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农:美中谈判 输赢真假辨

2020年美国大选,目前除现任总统川普(图)寻求连任外,总计还有1名共和党参选人、25名民主党参选人角逐大位。(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人气: 54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 一年多以来,中美之间反复的谈判和相互较量聚焦在经贸领域。究竟中美两国当下的经济状况如何,哪个国家的经济处于更有利的位势,这是判断未来两国关系走向的一个重要参考依据。中共确实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但专制政权的“经济抗压承受力”远大于民主国家的政府。目前中共意识到妥协与硬扛后果相近,因此把希望寄托在明年川普败选之上。美国虽然未全面加关税,已收到间接效果。在美中谈判中,川普不会赢得中共的妥协,但他证明了调整美中关系的正当性,如果他明年当选,美中关系大调整将成定局。

1. 中国的统计数据之谜

最近《华尔街日报》有一篇文章说:预测中国经济增速,是经济学中最简单的工作,因为该数字几乎总是与官方目标相吻合;分析师们普遍认为,从最乐观的角度看,中国经济增速数据被进行了平滑处理,以最悲观的角度看,该数据有严重虚报。然而,也有完全相反的说法,那就是,一些研究中国经济的西方专家曾表示过,分析中国经济是最痛苦的事,因为数据不靠谱,真实信息不完全公开。这两种说法其实讲的是同一件事,那就是,中国的经济数据中,有些数据是官方严格管控的,只许说好,不许说差。

《华尔街日报》提到的经济增长速度,就是一个被管控的数据,管控的标准是政府确定的增长率指标。为了证明政府的目标总是顺利实现的,公布的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必须“与官方目标相吻合”。另一个被严格管控的数据是失业率,多年来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今年因为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把失业率指标提高到5.5%,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才提高了半个百分点。凡是被管控的数据,可信度就低。以失业率为例,因为官方将农村劳动力一律视为“有业可就”,所以农民工在城市被解雇回乡后,都被统计为在农村“就业”;此外,在统计局公布的各行业就业人数中,所有行业再加上“其他”类的就业人数往往大大低于公布的总就业人数,也就是说,总就业人数中有几千万属于“无处就业”状态(working no where)。如果把官方公布的总就业人数扣除“无处就业”的人数,再除以劳动年龄人口,多年来的真实失业率一直高于10%。

如何识别中国经济数据的可靠性,始终是经济专家们头痛的事。

2. 中国经济的景气动向

分析经济景气的动向,是门专门的学问,不能靠在街头采访几个人或抄一段社交媒体上某人的议论,就轻而易举地下判断。分析经济动态至少要具备四方面的经验和能力:首先要懂得经济变化的内在规律,善于选择观察对象;然后要知道如何选择所分析的指标,不会误用指标;再就是要会使用定量分析的各种统计模型和软件;最后是会识别数据变动背后的原因。

谈到误用指标,有一种可能就是,把说明过去经济动态的指标用来解释未来的动向。反映经济景气的指标大致可分为三类,先行指标、同步指标和滞后指标。先行指标在经济上升或衰退尚未来临之前就率先变动,可以预示今后几个月经济活动的升降幅度和走向;同步指标伴随经济的涨落而同步变化,其峰与谷出现的时间与经济运行的峰与谷出现的时间一致;滞后指标则相对于目前的经济动态时间上落后,反映的是过去经济活动变化的结果,例如消费物价指数等。

下面用两个先行指标来对比中美两国目前的经济景气状况。首先是生产者价格指数(缩写是PPI),今年6月份中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与上年同期持平,这是自2016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停滞。尽管今年中国的能源和部分原料的价格明显上涨,但反映工业原材料和机械设备等产品的价格指数仍然持平,这说明,工业品市场需求萎缩,价格难以提升。而今年6月美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1.7%,说明对工业原材料和机械设备等产品的需求仍然旺盛。

另一个先行指标是股市价格指数,上证指数过去半年来一直低位徘徊,去年底达到多年的最低点2,504点,今年4月19日为最高点3,271点,7月19日为2,924点,比今年的最高点低10.6%,股市的低落预示着经济将继续下行。而美国的道·琼斯股市价格指数过去两年半以来一直上升,去年底为23,327点,今年7月18日达到27,226点,比去年底上升16.7%,这样的上升趋势在全球独树一帜。

这两个先行指标说明,美国经济未来半年内可能仍然处于良好状态,而中国经济则可能继续下行。

3. 中国经济为什么不好?

在任何国家,消费、出口、投资是拉动经济的三架马车,如果这“三匹马”同时“趴窝”,经济下行就是必然的。中共经常对西方国家宣传,中国是世界上的人口大国,其旺盛的购买力造就了无比巨大的市场,任何外国公司如果忽视这个市场,都是它们的巨大损失。那么,为什么中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却无法拉动经济高增长呢?

据官方公布的信息,2018年中国的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2%,今年1季度的贡献率为65.1%,而今年上半年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1%;也就是说,今年2季度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只有55%左右。短短半年内,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从76%下降到55%,减少了20多个百分点,这充分说明,民众对未来的经济预期变差,逐步收紧开支。这种趋势决定了今后经济可能进一步下滑。

在消费收缩的同时,今年上半年因为对美国出口下降(中国公布的数据是对美出口同比下降2.6%,而美国商务部普查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5月美国自中国进口产品的金额年减12%),出口也失去了拉动中国经济的能力。这样,中国经济就只剩下投资拉动这一种可能了。6月份中国央行统计的债务和股票融资规模存量增长10.9%,说明资金投放量相当大,但上半年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少增2,400亿元,说明企业投资意愿明显不足,指望企业用投资拉动实体经济来代替收缩的消费和出口的拉动作用,并不现实。其原因是,企业现在借钱多半不是为了设备投资,而是借新债还旧债,央行投放的资金最后都在金融圈内空转。目前银行新投放的贷款中约三分之一是居民住房按揭贷款,但房地产业已经膨胀到头了,大都市房价过高,二、三线城市住宅过剩,无法再扩张了。因此官媒认为,中国经济正走在“脱实向虚”的轨道上。

4.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共便会妥协?

中国经济不好,是不是川普就有了赢得中美谈判的好机会呢?在这方面,白宫似乎过于乐观了。显然,川普不懂集权国家的经济政治特征,他以民主国家的政策决定过程去理解中共,自然会出现偏差。

作为集权政权,中共的“经济抗压承受力”远远大于民主国家的政府。首先,由于当局剥夺了新闻和出版自由,中国民众无法充分了解国内和国际社会关于中国经济实况的资讯,而官媒奉命从事的宣传总是把坏事唱成好事,以误导民众,控制他们的思维和认知。虽然有民众开玩笑说,他们宁愿生活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中,因为这个节目永远告诉大家,中国“形势一片大好”,而美国则灾难不断、犯罪频发、民意不满、政治黑暗,但看《新闻联播》不会让观众的荷包多一毛钱。

其次,当局用政治高压封口,对敢于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真相的民众封号,甚至当面约谈威胁,对高校教师实行课堂言论监督密报制度,“违规”教师动辄被开除教职,使得说真话在中国成为“高危”行动。由此产生的“示范效应”迫使大部分民众不敢讨论社会经济现实的真相。民众即使感觉到经济上困难越来越多,他们也没有可以交流、讨论的空间或管道。

再次,民众完全没有政治上的选择。由于中共治下没有真选举,选票是废物,民众的不满不仅无法公开表达,也无法影响或改变当局的政策,当然更谈不上台湾人常说的“换人做做看”。

默默忍受经济压力的民众无法改变当局的政策,这就是中共“经济抗压承受力”的来源,也是中共坚决不松动政治高压的原因。在所有的极权国家,历来如此。

5. 美中输赢如何看?

很多人看这次中美谈判的输赢,都把眼光放在川普是否对中国商品全面施加25%的关税这一点上;似乎只要川普尚未施加这样的关税,就是中共赢了。其实,何时施加这些关税,并不是真正的输赢点。正如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所说,美国对 2,500亿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是保持谈判在轨道上的保险,也是我们对中国掠夺进行的防御……我们知道他们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他们强迫技术转让,不让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的市场,这是我们在应对的结构问题,这不仅为了美国,也是为了全世界,我们要让中国达到与国际贸易规则一致的地步。”

进一步看,使用这个施加关税手段的实际目的,一是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二是推动外企从中国转移。如果这样的关税手段悬而未用,而这两个目的又能实现,那么,其结果比施加关税更好。加关税这个手段本身有直接和间接两种效果:前者是实际上加关税才会产生的效果,后者是虽然并未开始加征也能产生的效果。现在美国尚未全面加关税,其直接效果并未发生,但间接效果已经相当明显了。尽管不少美国零售公司还在加紧从中国抢时间进口,但中国对美出口总额已经减少;与此同时,许多跨国公司为了规避风险,纷纷开始将部分产能和订单转移到其它国家,将导致全球化产业链的部分转移,并使中国的对美出口进一步下降。

换言之,全面施加25%关税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而不落,其实和“落剑斩伤”的效果差不了太多。而“悬而不落”给了跨国公司和把产能全部转到中国的美国公司一段时间,让它们安排产业链重组和订单重置,这些公司就不至于全无准备,其商业损失可以降低。

另外,川普一再请中共回谈判桌,似乎姿态很低,好话说尽,很容易给人他有求于北京的印象。其实,应当看到,这种姿态本身也是一种政治策略的运用。上一轮谈判谈到九成以后中共突然反悔,标志着它开始转换角色,即我在《大纪元时报》7月1日的文章中提出的,中共正试图从过去20年扮演的国际经济秩序的“规则接受者(rule taker)”变成“规则破坏者(rule breaker)”。然而,要让国际社会,特别是欧洲那些总想搭美国的“便车”、又在中美之间两头通吃的国家看清这一变化,就需要让中共拒绝遵守国际经济规则的立场充分显示出来。川普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中共提供谈判机会,说尽好话,向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反复展示了谈判的诚意。而中共完全拒绝承认它20年来一直违反加入WTO时所做的承诺,也拒绝承认多年来故意违反世界知识产权诸公约的活动,此刻连与美国代表面谈都加以拒绝,只通过电话来回扯皮,恰恰显示出到底中共的真实态度是什么。

美国行政当局要对美中关系做出重大调整,需要有这样一个过程,才能取得更鲜明的正当性。中共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下仍然拒绝妥协,其实是意识到妥协与硬扛后果相近,现在它把希望寄托在明年川普败选,因此甚至希望川普全面施加25%关税的计划能动摇他的选情。在这一点上,民主党的候选人拜登倒是与北京用相似的话语在攻击川普。

那么,川普能不能赢呢?可以作以下判断,在美中谈判中,他不会赢得中共的妥协;但如果他赢得了明年的大选,他也就赢得了调整美中关系的机会,那时候输家只能是中共。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7-20 8: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