媒体。据主办单位“时代力量”党团统计,这场活动有超过10万名以上的民众到场参与,显示台湾媒体染红的现象已引起台湾民众的重视。

该活动的一名参加者林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他的父亲长期收看遭赤化的电视媒体,在与父亲沟通时,发现他的观念与价值观出现转变,在面对香港反送中或两岸议题时,想法变得亲中共与自私,遗忘了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参加活动的台湾群众里,类似林先生的案例不只一例。

台媒赤化加深社会对立 威胁国安

红色舆论正在逐渐改变台湾社会,转变台湾民众的意识形态与新闻作业模式,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台湾事实查核中心发起人及咨议委员胡元辉分析,红媒持续发展下去,将对台湾造成四种更不利的影响,包括威胁国安、造成社会的对立、破坏媒体生态,以及破坏新闻内部专业制度等。

不利影响一:威胁国安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旗下的记者透露,中共国台办每天致电他们报社,介入两岸议题的报导方向,同时他们也有权力干涉报纸首页的编排。一名中天电视台的记者也表示,中共官员会藉由向驻中台媒记者指定新闻内容和社论立场,影响针对中国的报导。

台湾监管媒体的政府单位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表示,对此已启动行政调查,必要的话,也会依法处理。

胡元辉说,红媒代表的立场与意识形态,对台湾的国家安全具有威胁,过去被称为蓝媒与绿媒的媒体,虽然在国家认同的问题上具有差异,但这样的差异仍在台湾的国家安全之下,不会影响国安。但是红色媒体遵循着中共的立场,这将形成对国家认同的挑战,对国安的威胁更大。

不利影响二:造成社会对立

胡元辉说,传达假的事实最大的影响是制造对立与矛盾,民主国家的运作机制里,能让人民间竞争,尚有游戏规则可加以制衡。但这样的媒体刻意拉大社会的缝隙,加深族群间的对立与矛盾,并让这样的冲突升高至无法控制的地步。

胡元辉说,“红媒传递中共的意识形态是严重的问题,但更严重的是达到让社会无法达成基本的运作共识,这将破坏社会运作的模式。”

不利影响三:破坏媒体生态

胡元辉说,被阅听人称为“红媒”者,常有混淆事实与虚构事实的状态。这样的媒体已把媒体传递事实、揭露真相的基本职责抛弃了。红媒可以因为意识形态的左右、受亲中立场的影响,弃真实状况于不顾。这将让媒体的运作章法大乱,红媒如果渐渐地失去坚守第四权的责任,也会影响到其它媒体,对新闻生态的伤害相当大。

不利影响四:破坏新闻内部专业制度

胡元辉说,红媒不只迷惑外部的阅听人,在新闻界内部也造成相当大的冲击。新闻内部具有一定的新闻自主,具不同程度的自主空间。但红媒的运作是在经营者的一声令下,所有新闻从业人员得接受其指令处理新闻,尤其媒体老板将媒体当作中共的宣传工具时,强制要求记者写出与事实不符的报导,这将把媒体内部、专业新闻的最低底线给破坏掉。

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说,台湾需要有更多民众,去认识中共锐实力对全球普世价值的伤害。中共持续在摧毁人性的善良面,破坏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媒体因遭到中共控制,不对真相进行更多的报导,选择沉默或是曲解事实,那社会将面临可怕的处境,“(对)自由(的)最大危害是善良人的沉默。”

目前台湾法规与相关研究对红色媒体仍没有明确的监管标准与定义。那么又该以什么标准判定、检视媒体染红与否?

辨别媒体是否被染红 可从三方面检视

可以从三个面向观察,包括报导内容自我审查;不报导中共负面新闻;压制报导内容及负面解读与中共立场相左的人与事物等。

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台湾事实查核中心发起人及咨议委员胡元辉说,“媒体之所以被用颜色称呼,是因为该媒体已代表强烈的立场,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台湾社会称报导立场较倾民进党的媒体为绿色媒体,称亲国民党的媒体为蓝色媒体。而红色媒体泛指立场亲中共的媒体。

红色媒体在台湾相关监管法规上,没有被明确的定义。其实,红媒并不难被辨别,可透过该媒体报导时的公正与客观性,以及面对中共敏感议题时,包括:法轮功、六四事件、香港反送中事件等,看其报导角度是否与中共立场一致,加以判断其立场是否倾向中共、是否属于红色媒体。

报导自我审查

中共渗透台湾传媒界,而疑遭到赤化的媒体最被人们熟知的特殊现象之一是“自我审查”,这样的媒体在报导时,常避开特定敏感字词,或是有意地进行字词转换,目的是转变观众的意识形态。

资深媒体人、长期应邀担任电视节目财经评论员的徐嵚煌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台湾部分电视台确实存在自我审查的现象,在两岸新闻的处理上,有电视台会自动将“中国”转换成“大陆”。这已传达出在两岸议题上的立场是没有中国与台湾之分,意即不存在国家与国家间的对等区别,而是台湾跟大陆的地区上的区别。

徐嵚煌说,“多数台湾人认为台湾应该是独立存在的政体,并不想被中共统一,但在台湾这样的媒体环境下,许多媒体人感到相当的无奈,他们的新闻必须符合公司的方向,所以要自我审查新闻题目,尤其是在处理两岸议题时,这样的现象特别明显。”

不报导中共的负面新闻

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表示,中共从没想过平衡报导,其所渗透的媒体也有这样的状态,只要是与中共相关的负面新闻,红媒几乎不会报导,甚至是反面报导。她举例,今年6月底百万港民走上街头游行,抗议香港政府的《送中条例》修订,该事件备受全球各大主流媒体重视,但在台湾,与中共关系相当密切的特定媒体,对相关新闻却全无报导。

具亲中共立场的媒体,在节目制作的方向上,也要求避开特定议题。徐嵚煌说,去年中共十九大时,几个立场被视为与中共亲善的媒体,几乎都收到关切,被要求不可报导十九大的内幕。另外,2015年中国的半导体公司紫光要并购台湾的科技公司联发科,该并购案被视为具有牺牲台湾的国家利益的疑虑,许多台湾人并不赞成,但有电视台要求节目评论员不能谈论这项当时影响台湾经济的关键议题。

他也透露,“台湾的部分谈话节目甚至会主动要求媒体人去正面谈论中国的高铁、发明等议题,尽量讲中国好的部分。”

徐嵚煌说,“现在的媒体在做谈话性节目时,对岸(中共)已可以介入关切谈论的主题,可以严重干预节目取向,这样的现象日复一日地在台湾真实上演,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有这样的现象令人匪夷所思。”

压制报导内容和负面解读反共人士

张锦华表示,部分立场鲜明的红媒,在报导时会对不利于中共的新闻进行负面解读,以香港民众抗议《送中条例》修订的反送中游行为例,有红媒称参加游行的抗议群众为暴徒,破坏社会安定。严重时,红媒甚至会对不利中共的新闻进行造谣或嫁祸。红媒处理法轮功议题时就有这样的现象,红媒对法轮功新闻几乎选择不报导,但一报导便会以全面污蔑化的报导角度去诠释。#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7-20 10: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